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理性和情绪的协调
wymba
金刚剑


般若广场探讨反智论是否合乎佛法?我想先看看佛教的经典中是否有反智论或会让人误以为是反智论的思想。我看过的佛教经典不多,《心经》算是一部,心经中有“无智亦无得”,这是否反智论的思想呢?般若广场以前探讨过心经的“无苦集灭道”,嘉陵兄指出无苦集灭道是指苦集灭道也是因缘所生而没有自性,同样的道理,无智是指智慧也是因缘所生而没有自性。据我所知,人类对智慧的执着是很深重的,几乎所有的专业棋手,在输棋之后都会感到痛苦。虽然没有人会认为自己的智慧世界第一,但大多数的人也都会认为自己在某方面的“智慧”是强于他人的,而一旦在这些方面遭到质疑,便会感到痛苦。心经告诉我们智慧没有自性,是要我们不执着于智慧,没有自性,就是没有固定不变性、没有独立存在性…,智慧依赖于我们的学习情况、身体状况、精神状态、外部环境等等,所以智者也会有愚蠢的时候 ,相反愚笨的人也可能变得聪明。人如果能够不对一时的愚蠢耿耿于怀,不对一时的聪明洋洋自得,就可说是不执着于智慧了。显然,心经中的“无智”并不是说智慧无用,相反,心经是要人具有不执着的智慧。

接着来看看禅,禅师们常会说些奇怪的话比如:“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禅的不合逻辑,和反智论有没有关系呢?人类的思想观念,只是对现象的描述,并不是现象本身,如果把它等同于现象本身,就是执着。桥是静止的,河水是流动的,这是我们对现象的描述,但现象并不只是如此,如果从宏观的角度看,地球不但绕太阳公转并且自身也在转动,地球上的桥自然也在动。河水的流动是因为河床的高低以及重力的作用,如果离开河床的高低以及重力作用单看河水本身,便没有流动。禅师们看似不合逻辑的语言,其实也有逻辑存在,目的不过是要我们看清现象是现象,观念是观念,不能等同罢了。这有助于我们放下对观念的执着,因为它不是绝对的,只是对现象的“一种”描述而已。佛教认为人的烦恼主要是执着于各种思想观念,所以要修法念处来放下执着,但这并不是说思想观念无用,如果没有思想观念,便没有人类文明,人类也会无法表达、无法交流、甚至无法生活。

智慧不同于知识,佛教是非常重视智慧的,如果说有佛法修行人反智慧,我更愿意相信只是反知识。人会质疑知识并不难理解,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人要取得任何领域的知识都不会太困难,但只有很少的人能实现自己的目标,成功和失败的差别并不在于知识,而是在于执行知识的意志力。以瘦身计划为例,我们可以在许多书店中找到有关这方面知识的书,电视上的专家们也提供了许多有效的方法。但是据统计,每100位尝试瘦身计划的人,仅有12人曾经实际减轻体重,这12人当中仅有2人可以保持一年以上,也就是说,成功率仅为2%。无论是瘦身还是追求其它目标,最困难的并不是知道如何做,因为我们即使知道如何做,经常还是难以这样去做。我想这也许就是一些人会反知识的原因之一吧?这是“知易行难”的问题,般若广场虽曾有过探讨,但并没有提出解决的方法。有心理学家认为,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于人类理性和情绪的冲突,即理性告诉我们如何去做,但情绪反应却让我们采取了相反的行动。要解决这个问题,理性和情绪必须协调,所以首先要抛弃理性和情绪互不相容的观念,我们还要正视情绪,并了解情绪反应的根源。在人类主要是以动物的方式存在的时代,情绪反应是人类最基本的保护机制,能增加人类的生存概率,比如愤怒的情绪反应能增加力量提高搏斗的胜率,恐惧的情绪反应则能让人避开危险。时至今日,人类已经不像其它动物一样对环境自动产生情绪反应,人类的情绪反应,主要是受到内心价值观的驱动。如果我们内心存在非理性的价值观,那么这个价值观驱动的情绪反应将起到负面和破坏的作用。比如我们内心如果存在“不能犯错”的价值观,因为没有人能不犯错,所以这是非理性的,犯错将会让我们非常痛苦和愤怒,并且这个痛苦和愤怒没有价值,害怕犯错的心态还会让我们错失许多正确的行动。如果我们内心有“社会需要公平正义”的价值观,这是理性的,当我们看到社会不公时,痛苦和愤怒的情绪反应将有助于我们采取合理有益的行动,这就是理性和情绪的协调,情绪反应将起到正面和保护的作用。以心理学家看来,实现理性和情绪的协调是极为困难的,不但需要辨识内心的价值观,剔除非理性的价值观,还要将内心的价值观进行合理排序。这如果以佛教的观点来看当然也是很难,但四念处的修行能提升人的洞察力和离执力,对此将有很大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