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你吃不吃素?
wymba
苟嘉陵

常常有人在問:「你吃不吃素?」問的人有的是佛友,有的不是。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會有些遲疑地回答:「我並沒有吃素」。話雖屬實,但總感覺講得並不達意。

通常佛友會這樣問,多少有一些責備意味。因為他們知道我沒有吃素,而我是個大乘論者。聽了這樣的詢問,我會表示自己只能算是個菩薩道學人,從不敢以菩薩自居。根本就只是凡夫一個。通常話講到此,就無須再講下去了。但也有極少數人,好像不讓我慚愧一番,發點慈悲心,就不甘心。還會繼續進言。我就馬上表示慚愧,並對他們的「責善」予以感謝。

但在理地上我知道,菩薩道應以大悲為上首,要能和眾生「同事」(注釋一)。壁壘分明地變成我是吃素,而你是吃葷,會讓人覺得遙遠而不可親近。

但如果問此問題的人並非佛友,就不同了。通常他們真正關心的是:「如果我作佛教徒,是不是就必須吃素?」遇到此種情形,我就會直接地說,佛教徒並沒有必須吃素。佛陀在世的時候,他及他的弟子們過的是乞食生活。吃的很少,也沒有堅持定要吃素。但我也會指出佛法鼓勵修行人愛惜生命,戒殺也確是佛法的核心價值。對於護生而吃素的人,我絕對是稱揚並肯定。但佛法並沒有教條式地要人必須吃素。不吃素的人亦可修行。吃葷也不會妨礙人修解脫道。

其實對於「不殺」,真要討論起來,那是會牽涉到甚深法義的。

最近就有朋友告訴我,台灣有位修行人嚴守不殺生戒,對任何生命都不殺,也包括螞蟻在內。結果他經常搬家。因為很少地方能完全沒有螞蟻。有些地方平時是沒有,一旦下大雨,螞蟻就來了。結果他和他的弟子們常常在忙著搬家,為的就是要嚴守不殺生戒。我聽了就問:「他為甚麼必須搬家呢?難道他無法和螞蟻和平共處嗎?」因為我知道印度許多宗教,也主張嚴守不殺生戒。故家裡老鼠猖獗,甚至會公然與人共食。但那些人並未因此而搬家,因為搬了家也還是一樣。所以我就問那位修行人為何定要搬家。對此我的朋友也不清楚。我猜想一定是因為一旦有了螞蟻,就難免會不經意地踩到它們罷!所以這位修行人要嚴守不殺戒,就得搬家。但這世界上,又有幾個地方能完全沒有螞蟻呢?我看是很難的。那他這一生,大概就得不斷地搬來搬去了。

其實佛陀在世的時候,就說過有神通的弟子在掃地時,不可用神通去看地上的微細蟲蟻。這個意思應就是說人如果要「絕對不殺」,那是不大可能的。因為眾生無所不在。寸土之地,都有無量眾生。如果要仔細看,那根本就不必掃地了。要掃地,就必會傷及生命。所以佛陀要弟子們不可入神通而掃地。並且明白地鼓勵弟子們掃地。還說掃地有功德,能令「人天歡喜」。佛陀的這個舉措,你能說是鼓勵殺生嗎?當然不是。這就是中道的修行法義。修行人對殺生和不殺生,都不可執著。要遠離兩邊。否則日子會過不下去。堅持無肉不飽,固是執著,但堅持「絕對不殺生」,難道就不是?看看這位堅持絕對不殺螞蟻的仁兄,日子不就過得滿忙碌嗎?萬一找不到合適的居所,還真的就成為流浪漢了呢!問題是成為流浪漢,就能「絕對不殺」了嗎?我看還會是個問號。

其實我們不要只說殺螞蟻。事實上一個人在呼吸之間,又有多少微生物已經因你的呼吸而生老病死,幾經代謝了呢?我們能確定其中就沒有自己的前生父母,妻子兒女嗎?其實想通了就會知道,人既然來到世間,想要完全「不殺」,那是不可能的。只要動一動,甚至只是在呼吸,都會有生命因你而死,因你而生。如果一定要執著於絕對不殺,我看要活下去都頗難的。佛曰不殺,主要是指不要有「殺心」,不要惱害眾生。而不殺最主要的,是指不可殺人。並沒有說一旦踩到螞蟻或其它微生物,修行就會作廢。也沒有說嚴守「絕對不殺」,就能離苦。因為苦有苦因。要能知苦集,見苦因,方能得苦滅。修行人若一定要堅持百分之百不殺,以為就能滅苦,那是妄想執著。在佛法裡被稱為「戒禁取」,也會成為苦因與「障解脫道因」的。

雖說不可執著於殺與不殺,但對於吃素,我們仍然應該讚嘆。因為吃素和慈悲相應。我過去年少時因為頑皮,曾想要考一考我的老師。就問了他一個「怪問題」,想要將他一軍。我的老師吃素數十年,但從未要我吃素。而我當年應屬年少輕狂,對他吃素大概有些看法,覺得他「不夠解脫」。就問道:「佛說娑婆世界眾生的六道輪迴,有天道,人道,阿修羅道,地獄道,餓鬼道及畜生道。不知道植物是屬於那一道呢?照理說植物也有生命,不可能不屬於任何一道。可到底是何道呢?而它們又會不會輪迴呢?」我的老師很敏銳,知道我的心思,就笑著回答:「如果連素都不讓吃,那你要我這個老頭子吃甚麼呢?你難道要我們這些素食者餓死嗎?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說是寧動千江水,莫動道人心?」我聽後猛醒。知道自己錯了,不敢再追問。沒錯,這就是大乘法義。一位佛教徒吃了一輩子的素,相信自己有功德。而我隨便一句話,或一個頑皮的問題,就有可能令他惱怒,生疑,甚至把其一生的慈悲修行都失掉。而那個過失是極大的。老師的眼神慈悲訓誡我:「不要於法有些體悟,就隨便亂說話。不經意間,也可能造下惱害眾生之業。」從此以後,我絕不敢再輕慢任何素食的人。法界中任何人的一念之善,在我老師的眼裡,都是一顆菩提種子。只要好好愛護它,終有一天它會長成一棵大樹。開枝散葉,夏日成蔭。甚至在樹下,會有人夜睹明星,見性成佛,亦未可知也!

不過吃素雖好,也對健康有益,我還是主張佛友不要給任何人太多壓力,也包括自己。吃東西的時候,最好不要想太多「前世冤親」之類的事,否則會消化不良。君不見,修四念處者,吃飯就只是吃飯?甜要知甜,酸要知酸。飽要知飽,一切如是。所以在今天,如果還有佛友問我吃不吃素?我想我會答以:「我從來就沒有不吃素。我只是除了素,也吃葷而已!」


注釋一:菩薩道的「四攝法」包含:佈施,愛語,利行,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