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家禎先生的修行方法
wymba
苟嘉陵

先師家禎先生的修行方法,其實是很值得參考與深思的。我希望藉著此文介紹此法。同時也把它和佛陀所立的修行方法做個比較,以增益大家的修行。

當時的說法因緣,是先生在大覺寺主講了幾週的「大手印願文」。大手印是藏傳佛教裡俗稱白教,也就是喀舉派裡的最勝法門,其地位和俗稱紅教裡的「大圓滿」一樣,都是密教裡最為修行人所尊敬的法門。但大部份的密教修行者並沒有機會修行到此法門,因密教有其很嚴密的修行次第與規矩,是不可逾越的。家禎先生見到了當時在大覺寺的殊勝因緣,不想錯過。就破格而且主動地主講了這個願文。但他也解釋了此舉並沒有違反白教的規矩,因為他並沒有像喇嘛一樣地舉行灌頂或法會,而只是講述願文,就像法師講佛經一樣。結果他講了六週。我就是在那六週裡對佛法的修行有所突破,而在不久的後來寫了我的第一本書「做個喜悅的人———四念處今論」。故這個修行方法在我個人的修行歷程裡,是極為重要的。

大家也許會以為既然是密教裡的最勝法門,那一定是有著神秘而不可思議的力量,也一定難得不得了。但事實是一點也不。

他說學法到了最後,他的老師張澄基先生(知名的華嚴經與藏密學者)教了他一套簡易的修大手印的方法,就是要他買一隻鬧錶戴在腕上,每小時鬧一次。每當鬧錶響了,澄基先生就要他無論是在做什麼,都要 time out, 也就是暫停而放下,全神貫注地觀看自己有沒有任何執著。如果有就要放下,來恢復「心靈的寧靜」,然後才可繼續原本在做的事。如果不能恢復,就得待在那個暫停的狀態而不可繼續(無論多久),直到他恢復了心靈的寧靜為止。

家禎先生說自己那時很老實,不敢不聽澄基先生的話,就乖乖地照做了。結果一做就是幾十年。天天做,時時做。一開始的時候很難過,會嚴重影響他的工作與生活,也讓家人、同事與許多友人感覺很好笑。但時日久了,這個修行方法的效果就很明顯地浮出水面了。

我遇到家禎先生的時候,他已經歷了很長時間對此法的修行。而他的氣質,就是我所認識的人裡最為喜悅的人了。他的臉上簡直可以說是沒有不在笑的時候。而他的笑容有感染力,也很自然,一點都不勉強。那是發自內心的。

我自認在法義的瞭解,尤其是關於佛法現代化上,有不同於先生的地方。但在修行上,我是一點也不敢望先生之項背的。因為差得太遠。對此我是知道很清楚的。家禎先生每小時一次的強制性大手印修行,其實就是每小時一次的四念處修行。目的是直觀自己的執著,也就是要「見苦因」而離苦。它的殊勝處,也就是它的笨拙處,即硬性規定每小時一次。而最笨的方法,卻往往是最聰明的。

四念處的修行,是要人時時皆在覺知之中。但人是有惰性的。能持續三兩分鐘在覺知裡,就已經很不錯了。這是人性,也是事實。所以對許多人而言,四念處的修行往往是修了幾十年,卻無法成就。原因就是無法時時都在正念之中。但這個方法,就是特別針對人的惰性而建立的。它並沒有要人「時時如何」,而是「每小時一次就好」。但這個每小時一次的效益,卻是巨大而不可思量的。先生的心,在我看來就像是大乘經典裡所描述的———像尊玲瓏剔透的寶塔。那種自在的解脫法味,是極為真實而可為周遭的人感覺得到的。

這就是我所知道先師家禎先生的修行方法。寫出來和大家共享,也是我對先師無盡的感恩與懷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