?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吃素隨想
wymba

楊士慕

愣嚴經曰:「是食肉人,縱得心開似三摩地,皆大羅剎報,必沉生死苦海。」。大般涅槃經也說: 「善男子!夫食肉者,斷大慈種。」在中國佛教界學佛多年,原本以為素食應該是天經地義,放之四海皆準,所有學佛人必不可或缺的戒行。但在南傳佛教的禪修道場,首次看到深入經藏又有深刻禪定功夫的緬甸禪師,堅守過午不食的戒律,卻從扥缽中拿出煎烤過的魚肉啖食時,心情還是大為震驚。後來陸陸續續接觸到不同的佛教傳承,才知道西藏喇嘛也吃肉,日本禪師也是葷素不忌,許多南傳國家(如緬甸,尼泊爾,泰國)的僧侶,也都是隨緣拖缽到什麼食物,就吃什麼,茹素與否,似乎並不是戒行嚴謹的出家人關心的重點。

事實上,接觸到不同國家傳承的佛教團體中,才知道只有中國佛教徒,和受到中國大乘佛教廣泛影響的地方(如越南,馬來西亞的佛教徒;緬甸的柏奧禪師叢林則是特例),才將吃素視為和不殺生一樣重要的學佛修行方法。這樣的了解在當初引起自己不小的震撼,因為茹素的觀念,打從梁武帝蕭洐開始,到二十世紀現在中國台灣的大小道場寺廟,齋食吃素制度,早就是中國佛教界根深蒂固的重要戒律行儀之一,好像不素食就不能學佛,齋素在中國就等於是佛教徒與非佛教徒最大不同的正字區分標記。

吃素也常和許多學佛的觀念關係密切:慈悲,護生(或是放生),不殺生,戒律。先由戒律來說,茹素齋食在大乘經典的確是處處可見,然而求諸南傳佛教經典,支持程度就相對顯得薄弱。許多精進用功的南傳禪師和西藏喇嘛,持戒和禪修功夫多是深刻嚴謹,單單用齋素與否,就一竿子打翻一條船的論斷:葷食絕不可能得禪定三磨地,吃肉必不能得菩提心,似乎有點過於牽強。而將修行成果過份簡化到,依照吃什麼來判斷修成什麼,也是不盡常理的武斷。然而話說回來,齋素雖然不全然是所有學佛者共同接受的戒律行儀,大乘佛教的素食觀,的確對於修行精進有大大加分的效果。

相信學過瑜珈或氣功的人常會知道一個道理:瑜珈學的越久,越往身體細微的地方調整,越走向心靈和安靜時,口味會漸漸變的清淡簡單,吃不下油膩的肉脂肥膏,會自動遠離味道過重的食物。我許多吃素的西方朋友(有的甚至是乳製品也不吃的純素者),多是健康養生,心靈追求,瑜珈運動,天然有機的忠實愛好者。茹素,會慢慢而自然的對身心產生安定,清淡和輕爽的功用,相信吃素多年的同修應會有同感。然而,吃素卻不一定代表健康,傳統素食煮食不但常會過油過鹹,也常誤以為會吃不飽,而過量進食米飯麵點的碳水澱粉,反而加重身體負擔。許多素食豆類加工和精製品與添加劑,也對身體造成影響傷害。

由護生的角度來看,素食不但可以減少禽畜屠殺,也可以降低畜牧業對環境暖化的危害效應。目前世界各地大規模,現代化的大量禽畜飼養,其實對牛羊雞鴨的生命是非常殘忍的。以前雞隻由出生到宰殺,放養大約需要三個月到半年的時間。現代全自動化的飼養雞舍,雞群一出生就開始被餵養高蛋白,加速肉質快速成長的人工飼料,在六七個禮拜的時間當中,完全被關在狹小擁擠的空間中,整天就只是不斷進食,有時甚至長大到連雞腳也撐不起身體的重量,而其唯一的下場就是:不是因發育不良而被丟棄,不然就是等待被宰殺。網路上流傳許多美國畜牧養雞業的真實寫真,由可愛毛黃小雞到冰冷雞屍,殘酷景象讓人不忍卒睹。可以想像快速大量飼養的經濟成效嗎?速食店賣的雞塊往往比蔬菜來得便宜。

發心素齋,當然是長養慈悲的體現之一,雖然慈悲開發更應該重視人與人的關係,而不單只是人與禽畜的關係。如果面對人類的苦難病痛,戰爭掠奪,不公不義,不能抱持慈悲緣起的想法而有所作為,沒有致力消除人與人之間的對立,歧見,紛爭,也沒有積極提升自己和影響所及的周邊人際關係,只在吃素與否上斤斤計較,對於慈悲長養確有本末倒置之嫌。吃素齋戒的法友,若是對於不吃素的學佛者,不先了解大家不同的想法於背景,只是一昧的指責批評,那真會對長養慈悲有所幫助嗎?齋素在學佛修行來說,關鍵應該不是戒律必然遵守的範圍,而是因人而異,自願自發的節制口腹享受,主動關心自己和環境互動的道德良善心態。雖不必然需要,遵守茹素卻誠然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