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現代佛教團體應如何理财
wymba
梁兆康


本期慧訉的主题是由嘉陵兄提出。苟兄期望我们坦誠地表達⾃⼰對現代佛教團體應有的財富與⾦錢觀的看法。這個題⽬極複雜,因为牵連很廣,而且⼜極具爭議性和敏感度。我本人和中国⼈的佛教團體其实接触不多,以下所⾔只是一些比较籠统的印象而已。

談到“應“字,我们就必须先談目的。⻄⽅管理學中就有⼀个⼤原则,叫作“以最终目的去管理“(Management by Objective)。如果我们未明最终的目的,或者我们對最终目的没有⼀个共識,我们就無從談如何去管理。我認為這也是問题的重心。佛教⼈⼠似乎對最终目的没有⼀个大家都認同的了解。有关理财,我们可以將問題歸 纳為如下四項:

1. 團體的收入及財富的來源-- 什么才是正當的財富来源?什么不是正當的來源?

2. 團體的支出--什么才算是正當的使⽤⾦銭?

3. 團體的存在意義--這其实是最基本的問題。 因为先前提到的两項: 如何生财和如何⽤財, 都必须要以最终⽬的去衡量。

4. 團體領導的評估--我们如何去評估團體領導⼈是否理财得當? 這問題⼜是要回到以上第三点:我们團體的存在意義是什么?

如果我们對⾃⼰團體存在的意义没有⼀个共识,很容易易就會落入⼀个保守的傾向, 就是⼀種没有思维的存在,⽽一切都是守舊、 依循傳統。 因为團體没有明確的使命,領導⼈的默認位置(default position)就是只是在拼命地增加收入、減低支出,使團體的財富日增。表面上看來, 似乎領導⼈⺒盡了本份。 因为如果⼀个團體有⾜够的财富, 就容易繼續生存, 没有倒閉之憂。 但是⼀个佛教團體的存在意義,只是⼒求持續下去嗎? 佛教團體果真没有任何社会使命和宗教使命嗎?無須問責於佛陀嗎?如果這是⼀个問責於佛陀的團體,我们就必须問:如果佛陀仍在世間,他會如何使⽤財富呢?

我们反省佛陀的⼀⽣,他花的時間和精⼒最多的是在哪些地⽅?對於這个問题,我们可以毫⽆疑問地回答,佛陀最关⼼的事,不外是說法度眾⽣!既然如此,我们去評估⼀个佛教團體和它的領導,不是應以該團體在弘法事業上的貢獻去衡量嗎?

現在讓我们也談談佛教團體的收入。大約⼗年前,纽约時報刋登了 ⼀篇有关⽇本佛教前景的文章。筆者是⼀位⽇本⼈,他對日本佛教的前景不感樂覌。因为⽇本的佛教是与殯儀⾏业有密切的关系,⽽且佛教團體的收入,大部分亦是与死亡有关。日本佛教在冶喪工業 上,在歷史上看來似乎是有專利,而且很賺銭的。但到了現代社会, 佛教再不能維持這專利了,因为辦喪的工業也出現了商业競爭。在這一点上,我覺得傳統的中国佛教和傳統的日本佛教很相似。佛教寺庙的收入,有大部份是和度亡和做喪事有关的。

記得⼤約⼀年年前我曾讀過淨空法师對這现象的評語。出家⼈做佛事,為什么⼤都是指替⼈做喪事?難道佛陀的正事只是超度亡靈嗎?佛陀在世時,他有多少時間是花在度亡事情上?故此以喪事為佛事,實在是不合情理的。淨空法师認為,“佛教”的主要意思是佛陀的教育,⽽不是宗教儀式。我極同意這⼀个看法。佛陀本⼈⽣長在婆羅⾨教社會,他對宗教儀式和宗教的聖典與教條,其实都沒有視為重要。他最关⼼的, 不外是道德的實踐和教⼈離苦得樂之道。什么是佛的正事?什么是 “佛教”?我認為都是指佛陀的教育事业。

最近達賴喇嘛⼜提倡超越宗教界限的“心靈的教育“(Education of the heart),我認為正是我们這時代最需要的。⽇本⼈對佛教前景不感樂覌,因为在年青⼈心⽬中,佛教和喪事是分不開的。 但是如若將佛教視作⼀種非宗教的⼼靈教育,則佛教的前途大有新意。在美国社會中,不論是瑜伽或是正念(Mindfulness)的訓練,在教育界都廣受欢迎。

我認為佛教團體實在有“收入多元化“的必要。瑜伽班是可以收费的,静坐班也是可以收费的,⽽而且一般的有关心靈的培养講座,亦可以是收費的。佛教教育必须應時代的需要⽽逐漸多元化和適應現况。

剛才我们談及收入,現在再談支出。如何是正當的支出?在現代社会中,有不少機構的領導⼈都採⽤了一般資本家的⼼態,就是以為⼀个公司或部⻔的主管,必须盡量增加收入、减少支出。但這想法用於佛教團體是對的嗎?還是可以不顧及佛教團體的存在意義呢?我们可以肯定,⼀个機構要做事,是一定需要花錢的。⽽從事教育事业,尤其是需要財⼒的⽀持。宣传要花錢,印書籍要花錢,聘请教師要花錢,租塲地要花錢,買電腦和教育器材也要花銭。如果佛教是佛陀的教育, 這個教育事业難道就無須花錢嗎?為什么佛教的教育事業在花錢上,會与其他的事業有不同呢?

當然,佛教團體裡有不少的義⼯。但是完全采⽤義⼯,是否有礙於佛教教育的專業化,反而使其更加守舊與無創意呢?再者,在現代社会中,大部分的⼈都要努力謀生。有空閒時間去做義⼯的,難免是已经上了年纪的退休⼈士。 如果佛教组织的工作⼈员大部分都是義⼯的話,我相信會形成那组织的“偏老“現象,以致難以吸取新⾎。而佛教组织如果都變成「老⼈组织」,那不是很可悲嗎?再者,任用比较年年青的教師去做佛教教育的推廣事務,却不願意付出合理的補償,這是招攬⼈才的好方法嗎?從這角度看來,佛教主管如希望各個部門乃至⼈人都節省支出,不一定是明智的做法,亦有可能會有損於佛教教育的前途。

總之,要明⽩佛教團體應如何理财,我们就必须對佛教及其组织的使命有一个共識。有了共識,方可决定如何為妥善的收入來源、如何為正當合理的支出。我们不能逃避問題而拒絕作深切反省,因为時代和社会都轉變得很快。傳統的做法,不一定適⽤於廿一世纪的現代社会。守舊作風表⾯上似乎很安全,但很可能會令佛教被社会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