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由反送中事件看佛教的金錢觀
wymba
山海會


最近香港因逃犯條例的修訂而鬧騰了幾個月的「反送中」抗議事件,看樣子已經到達強弩之末的階段了。同學的社交群組裡,有各種不同的看法與聲音。但今天看到的一個分析讓我深以為然,即有人把這次抗議事件會達到如此「強度」的原因,既不歸咎給美國的CIA或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也沒有把帳算在不夠民主的中國政府頭上,而是以為造成如此強度的脫序事件的根本原因,是香港自身的「既得利益階層」。

是因為他們長期以來為了自身的利益,而沒有使香港居民的住房問題得到改善,使房價不但沒有下降,反而是直線上升,才造成年輕人感覺居住在香港實是前途無望。

不少年輕人甚至把香港熱心慈善與公益的巨富們(一群大善人),視為香港會走到今天的「頭號罪犯」。因為是這一群可以發揮影響力而使香港走向平價房屋的人,沒有做他們可以做到的政治與經濟的努力,才會使年輕人感覺自己一生做牛做馬努力打拼的結果,是就連擁有一個可以躺下的一席之地的指望,都很渺茫。這才是目前香港的社會裡有如此巨大「潛在憤怒」的真正原因。但這個問題會發生在今天的香港,是非常諷刺的。

因為香港人一向很自豪於自己的現代文化水平,是華人世界裡較早接觸到現代思想與文化的地區,也是「有法治」的地方。但今天讀到的這個分析,終於讓我看到了香港的「實相」。

當一小撮人擁有大部分的財富,卻無視於其它大部份人的感受與真實的生活時,所謂的「文明」是不存在的,所謂的「法治」也是空洞的。而「政治」也就會變成只是在用所謂的「法治」來維持那一小撮人的既得利益罷了。但這一幕的劇情,不是已經在近代中國的政治舞台上早上演過了嗎?何以還會在華人世界裡最先進與文明的香港,演這場實在並不精彩的「續集」呢?可見香港的文明與華麗背後,也有貧血與蒼白啊!

般若廣場要討論佛教的金錢觀與財富觀,我就以為香港這次的反送中事件,其實是最好的一個反省實例。一個人是否慈悲,不在於他捐了多少金錢,蓋了多少醫院,或建立了多少慈善機構,而是在於他對「自己的鄰人」到底有沒有基本的感覺與關愛。當一個富人無視於鄰居的貧窮與苦痛,看不到自己周遭大多數的人連最基本的居住與溫飽都缺乏時,再多的「慈善」都不會是慈悲。因為慈悲是建築在覺知之上的。

這就是我所知道佛教的金錢觀與財富觀,而它一點也不複雜。我一直期盼於佛法的現代化,所以也深知佛教團體在金錢觀上所最需要的,其實也就是覺知。

若沒有覺知,任何「大慈大悲」或「不怕無廟,只怕無道」的口號,也同樣會是蒼白、貧血與空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