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末法不可禪坐———反智論的邪見
wymba
苟嘉陵


有朋友在瞭解了我說佛法現代化最大的兩個障礙,是神秘主義與玄學以後,常會要我舉個佛法玄學化的實例。因神秘主義比較容易直接瞭解,而玄學就比較抽象。雖然神秘與迷信的界定是見仁見智,大乘佛法的方便道裡也常帶有神秘色彩,但神秘主義的基本內容,大家應是有共同感覺的。可是佛法的玄學化到底是什麼呢?能舉個例子嗎?

其實最簡單的例子,就像是存在於中國佛教裡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八個字———「言語道斷,心行處滅。」

這八個字正如涅槃一樣,是離能所的解脫境界的有相表徵,也是如法修行後修行人體驗到的結果,但並不是修行方法與藍圖。佛法修行人如果沒有解脫道的基礎而如實了解了四聖諦,就會望文生義地自己興起一套修學知見。而這種知見,就是佛法玄學化的濫觴,而變成大家都有一套「自以為是」的佛法。而我所提倡的佛法現代化,正是要指出與破除這一類自己以為與創作的不正知見。

所以這八個字可能造成的最大誤解,就是容易讓修行人以為佛法的修行「應是這樣」。但事實上佛陀所教的覺的修行並不是這樣。而且這也不符合八正道裡正念(四念處)的如實觀修行原則。換句話說,修四念處並不是要修行人不用言語或不講話,而是要人不隨便講話,也應用溫柔、善意與如實的言語來講話。修行人如果自己得到在不講話(禁語)裡有何「解脫成就」的想法,就是一種玄學化的思維。佛陀雖的確是常常「聖默然」,但並不代表默然裡有何絕對意義。正如佛陀也曾教導修行人如果「思想很發達」,就要覺知到自己是否已陷入「密見稠林」,困於其中而無以得出。但這同樣不代表佛陀以為思想與思維本身,就是束縛與枷鎖。相反地,佛陀反而是肯定並鼓勵修行人須如法思維,也就是修行三慧學裡的「思慧」,與七覺支裡的「擇法覺支」,這樣才是「正精進」。

所以佛陀常在演說正法以前,提醒聖弟子們要「諦聽諦聽,善思念之!」這都說明了佛法的修行立場,絕非是反對言語或思維。修行人如果因為這八個字就望文生義,以為「不講話」或「不思維」才是佛法的修行,是完全誤會了。因為這並不符合佛法裡關於修行的事實。

反智論(anti-intellectualism) 的修行思想與心態,應是存在於當今中國佛教裡的事實,也表現在不少修行人的每一個心念上。但其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正見不足,也就是沒有對佛說四諦與緣起法如實了知。

不少人以為自己已經了解了四諦與緣起法義,卻仍有濃厚的反智論思想色彩而不自覺。而這種思想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忽略了菩薩道裡說法與聽法的意義,而以為那些都不是菩薩道的重點。也就容易會興起一種心態,以為說法與聽法都只是人「腦子裡的思維」,而不是腳踏實地的「做實事」。殊不知聽法與護持菩薩說法,都應是菩薩行者的常行道,是不可省去與忽略的。正如六度裡的每一度都必須有般若一樣,否則波羅蜜多根本就無法成立。而般若是從哪裡來呢?

這在大乘法義裡,是有標準答案的。就是般若是從聽聞佛法與如法思維裡來。而且在聽聞與思維以後,還要修四念處去覺知自己聽聞與思維的是否如實,也就是須去驗證。這才是完整的聞、思、修三慧學,也才有任何的波羅蜜多可言。大乘佛法裡也明確地把「般若道」放在「方便道」的前面,指出菩薩如果沒有般若道而修行「明心菩提」至少到一個地步,根本是不可能如法修行方便道而成就「究竟菩提」的。故般若道是任何的大乘佛教團體都不可忽視的修行。否則當然就會在根本上產生嚴重的偏差,甚至會成為外道了。

昨日看了慈德法師傳來的一段視頻,又見到某位法師在指出末法時代根本就不要想修禪定,而只能念佛。言下之意是想要在這個時代存有任何想要有「解脫成就」的念頭,都是妄念,也擺出了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態。我看了就在心裡嘆道:「這位法師也許並不知道,自己其實正是在毀壞淨土宗,也就是在謗佛了呢!」我對淨土法門一向不敢輕視,自己也常念佛。但從不敢有這種以為任何人,或在任何時代就「只能念佛」的想法。這是完全曲解如來所說義了。

老實念佛的必備條件,我以為應包含不可抱著任何其他的人「必須念佛」的狹隘。因為這不是淨土法門的原意。這樣會把淨土法門弄成具有侵略性,也就是把一個無上妙法踩在溝渠之中了。大乘法義何曾說過任何修行人,或在任何時代是非去淨土不可?淨土如果真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就失去其為淨土的意義了。因為佛法的修行是眾生生命的提升,而不是任何具有狂熱性或動員性的群眾運動。善知識鼓勵人修淨土是慈悲,但不可妄自把如來所說義扭曲。解脫道在任何時代都應是菩薩道的基礎,這裡面就包含了禪坐(正定)。否則菩薩道就會走入偏差。而禪定的意義也不是追求任何的成就,而是幫助修行人開發智慧。以為末法時代靠禪定「走不通」,而靠念佛就可以「保證走通」,這種想法本身就是八正道裡的「正見不足」。若還公開教人末法不可禪坐,就是枉為正法的法師嘍!

像這類的例子,就是存在於佛教裡反智論心態與思維的冰山一角,即修行人常常會曲解如來所說義,卻還自以為是護法。但事實上是在反對人修行八正道,也就是反對修行人智慧的增長。像這樣的過失,是極大的。也當然不是淨土法門老實念佛的真精神。

筆者一生主要的職志,就是指出菩薩道不可離開解脫道,而四念處的了解與修行應是解脫道的核心部份。修行任何菩薩道的法門,都必須有對四諦的了解,也就是要有解脫道作為基礎。否則必會生出許多問題。修行菩薩道雖是以大悲為上首,而特重發菩提心與信願,但仍然必須是以聞慧為基,否則思慧與修慧都會無法前行。而菩薩行者若不能在三慧學上前行,就無法有般若,也就會無法行六度。所以三慧學的修行應是菩薩道的必修課,是大乘法義裡「二道五菩提」中的般若道,也就是完整的解脫道修行。但所有的這一切,都必須從聽經聞法開始,也就是要修聞慧。

是因為這個原因,就算是已經嫺熟於大乘法義的菩薩道行者,都仍應把聽聞佛法與護持法師說法,當成菩薩道的常行道。以為只要有信願或行願,就不須聽聞佛法了,是反智論的邪見。需要調整改正。正如以為在末法時代就「不可禪坐」是邪見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