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相似佛法的判別
wymba
楊士慕
在佛教界中待久,會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對於非佛教的其他宗教團體(如基督,天主,回教等),倒是還會保持寬容與諒解,但是對於相似佛法,攀附佛教,附會佛陀的相似佛教,常會嚴厲的批判與指責。尤其是台灣佛道不分的宗教混淆,藏教發展出來的新興宗教,大陸的氣功與特異(靈異)功能,美國的靈媒,能量,脈輪的新心靈時代,常會與佛教掛勾聯結,而佛教界的討伐聲浪更是不絕於耳。 
梵網經云:「破法戒,如獅子身中蟲,自食獅子肉,非餘外蟲,如是佛子自破佛法,非外道天魔能破。」,是常被引用來說明佛法如百獸之王的雄獅,森林動物無不望風披靡,但是真正對獅王有所傷害的,並不是其他動物侵害,而是也是寄居獅子身上,卻又噬食獅肉的蟲蝨。佛陀時代的提婆達多提倡更嚴苛的飲食苦行,更苛刻的禪修精進,想自立門戶以取代佛陀的僧團,卻被佛陀嚴厲訶斥。
「惡紫之奪朱」維護正統的心理可以理解,因為自己花時間最久,最相信,也最崇拜的宗教,必然對於相似卻相異的附佛外道,有著深深的排斥厭惡感。但是,更重要的問題並不是如此簡單,而是相似佛法的外道,完全違反佛法修行的最主要精神主軸:徹底打破自我。不論是層出不窮的功法,明王,活佛,多杰羌佛,古佛,彌陀轉世‧‧‧,都再再顯示同樣的心態:自稱為佛(解脫,涅盤,菩薩)以膨脹自我的大邪見。
真正勘破自我為中心的解脫者或菩薩,其實顯露出來的是反璞歸真的平凡平淡,雲淡風清,而不是高調吹捧自己無人可及的修行境界。近來教界公認有所體悟的高僧大德(如虛雲老和尚,阿姜查禪師,馬哈希尊者),觀其行徑風範無不是謙卑低下,平凡自牧,嚴守戒德。也就是說,佛的名號,並不表示是修行認證的畢業證書,也不是拿來讓別人崇仰尊敬的名號,而是從自我的膨脹與抓取中完全放下。「佛」(或是解脫者),不是修行境界,不是畢業頭銜,而是時時刻刻在當下如是,如此,如實中了知的自然狀態。
相似佛法與正信佛法的分別,可以藉由傳承,戒律,經典三個層面來加以驗證判別。傳承的重要性並非只在於維持宗派門戶,而是對於修行的道路和方法能有所確定,也可以藉由其師承傳統中,進一歩了解修行過程中的實際現象。看一個人修行如何高遠,可能一時之間不容易確認,但是仔細觀察其修行過程中跟隨的老師,傳承,方法,門徒,在不同時期的所展現出來的風範行為,就可以有所依據。例如,藏教格魯派的俢學體制和南傳的禪師系統,都必須經過許多老師道友的嚴格問答,嚴謹考試鑑定認可,才能有教學佛法的資格(甚至還談不上體悟)。而不是自修幾年,不知從哪裡突然出現,就隨隨便便自稱可以開藥行醫,懸壺濟世一樣令人不可置信。
另外更重要的是:戒律遵守和行為展現,是否有著膨脹自我的習氣,高慢,權威,想獲取別人的崇敬利養,還是依舊自然平凡,謹守清規,不誇耀過人的境界或神祕(或神通)經驗,而更加老實平凡的修行。很奇怪的宗教現象是:相似佛法的教主,大都處處誇耀自己具有無邊法力和過人神通(佛法稱:「過人法」)。好像只要領到「佛」的修行畢業證書,就可以說什麼算什麼,也可以到處展弄神通,高調掛上令人目眩心驚的頭銜。想想釋迦佛陀的「我亦是僧數」(我也是僧團中的一份子而已),阿姜查禪師的樸實無華,虛雲老和尚的清貧自守,不難想見動不動就拿神通法術來炫燿的可笑。難道略通氣功神通,特異功能,陰陽五行,卜卦靈異,堪輿風水,就等同是佛?即便能見神鬼,能觀陰陽,可是真能看到自己自封佛號,自詡聖者的背後,誇耀膨脹自己的貪念嗎?
經典除了引導修行方向之外,更是確定修行是否偏離的指針。自己的修行經驗,必須在佛法的經典中找到實在可靠的根據,也必須先確立隸屬不同歷史時代中的法門(原始,初期,大乘三系,南傳,藏傳四派),才能有本有緣。這道理在學術研究中非常簡單:任何的嶄新科學知識的推出,必須先有扎實深厚的歷史實證背景做為支持,也必須經過不同方式的檢驗方可確立。沒有歷史考據的真實,即使天花亂墜的自說自話,也不可能有立足之基。
佛教中的相似佛法,其實真正販賣的炫燿神通的個人崇拜。先不說神通是真是假,要問的是:如果醫生治好你的疾病,財務專家幫你賺錢,書法雕塑家寫出令你驚歎的藝術品,我們會稱他們為「佛」嗎?或是,更重要的是捫心自問,為什麼會相信自稱是「佛」的相似佛教教主?而到底相信的背後,我們想要得到的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