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尋找佛教現代化「見和同解」的修行基礎
wymba
苟嘉陵


在現代這種崇尚優勝劣敗與高度競爭的人類文化環境裡,什麼才是弘揚佛法最好與最合適的模式呢?這個問題對關心佛法現代化的人來說,無疑是重要的。但這個問題不會有標準答案,而且必將會是眾說紛紜。筆者僅能就自己的所知所見提出幾點供大家參考。講的是對還是不對,還要請十方的善知識們不吝指正。

1)佛教本身要能跳脫遁世與厭世的格局。

這一點是佛法是否能走上現代化而幫助更多現代人的根本處。因佛法不是遁世與厭世,而是被不少佛教徒誤以為佛法如此,而做了錯誤的詮釋。造成這樣的原因很多,甚至包括原始教典裡也有不少容易讓人誤以為人生「本質是苦」的陳述。但這個陳述不是佛法的了義,違反了佛說三法印中「涅槃寂靜」的精神,也就是「諸法皆空無實自性」的根本教理。佛法的了義是人生並無本質,所以才可透過修行而轉苦為樂。也是因為無有不變的本質,修行、因果與凡聖方可成立。

但目前的中國佛教已因種種因緣,而嚴重傾向於人生本質是苦的見解。同時也透過一種被誤解的業果觀念,而使得修行好像是在算一筆多生累劫的「業報總帳」———即透過各種修行法門方可使一切宿業都能「報盡」與「歸零」(人不欠我,我不欠人)。然後就可離開此「種子不淨」與「本質是苦」的世界。

但這種思想有違於佛說三法印的根本教說。佛教在這種格局下不可能利益大多數的人類。因為他們會得到佛法是悲觀主義與消極避世的灰色印象。但佛法的根本義理與修行精神並非如此。

這個格局如果不能得到改善與轉變,中國佛教就不可能走上現代化的道路而利益更多的眾生,也就不能說是在當今之世行菩薩道。因為菩薩道是應以大悲為上首,而不可不顧及大多數的眾生是否可對正法感到親近。

2) 佛法修行的主要內容必須是覺知自己的人生,與關心人間的實事。

中國佛教徒普遍地不關心人間的實事,早已不是一天兩天,一代兩代的事情了。而這個現象當然和遁世與厭世的價值取向密切相關。但在修行上,也是因修行人把佛法原始修行的重點———四念處(八正道裡的正念)———誤解、曲解與忽視而造成的。佛法修行的主要目標應是提昇修行人的智慧,而四念處是佛陀所立修行智慧的方法,是不可被修行人誤解、曲解與忽視的。佛法的修行如果離開了四念處,就是離開了四諦修行的主題———智慧。也就自然會變成不關心人間的實事了。

這一個修行方法上的「補修學分」與加強,應是目前的中國佛教迫切需要的。筆者也曾因此而寫過「做個喜悅的人——四念處今論」一書,詳細討論這個存在於中國佛教內的實際問題。二十多年來至今,兩岸三地與世界各地的華人佛友裡,都有人了解與同意筆者所論。但佛教內大多數的佛友,仍未能如實了解什麼才是四念處的修行。而不了解的結果,就是中國佛教在整體上而言,猶未能和四聖諦的修行精神相契。筆者對此現象有所批評,就被不少人指為違反佛法的修行原則———毋論他人短長。但佛法的修行,本來就應是一個人對自己身、語、意的行為不斷反省、覺觀與批評的過程。不問批評的是否如法,而一味地堅持不可批評,其實就已經是不關心世間實事的思想體現。

但究其原因,仍是未能如實了解佛說四念處的修行所造成的。

3)佛說四諦必須是一切佛法宗派與傳承的共同修行基礎。

四聖諦包含了四念處與八正道,是佛陀體證緣起法後依之建立的修行藍圖,是不可為任何其他法門所取代的。所以佛教後來逐漸發展出的眾多宗派與法門,都須以四諦為共同基礎,否則就容易生出流弊。目前中國佛教裡最大的修行弊端,就是不少人因一些誤解而以為四諦「僅是小法」,造成對四諦與四念處沒有正確的認識,而使得修行人普遍缺少解脫道的修行體驗與覺受。中國佛教如果不能在此點上痛自反省而改正,其所傳承的菩薩道將會無法發揮其潛在的能量以利益眾生,也就會喪失了其作為大乘法義傳承者的意義與使命。

這當然是說目前一般的大乘學人因對解脫道的了解不足,而造成大乘佛教往往流於神秘主義、形式主義、談玄說理與大師崇拜等諸多不符佛法精神的現象。而沒有任何解脫道體驗與覺受的菩薩道行者,自然就會缺少獨立的修行人格,而變成過度依賴三寶、大師與「上師」。如此的菩薩道自然也就無法引領眾生走上自在而且「能度」的康莊大道了。

故筆者雖從不反對或不尊敬任何的佛教傳承與宗派,但會堅主任何佛法宗派的修行人皆須如實了解四諦,否則就不能算是佛法修行人。而沒有解脫法喜的菩薩道修行,也是不可能久住地如法而立。這就是中國佛教到目前為止,在世界佛教論壇裡幾乎是「缺席」的主因。中國人與中國文化長於思想,但短處與弱點就是實際的修行。未能如實掌握解脫道修行的結果,就是造成菩薩道六度的修行到目前為止,尚未能在人類的文化舞台上有力地展現與發揮。而究其根本原因,仍是因欠缺正解四諦。

以上三點是筆者三十年來致力於中國佛教現代化的所知與所見。很期盼更多有志於中國佛教現代化的同修也能有此共知共見,而與小弟一起為菩薩道在世間利益更多的眾生努力。

今世的大寶法王曾說:「宗派和傳承間的紛爭,是所有一切爭鬥之中最重大的罪過。」我以為此語講得很好!

但如何才是止息佛教宗派間爭鬥的正途呢?恐怕還是需要「見和同解」,而有共知共見的修行基礎,才會比較來得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