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法不可执
wymba
金刚剑


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大学的教授跟他的学生谈话,学生问他说:“您知道的东西比我们多得多,可为什么您还这么努力的学习,甚至比我们还要努力呢?”教授拿出一支笔在纸上画了一大一小两个圆圈说:“这个大圆圈里面代表我的知识,小圆圈里面则代表你的知识,两个圆圈外面的则是你我都不知道的知识,因为我的圆周比你的长,我接触到的不懂的东西比你更多,所以需要更加努力的学习。”

佛教中有个词叫“无明”,意思是对事实没有了知,从这个角度来看,教授的“无明”要比他的学生多得多,可是可怜的教授他越是努力去解决“无明”的问题,则圆圈越大,哪里才是尽头呢?

对于佛法修行人来说,也会有这样的烦恼吗?我以为是可以选择不要这种烦恼的,虽然广义上说一切善法皆是佛法,行菩萨道者也应是法门无量誓愿学,但对烦恼尤多的佛法修行人来说,还是应该先注重于对烦恼的起灭、烦恼产生的原因、以及熄灭烦恼的方法的了知,也就是注重于对四谛的了知,因为毕竟佛法的目的是在于熄灭烦恼。另外,烦恼是因为执着,无明虽然是执着的原因,但我以为无明并不一定就会产生执着,产生烦恼。这从生活中也可看出来,比如小孩子完全不知道身边的危险,这在大人看来是一种“无明”,但对小孩来说,所知即所见,并没有无明,没有执着,也没有烦恼。又比如我知道自己只要按下电视遥控器,电视就会开始播放丰富的节目,但我对电视播放的原理并不是很明白,这也是一种“无明”,但我对这种“无明”并不在乎,没有非要弄明白不可,也没有一定要把它想为某种情状,这就是对“无明”不起执着,所以没有烦恼。一些佛法修行人念佛求生于西方极乐世界,但对念佛为何能生于西方极乐世界并不是真的明白,这也是“无明”,但这些人虽不明白却有信心,也对这个“无明”不起执着,没有烦恼。可见无明并不即是烦恼,只有对无明而起颠倒妄想,颠倒妄想却不自知,执着为真实,才会产生烦恼。但道理上虽然是如此,事实上却是大多数人都会因无明而起颠倒妄想执着,如《大方广佛华严经》中说:“复次,佛子!如来智慧无处不至。何以故?无一众生而不具有如来智慧,但以妄想颠倒执著而不证得;若离妄想,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可见妄想几乎是每个人都有,不然大家也都成佛了。所以“教授的烦恼”是存在的,对一般人来说,知道得越多,拥有的越多,确实烦恼也会更多。

释迦佛生活的那个时代和现代比起来,可说是科技很不发达,生产力非常底下,在知识方面,更是相差了不知多少倍!但也正因如此,释迦佛时代的佛法修行人在观念上的执着也比现代的佛法修行人少得多,这从原始佛典上对四念处中的法念处讲得并不多也可看出端倪。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进步,人的知识越来越丰富,在观念上的执着也会越来越多,四念处中法念处的修习也变得越来越重要,我想这也许是原始佛教会发展为大乘佛教的原因之一吧?因为大乘佛法特别对空义加以发扬,正是为了帮助佛法修行人放下自己对各种观念的执着

对佛法修行人来说,也许最难放下的就是对佛和法的观念的执着,不愿相信即使是佛说的缘起和四谛也没有绝对的意义。大乘经典就针对这一点而反复论说,比如心经说无苦集灭道,又比如金刚经说: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

所谓绝对意义,是指一定如此的,独立存在的。但世上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一定如此”是有条件的才“一定如此”,并非无条件的“一定如此”,如果不是有佛出世,世上便不见得会有四圣谛,四圣谛现在虽然存在,但未来则不一定能存在。另外,世上如果不是有烦恼众生,佛也不会说四圣谛,离开烦恼众生,四圣谛并没有存在的意义。再来看看缘起,缘起是佛发现的宇宙人生现象中的通则,它难道也没有绝对的意义吗?缘起是指任何事物都没有固定不变的体性(诸行无常),所有的现象都是互相依存(诸法无我)而无自性空的(涅槃寂静)。从缘起的含义来看,其本身就否定了“绝对的意义”。另外,缘起无论是用文字还是语言来表达,或者只是在心里想想,立马就成了观念,已经不是缘起本身,而任何观念当然都是没有绝对的意义的,是不可执着的。缘起即空,空即缘起,执着缘起的观念就是执着空的观念,所以有人说“空亦复空”,前面的空是指空的观念,后面的空则是指不可执着。这就像这里本来没有东西,没有东西就是没有东西,却还要问:“这个没有东西”也是没有的吗?这听起来有些好笑,但现实确实会有人这样执着。即使是“空亦复空”也可能被执着的,这又得说“空亦复空亦复空”了,其实说到底就是任何观念都不可执着。

缘起是佛所说,空即缘起,如果从这个角度去看,所有发扬空义的大乘经典,无论是否为佛所说,都没有违背佛法真义。印顺法师把佛法判为三系,即性空唯名、虚妄唯识、真常唯心。每一系都有大量的经典,我个人以为这些经典大都有着深广无比的智慧,丰富了佛法的内涵,都有其存在的意义,也都值得佛法修行人学习。

本期梁兆康兄提议探讨“如何看待大量佛经的原始真实性与可信度”,我是想到了就写,因水平所限,写得比较杂乱且主题不明,其中更可能存在多处谬误而不自知,请大家见谅并不吝给予指正。

佛经都是佛灭之后的产物,有人就以为佛经不是佛说的,大乘经非佛说,小乘经也非佛说,佛教的典籍都是伪造的,不是真的。对此问题,我想还是引用法鼓山圣严法师的话来回答吧:

“大乘非佛说”或“大乘是魔说”的口号,初是出于佛教的内部──小乘教的态度,而且为时已经久远。中国佛教对此早已知道,但却丝毫不受影响。纵然今日的日本,主张大乘非佛说乃至小乘《阿含经》也是非佛说的人,并不即是外道,倒是佛教徒的研究结果。事实上,在我们中国,也有许多人是“大乘非佛说”的信徒。只要他是尊重历史知识的人,只要他是了解佛教思想发展变迁的人,他都会承认这是历史的事实。连我本人,也早就相信佛经并非全由佛说。

…佛教是崇尚理性的宗教,对宗教的信仰,绝不希望你来盲目接受,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如果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味信仰下去,那便是迷信。因此,日本也好,中国也好,虽知“大乘非佛说”是事实,日本及中国的佛教徒,却都是大乘佛教的信徒,而且对于大乘的教义,坚信不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