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四念處可有效地幫助修行人改過
wymba
苟嘉陵


四念處的修行應如何運用在人的犯錯與改過之上呢?這是鄭健兄所提出的般若廣場主題,我以為提得很好。這才是佛法現代化的要點。否則離開人的過錯與改正,講太多佛法的生活化或現代化,其實都可能不大實際。

我以為在犯錯與改過上,人最大的瓶頸常是不知道自己有錯。而不知道的原因,正是智慧不夠。四念處的修行是佛法裡智慧的修習,也就是三慧學裡的「修慧」。所以能幫助人見到自己有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修習四念處最怕的是對許多事或人存有成見,並對成見堅持不放。這在大乘法義裡,是說修行人應有「柔軟心」,也就是人應維持開放而且柔軟的心靈,不可對任何既定的看法堅持不放。

所以頑固的人不可能修四念處。若修了也是白修。因頑固的人只願緊抓著自己一貫堅信的那一套,而聽不進任何別人的建言,或知曉人類科學與知識的領域已然有了變化。而四念處的修行是主張人不要固執,故能幫助人看見自己是否有錯。看見了自己有錯,就是改正錯誤的起點。這就是四念處在幫人改過上最大的功用。但頑固與堅持己見的人,會無法得到這個功用的益處。

而第二點四念處能幫助人改過的地方,就是能讓人見到自己到底「錯在哪裏」,而正確有效地改過。否則所謂的改過並無法成立。正如四諦法義裡所講,人若不能見到與認識「苦因」,就會無法有效地「除苦」,是同樣的。

這當然是說目前不少人的一種「悔罪式」的修行,並沒有太多用。因為佛法裡的懺悔應是建築在對自己所犯錯誤的深刻認知上,而不是透過一種聲淚俱下的情緒,或鐘鼓齊鳴的儀式就能「洗刷乾淨」。如沒有對自己所犯過錯的深刻認知與了解,所謂的「懺悔」是無法在佛法裡成立的。這就是四諦法的基本義理。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會再三強調一切的佛法修行都須以佛說解脫道的四諦為基礎。如沒有這個基礎,修行人是無法真正改過的。而四念處的如實觀,能幫助我人認識自己到底錯在哪裏。否則改來改去,都可能會只是勞頓。

至於第三點四念處所能提供對改過的幫助,就是可幫助修行人「放下身段」。而這一點極可能是大多數修行人所最為需要的。

不少佛友修了幾十年佛法,頭上就好似長了一種看不見的「角」一樣,以為自己可以對後來的學人指手畫腳,或去評論哪個人是正,哪個人是邪,誰修得比較高,誰修得比較低。殊不知大乘法義裡挺重要的,是菩薩道「不輕後學」的修行態度。人不可因痴長幾歲,就以為自己一定智慧過人。四念處的修行是讓人在舉手投足之間,如實看見自己的舉手投足,但不見那些動作裡有實有的「舉手投足者」。能這樣修行日久,自然就能放下身段,而不會再去對自己實不了解的人與事———妄加論斷。因為妄加論斷的結果,是自然而生的我慢與法慢,皆是障智慧與解脫的因。如此一來,解脫自然會是無份,慈悲也就更是空談了。

這就是為何四念處可有效地幫助修行人改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