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巴利教典可用於強化菩薩道
wymba
山海會


昨晚又去曼哈頓聽長叡法的課,他提到了最近去世的武俠文學名家金庸先生。因為金庸曾說原先對中國的大乘佛法難以認同,是因為後來接觸到了英文版的原始巴利佛典,才進入了佛法的殿堂,之後也就能欣賞大乘法義了。當時也有佛友說金庸最喜歡的,就是天台宗特別尊崇的妙法蓮華經。這就讓我回想到了自己當年在美佛會大覺寺的情景。當年我不是就在大覺寺的圖書館裡,研讀同樣的英文巴利聖典?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瞭解到佛法修行的核心應是四念處,也才由此因緣而而寫了介紹四念處的書———做個喜悅的人。可見金庸先生的學佛歷程,和我是很接近的。我們都是因為接觸到了原始的巴利佛典,才又回過頭來對中國佛教所傳承的大乘法義有所切入。這就不能不又令我回歸到佛法現代化的主題,即菩薩道必須有解脫道作基礎。要不是有這個基礎,大乘佛法的菩薩道對我而言,恐怕就只會是一種近似烏托邦的理想吧!

所以儘管佛法不是佛陀所發明,而是發現,佛法也不是一定要由佛陀親口所說,但原始佛典的價值仍是無法被任何其他東西所取代的,也應是所有佛法修行人的共同必修課程。否則不是會如金庸先生一樣地無法直接契入,就是會被大乘佛教裡五花八門的「法門無量」搞得眼花撩亂,不知所從。所以印順導師雖尊重與認同大乘空義與菩薩道的大慈大悲,但其著作的引用也是以原始佛說的阿含經為其主體。對於這一點的認知———菩薩道必須以解脫道為共同基礎,其實應是佛法現代化必須形成的共知共識。否則會很難形成一種共見的法的力量。在此點上,不少中國佛教的大乘學人其實是需要調整,而必須拋棄解脫道只是「小法」的認識。一個人修解脫道而沒有了煩惱,就像一個人有病就醫而得到痊癒一樣,是完全正常的,也沒有任何不妥。佛典裡也從沒有說解脫煩惱的人就不能修菩薩道,就好像也沒有人會說把病治好了的人就不能再去幫助他人一樣。以為「解脫有過」的人,恐怕是自己對佛法有所誤解了!

不可否認的,法華經裡的確是有對二乘的批評,但那只是佛陀對在解脫以後仍對「眾生苦」無知無覺的人所做的批評與提醒,說他們是「焦芽敗種」。但這並不是說凡是證阿羅漢者都是如此。因為佛陀本人也是一位阿羅漢,是在解脫法喜上到達圓滿的。而佛陀是不會是焦芽敗種的。佛陀本人同時是阿羅漢與佛,就是解脫道和菩薩道沒有違逆、衝突的明證。聲聞乘的修行人在成道以後,也許是需要一些因緣與時間才能由「得涅槃」裡猛醒,而瞭解到眾生苦其實就是我人的苦,會重新調整與再出發。但這一點都不代表四諦與四念處只是「小法」。如果沒有四諦的修習,阿羅漢不會順得涅槃,也不會自淨法眼。金庸則不會後來契入法華經的深意。而區區在下我,可能也就不會有佛教應現代化的看法與覺知了。

中國佛教所傳承的大乘佛法的確能利益更多的眾生,也有著巨大的潛在能量。但要把其發揮出來,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於佛法與佛教的現代化。而其起始點應是正解原始佛說的四諦法義,與修行佛陀所立的四念處修行。只有當中國佛友都意會到南傳佛法的巴利教典不應是批評的對象,而應是強化菩薩道的學習對象,大乘佛法菩薩道的「走向世界」才能開始。這個方向已經在印順導師的帶領下起頭了,但還需要佛友大家共同的繼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