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如何恆順眾生
wymba
梁兆康


本期的主题是由鄭健兄提議,出自普賢菩萨的十大願其中之一,名“恒順眾生”。老實説,這一个願我以前未聽闻。但是作为一个教師及作者,從未聽聞的题目也不是問題。正好用作自己學習和深思的機會。

首先思索何謂“恒順衆生“。這是等如隨俗嗎?若然只是随俗,恐怕會有失大菩萨的抱負。一般眾生都在顛倒夢想,若随他们的意向,恐怕不只不能度人,自己亦難免沉淪。這是愚蠢的做法。故此“恆順眾生“不該解作随俗,但却可解作随缘。世間一切事物皆由因緣和合而生。故此菩萨度眾生必须随順因缘,不可背逆因缘。這是可以確定的。随緣就是利用現存的種種客覌條件去逹成自己要達成的目的。作为一个修菩萨道的人,當然是以度眾生为自己的最终目的。至此,我们可以肯定普賢菩萨的“恆順眾生“是随緣而非随俗的,是基於智慧而非基於愚昧的。

若然如此,我们不隨俗,又如何談“順眾生“?幾星期前我们佛青慧訉的编辑组曾有一个聚会,我们的月會中每一个成員都会報告一下自己的學佛近况、新領悟和和研究主题。嘉陵兄一向的研究重点是在四念處,而我的研究重点却是佛教中的情欲覌。我在九零年代曾以這主題作過一連串的演講,都是以大乘佛教的禪宗精神和現代心理學的啟示作为基础的。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但是最近我在Facebook設立一个研究老子道德經的討論组,深入了解中国文化和道家思想,従中又有新的領悟。莊子一書中有一个故事名為“庖丁解牛"。一般廚子的刀要經常磨,方可保持原先的鋒利。但是庖丁的刀子已用了二十年,仍然無須打磨。原因是他很會用刀,他明白牛骨的结构, 故此他的刀子是“游“於骨与骨之间,不是以硬碰硬。這就是庖丁養刀之法,比喻道家養生之法。生活的艺术就是“道法自然“,而不是違抗自然。最近又重讀大禹治水的神話。我認為這故事很有教育意味,現摘録如下:

“帝堯時,中原洪水氾濫造成水患災禍,百姓愁苦不堪。帝堯命令鯀治水,鯀受命治理洪水水患,鯀用障水法,也就是在岸邊設河堤,但水卻越淹越高,歷時九年未能平息洪水災禍。接著命鯀的兒子禹繼任治水之事。

禹立即與契和后稷一起,召集百姓前來協助,他視察河道,並檢討鯀治水失敗的原因。禹總結了其父親治水失敗的教訓,改革治水方法以疏導河川治水為主導,用水利向低處流的自然趨勢,疏通了九河。禹親自率領老百姓餐風露宿,整天泡在泥水裡疏通河道,把平地的積水導入江河,再引入海洋。禹堅韌不拔,勇於開拓的精神,經了十三年治理,終於取得了成功,消除中原洪水氾濫的災禍。“

鯀是用“障水法“,没有成功。但他兒子禹是用“疏通法“,又利用水向低流的特性,故能成功除害。這故事和“庖丁解牛“故事足異曲同工。两者都是順應自然,不是以硬碰硬。都是“以柔制剛“之法。這就是道家的智慧。中国禅的傳统,亦繼承了這“以柔克刚“的大原则,甚至中国武术和日本武术,亦吸取了其中的智慧,把握了“柔软法“的原则。

我们如果了解柔軟法的妙用,就可了解大乘菩萨如何“恒顺眾生“。 眾生的天性,都是以欲望為主。我们甚至可以説,一切的生物,都是以性作大前提。中国人的“性“字,其中大有文章。“性“字是“生“字和“心“字的組合,又与“本性“有关。“生“是意味著“生命“和“生殖“。而“心“則意味着情感的世界。“性“可以算是一个生命最基本的一環。然而,社会上的主流宗教,無論是佛教或基督教,似乎對性方面的事都有排斥和視為禁忌。當然,佛教中有很多旳支派,對性爱的態度不一。但是我们幾乎可以肯定,早期佛教對性爱的態度是極其否定的。佛教中的戒律,據説是由佛陀親自逐一制定。而佛陀制戒之時,第一的戒律不是不殺生,而是否定官感世界。佛陀認為官感世界的引誘,比蛇蝎更有毒害。據經上載,佛陀有一弟子名為蘇定那(Sudinna)的。他本有妻室,後來出家。他的父母擔心家中無後,為此極不歡。 一次他回家探訪,他在母亲慫慂之下,就和妻子行房。當時還是佛教的早期,根本没有戒律説出家人不可有性行為。事後佛陀得知,將他痛駡一頓。這似乎是佛教歷史上罕见的佛陀震怒事件。佛陀對他說,“你這個像垃圾的人!你如將陽具納入毒蛇口中,都要比你將它送進女陰中還好!従此佛陀制戒,不容許出家人有性事。而且因为女性是這引誘的主要根源,故此僧團又設法避免接触女性,形成佛教對女性的歧视。

但是性本是極自然之事,人若設法壓禁性需要,這欲望是會消失嗎?我们從最近佛教和基督教中的性醜聞,不難了解禁制的流弊。我们又可回到“大禹治水“的比喻。我们對大自然的现象,似乎單以意志力去抑制不是明智之举。性欲一如洪水,大禹的成功是基于他用的不是“障水法,“ 而是“疏通法”。他不是逆水性,而是利用水向低流的特性。這合乎“以柔克刚“的原则。结果是洪水不會到處破坏民生。反之,水經由明智的引導,可以灌溉農作物,又可供人飲用。一切有情眾生皆由性所生,性在他们的情感生活中佔極其重要的地位。我们若以菩萨心肠來談“恒順眾生“,第一不要去違反自然、違反人性。當然,這不是鼓吹縱欲主义。“恒順眾生“不是随俗,而是去效法大禹治水,以智慧去善導和疏通情欲。

佛教在人類歷史中不停地轉變。因为悟不是静止的,而是動態的。佛教中的三法印,談“諸行無常”。一切現象界之事皆無常,這包括人类所了解的“真理”。佛教中没有绝对或静止的真理。“真理“也是缘起的,也是“性空“的。故此金剛經有云,“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由原始佛教到大乘佛教,修行人對欲念的態度有大轉變。大乘佛教中有維摩詰經,是極重要的大乘經典。其一特色是不以出家禁欲的生活為高,又不以俗世生活為低。經中主角维摩詰,是一个在家居士。智慧非同凡响。故此他生病之時,連智慧一等的文殊菩萨也不敢去問疾。維摩詰經中有曰:“先以欲钩牽,後令入佛智“。可見此經對情欲的態度,實是大異於早期佛教的绝对否定態度。

中国的民間佛教,就有“魚篮觀音“的傳說。據說鱼篮觀音有時呈美女相,甚至呈人盡可夫的淫女相去以色身度眾生。這和維摩經中所說,有些菩薩是出入酒肆淫舍互相呼应。究竟這是否有事實根据暫止不談。我们可以肯定的是菩萨道不逆人性,不逆自然。我们無須貶斥情欲,以硬碰硬可能產生反效果。情欲可以以智慧去昇華、去疏導。

我们如何去了解“先以欲鈎牵,後令入佛智“?西藏密教中有男女雙修的傳统。有不少中国佛教徒對“男女雙修“極反感,認為這是縦欲的藉口而已。我認為此事無需説得太玄、太神秘。我们在家人一般都有丈夫或妻子,都有性伴侶。為何不従此修起?任何男女的親密关系,其实都可當作修行的途径。亦不一定要按照密宗的修法。有很多人以为有男女親密关系是一種“享樂主義“,是追求官感的快乐。相信持此論的人一定没有婚姻生活的經驗。當然,在戀愛期或新婚期,两性間有強烈的吸引,不難産生性樂趣。但是時間一久,當初的激情難免逐漸冷却。而且俗語有云:“相見好,同住難”。實際的婚姻生活,又難免有不少的衝突和磨擦。有實際經驗的人,會知道婚姻生活其实是一種在家的苦行。在日常的婚姻生活中,我们如何去面对自己的妒忌、愤怒和个人的不安全感,這屬負面的修行。而正面而言,自己的性伴侣也是一个眾生。我们如何發揮自己的菩萨心膓,如果去悲悯、愛䕶、又能體貼和原諒自己的配偶。大乘菩萨的精神是服务眾生,當然亦包括去服务自己的配偶。無論是在性事上或是日常家務上,都應以服务和助人為本。我認為這就是“先以欲鈎牽,后令入佛智“和“在欲行禪“的妥善註解。既不壓抑情欲,又不随便縦欲。這就是以中道去從親密关系中去修行。

大菩萨的修行是“恆順眾生“。在情欲和两性生活中落實修行,既不違反人性,又不以修行作為縦欲的理由,我相信就是佛法現代化其中一个重要方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