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女人的業障比較深重嗎?
wymba
苟嘉陵


兆康兄要分析與討論佛教如何看待女性。我想他的意思是要指出佛教一向都有男女不平等的制度與傳統,所以佛教本身也是受到條件所制約的,也就會為當時的印度文化所影響。這個看法符合緣起,也正是佛法的現代化所需要的。我一直以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是應在每一個時代裡尋找「時代的中道」,才可能影響與利益更多的眾生。但所謂時代的中道也必須是建築在如法的修行與智慧之上,否則就可能適得其反,而造成實不如法的不良影響。關於男女是否平等的議題,在佛教的現代化上自然極為重要。所以我感謝兆康兄提出此議題供大家做法義的探討,也希望自己能貢獻己之所見給大家參考。

我想最主要的應是由佛法修行的立場,去討論修行人應如何看待女性,而不是去討論諸如「女身是否可以成佛」的問題。因為在金剛經裡,佛陀已經開示了「不可以身相見如來」的了義。所以我以為所有的女性法友,無需對佛的「三十二相」裡有「身具男根」的記載,就心懷芥蒂而以為佛教歧視女性。因為金剛經裡不但指出了三十二相並非佛陀所獨有(轉輪王亦有三十二相),而是根本就指出了修行人「若以色見我」是行邪道。故成佛不成佛這件事實是和「凡所有相」皆無關係。女性如果以為因自己是女性,就無法成佛,其實就像人以為自己因生在「末法時代」就無法成佛,是一樣錯誤的。

成佛沒有那麼容易是不假。但人不能成佛不是因生錯了時代,也不是因生為女人。而如此這般的「以為」是知見上的錯誤(邪見),也叫「非因計因」,是會障礙修行人解脫道修行的。所以在這個議題上大家所應弄清楚的第一點,就是佛法的修行和人的性別或性取向沒有關係。堅持有關係的人,是在八正道裡的「正見」上有所障礙,是須要「善思念之」而做調整的。

但以為「女人的業障特別深重」的想法,在佛教團體裡又是確實存在的。我就曾聽過不少法友有這樣的看法,包括在家的女性與出家的男性。我以為這種思想是需要在今天被修行人深觀與檢視的,也是中國佛教現代化進程上須被討論與釐清的一個要點及盲點。不少法友以為這種討論無關修行宏旨,我則以為不然。因這件事是人生裡實際存在的事。修行人不去覺觀人生裡實際存在的事,而去畫餅充飢地別求涅槃,就是佛法的玄學化了。所以深觀與檢視「女性到底是不是業障特別深重」的觀念,當然是四念處裡法念處的修行,也是七覺支裡的擇法覺支。不少法友奇怪自己修行多年卻無甚法喜,我就建議不妨對此議題去認真地深觀,也許就能有所突破。

女性因受到生理及體型上的制約,而在力氣及體能上也許是平均不如男性。但佛法的修行不是依靠體型及力氣,而是依靠覺知力,也就是靠智慧。所以在佛法的修行上女性不但沒有不如男性,反而有可能會超過男性。因為大乘法義裡確實是有「智慧是從煩惱中生」的教說,亦即所謂的「煩惱即菩提」。女性正是因為在生理、社會制度與文化觀念上受到比男性要多的限制,故感受到的「苦」也比男性來得多。故從這個角度來看,女性如果超越與克服了那些苦,她們的智慧會超過男性是符合緣起也很合理的。

所以我呼籲所有女性的佛法修行人,務必要看得起自己,不要再存有任何自己的修行「不如男性」的想法,也不應再以為女性「業障較重」。其他人或佛教如何看待女性倒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女性修行人如何看待自己。人類文化的確存在著對女性程度不一的歧視與輕視,而體現在各個族裔的文化裡。但佛法修行人應覺知這個普遍存在的人類偏見,而把破除偏見視為修行的一部分。就像破除自己對種族的偏見,也應是現代人修行的一部分一樣。

我曾說過修行如實觀的人,在見到「遠山含笑」以前,必定是先能見到離自己比較近的「小橋流水人家」。如果見不到,眼睛就是有問題了。所以修行覺觀的人如果以為自己已經「見道」或「見法」,卻看不見自己尚有輕視女性的思想心態,這種見道與見法是無法成立的。

這就是為何佛法修行人應把「破除與超越對女性的輕視與歧視」視為修行的簡單原因。也才是所謂的人生佛教與人間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