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談佛經的真实性与可信度
wymba
梁兆康


本期慧訉的题目:“有关佛経的真实性与可信度“,是由我提議的。當然,我很了解這題目的爭議性。但是作为一个佛教現代化的工作者,我認為是不可不談。世界上無論是那一个大宗教--包括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教,其中都有不少原教主義者(fundamentalists),他们以为如果是經上有載的,就必然是不可質疑的事實,是教徒所必须信奉的。如果我们跟随原教主義者對經典的態度,那么我们的信仰,難免會与現代科学和一般理性有衝突。 在這个新纪元中,佛教如果是以原教主義來了解經典,這不是很可悲嗎?

基督教的經典中,有紀載耶稣是由童貞女所生的説法,而基督教的基本信條中,又包括耶稣是由死亡中復活之説。我是出生於一个基督教家庭的人。這些和科學有衝突的宗教思想,是我之所以決定脱離基督教,歸依佛教的一个重要原因。佛教不是以教條為重的一个宗教。根据“佛陀的啟示“作者羅候羅比丘之言,佛教是一个“見的宗教“而非“信的宗教“。這説法我極之贊同。但是在佛教中,就没匪疑所思之事嗎?根据長阿含经的記載,悉達多王子剛出生即能行能言。他誕生時,向四方行七步,举右手而唱咏之偈句。意即‘吾为此世之最上者’。這是事实嗎?根据我的了解,無論中国、印度或中東,都有有关聖人出生時的異象之傳說。其次,還有很多諸如此類的記載,例如佛陀的的出生, 據説不是如一般人般的從母亲陰道生出,而是由母亲的右脋而出。這説法其实亦是古印度的傳統,似乎除了悉達多之外,其他諸佛都是如此出生到人間。這些傳説和基督教所謂耶稣是從童貞女所生之説大同小异。似乎陰道和性事都是污秽的。是不可和聖人相提並論的。故此要了解佛經的意思,我们必须先了解當時的傳統文化和傳説,説佛陀出生時有種種異象,而這些異象亦曾用以描述古印度其他聖者,我们不難了解這是作者的手法和用心。不論佛教或基督教,都是用誇大的手法和不可思议的故事,去強調這聖者在歴史上的重要性。

多月前"為何佛教是真的“一書作者曾到莊嚴寺演講,我亦有出席。在塲還有菩提比丘,他是該作者的多年友好。我趁這好機會去請教菩提長老的看法。他就很坦诚地對我説,像這類的記載,我们不可當為字面的真实(literal truth)。意思是說,這類匪疑所思之事,只可當為寓言或故事而已。古書的作者,無論是聖經、佛經或莊子、列子,一般都沒有我们現代人對歷史事實的注重。而且古人亦似乎不如現代人,他们没有以為既然是書上有載,就必定是事实的想法。我们中国人當中,有沒有人會認為莊子列子這些古書中所載的都是歷史事實。莊子書有“庖丁解牛“這故事。庖丁究竟是否是史實,似乎是無关重要。故事的重点是凡事都有其學問有其艺术,不要以硬碰硬,要先了解難題的結構才下刀,才可游刃有餘。庖丁的刀子經二十年尚且如新一般,無須打磨,這就是養生的艺术。故事是否事實不重要,我们讀故事要明白“取意“,不可盲信“字面的真实“。一般原教主義者的謬誤,就是只了解字面意思,而不能深入到文字中的神(spirit)。這亦与讀者的教育程度和文學修養有关。

有关對古籍的盲信,在去週有一件另人觸目的時事,就是是名科学家爱因斯坦的“神的書信“(God's Letter)的拍賣。據説有人以一百萬美金買下。愛恩斯坦既是猶太人,又是舉世知名的科学家。故此他對宗教的評論很受大眾注意。尤以該信中如下一言:

“上帝这个词对我来说只不过是人类弱点的表达和产物,圣经是一系列古老而又相当原始的传说。”

我们雖然是活在二十一世纪,但在不少人的心目中,宗教仍然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而宗教中的聖典亦然。故此爱因斯坦這句话, “聖經是一系列古老而又相当原始的传说“,一定引起不少宗教人仕的不滿。若是在神權時代,更會導致自己生命的危险。我们又可想像,如果焦点是佛經而不是聖經,是否會有在本質上的不同?人的宗教其实是自我的延伸。故此别人對自己宗教的任何不敬,無論是真的或是想像的,都容易觸犯眾怒。其实這怒意,亦是我執的流露。宗教聖典中,有没有傳説和遠古的神話存在,我認為答案是很明显的。無論是古今中外,其实差别不大。古人都是喜欢以寓言形式說教的。但是就算是聖典中雜有神話傳説,不等如全都是謊言,不是說其中没有真理存在。作为一个思想成熟的現代人,必须懂得如何分辨真假,如何從禾旱中找到珍珠。在基督教的傳统中,解經是大有學問的,不是随便可從字面去了解的。我認為去了解佛經亦如是。要了解一部經,一定要知道它的時代和文化背景,當時的宗教和哲学思想,又要知道与此同时的其他著作。經典不是單要誦讀,而是要深入了解。這也是佛教现代化重要的一環。廿一世紀一般民智和教育程度都提高了,故此解經亦應進入新時代。

譲我们也談佛經的真偽问题。在佛教歷史中,就有過一場大小乘之争。在這爭辯中,又有“大乘非佛說“的講法。就算是在大乘佛教的傳統中,也有人要分真偽,要争辯何經何典為佛說又何經何典為非佛説。這一類的爭論是合乎佛教的中心思想嗎?一般人以為波利文的阿含经是比較可信。但我已在上文提過,阿含经本身亦雜有不少印度古文化的神話和傳說。故此以波利聖典為“真“又以大乘佛經為“僞“,不是明智之举。而且佛教中旳一法印是“諸法無我“。似乎有不少佛教徒雖然明白自己這個“我“是假像,却不明瞭佛陀的“我“亦是假象,是沒獨立性的。作为一个作者,我很了解自己的思想和言论,其实都受自己的時代和其他古人善知识的影响。我自己雖然寫了两本書,但是有多少主意是自己原創的?我清楚知道這一个作者的“我“,亦是一假象。“我“不過是我的時代和我的環境的産品,“無我“才是真實。我寫的一切,還要歸功於不少先賢先哲呢!由此類推,我们可以知道其他的作者和思想家也如此,當然亦包括佛陀。偉大的佛陀和我們有一个共同点,我们都是人不是神。我们一切的思想言论,亦離不開“諸法無我“的大原则!印度的耆那教(Jainism)和佛教有很大的淵源,都是從印度的沙門運動( Sramana Movement)而出的两支派,而耆那教是創教比佛教早幾百年。究竟佛教中的教義和内容有多少是受䎛那教的影响,這不是本文所要談的。但是我们有知識的現代人必须有一个概念,就是世上沒有一个宗教或學說是從無中生有的。不論是基督教、佛教或回教都是如此。人的宗教,都是從其他的鄰近宗教綜合而成。這是我們研究宗教社会学的结論,亦完全符合佛教的“縁起無我“思想。常識中的“我“,只是一个综合体(syncretic product)而已。

現在我们回到“佛説“和“非佛説“這一个争議。我们必须了解這一争議其实蕰藏了不少鲜為人知的假設:

只有是歷史上的佛陀親口説的教導才是真理,才有價值。

2. 佛陀所説的全部都是真理,是不可質疑的。

3. 世上一切的真理,佛陀都已经說了。故此無必要去参考其他的聖者或善智識。

4. 真理是静止的,是不會随時間而轉變或進化的。(這概念和科學理论不相乎應。科学中的理論,經常是演進的。舊的理論不停地被新的理论取代。)

5. 真理是絶對而非相對,它是無須從人的時代背景、當時的社会結構和環境、亦不須從當時人的知识水平和科學的有限性去了解。 (這想法既不合乎現代學術原則,又不合乎佛法中的縁起思想--因为諸法缘起,所以不可能有绝对的真理。缘起的真理必然是一相對的。)

6. 佛說的是至高無上的真理,故此佛法是比科学、哲学和其他學術与宗教都殊勝。(持這覌点的人,和原教主義者没有大分别。都是尊崇己教,輕視他教的一種表現。而最大的可憂處,是凡事只講信仰,不講証據。一般的傾向是輕視科学及理性。)

7. 人的言语文字足以表达一切真理,而且人的頭腦没有極限,可以了解一切的宇宙真理。(這一種了解是和禪宗思想有基本的衝突。)

8. 佛教之教義無須跟着時代和當時的社会现實而改变和適應。(佛陀時代的社会与现今社会相隔差不多有三千年。這種想法似乎是太天真了。)

9. 佛滅後這三千年的人類發展和社会和科学的進步,都對佛教没有影嚮。因为没有新的智慧或啟示。

如此看來,堅持原始佛説的人,似乎是極保守又反動的。他们根本地否定人類不停在進步中,又否定人的知识和智慧會随時間而增長。

毫無疑問,這些想法是基本地違背原始佛教精神的。佛陀在對加拉瑪人的教説中,就曾強調不要盲信任何權威或傳统,而且就算是佛陀或本師之言亦不可作準。凡事都必須自己親身驗証。自由思想和實証主義,是原始佛教的優良作風,亦是極合乎现代科学精神的。我的建议是,現代佛教對古籍聖典的態度,可以以原始佛教的不盲信,以親身體驗及個人所悟的為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