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對自己所做過三大批評的反思
wymba
苟嘉陵


般若廣場本月探討佛法修行人可否批評他人。這令我反思自己往昔所做過的一切批評。我深切誠懇地問自己:「我是在用批評他人來彰顯、抬高自我嗎?」想想還是先不要太快地妄下結論,還是一件件地做個反省為佳。無論如何,我都不排除自己也許犯錯的可能性。如果錯了,還希望諸善知識慈悲指出,讓我能有機會改正。

我此生所做大的批評有三。第一是對達賴喇嘛沒有公開指出年輕喇嘛自焚行為的不當,我做了批評。第二是批評慈濟沒有對「頂新黑心油事件」表達立場。第三則是批評中台禪寺的出家人領袖為前總統馬英九競選站台,公然拿起一個馬型雕塑,領導大家高呼「馬到成功」。

我想至今我對達賴喇嘛的這個批評,仍然是存在的,雖然我也聽佛友說他曾私下表示自焚不合佛法,也算起到了引導後學的作用。但達賴作為藏傳佛教的精神領袖,在西方已經有了人類精神導師的地位,那為何不能對這層極為重要的佛教法義表達清楚的看法與立場?佛法根本五戒的第一戒,是戒殺,也就是不用暴力。殺別人是犯戒,殺自己也是。年輕喇嘛因任何原因而自殺,這當然是違反佛法的,是沒有把修行放在第一位的表現。佛教的領袖人物沒有對此清楚地表達立場,是說不過去的。所以我至今依然維持這個批評,並沒有後悔。也希望達賴喇嘛能「克服萬難」,去清楚表達這個「自焚不合佛法」的立場。

至於頂新集團的黑心油事件,我對慈濟的批評也是依舊不改。頂新所為的不當,當然不是慈濟的責任。但頂新的負責人魏應充不只是慈濟的大護法,也是捐獻金錢的大金主之一,是核心會員。在此種情形下,慈濟當然應公開地表達佛法對「正命」,也就是「正當的謀生之道」的看法與立場。否則保持了沈默,就是沒有盡到應盡的社會責任,也是沒有以法為尊的表現。我從沒有希望慈濟對頂新集團或任何人做任何譴責,但保持沈默是一種誤導。慈濟的沈默給我及許多佛友的感覺,是在對這位大師兄「情義相挺」。但這個相挺的態度,我不認同,也以為有需要批評。我以為這種批評可使慈濟有機會反思,而為佛教負起更多更高的責任

至於第三件中台禪寺為競選人助選的事,我更是不以為然,也以為此乃佛教出家人完全失去宗教師立場的表現。我們先不說近代文明政治思想的發展,已經是確立了所謂「政教分離」的原則,而把宗教師不為候選人公開站台助選視為民主運作的確當。就是在古代的中國,也有「沙門不禮王者」的傳統,而把僧人視為比王者更超然的存在。因為出家人所管的是人類的心靈。那應是比政治更宏大的領域,是不應因任何原因而被降格的。過去聽聞中台禪寺的建築金碧輝煌,我並不未因此而感覺有何不妥。也有人說中台禪寺頗積極地廣納十方財,甚至到達寺廟經常車水馬龍的地步。但我也會以為這可能是要和眾生結緣,並未予以批評。但為馬英九競選站台的行為,確實是失去了出家人的身份。我就以為不可不言。也希望日後佛教的出家人不要如此作為。

作為一個佛教徒,我一向恭敬三寶,但絕不為三寶所轉。我尊敬所有的出家人,但不會因此就不對出家人講真話。當我見到一件事不合佛法,我要讓當事人知道。不去批評自己所知道不對的事,並非修行人本色。我以為修行人的底線,應是「直心是道場」。見到不對的就應批評。三緘其口不批評,只能說是很「政治」(political)。那是圓滑,不是直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