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恆順包含妙觀察
wymba
山海會


般若廣場對普賢菩薩十大願王裡「恆順眾生」的討論,應是會引申出對菩薩道法義的甚深思維。這並非以凡夫心度聖賢智,而是如實探討大乘法義裡的「中道」。因菩薩在世間度生,必會面臨各種不同的眾生根器與習性。當菩薩面對各種不同的眾生習氣與執著時,如何的作為與舉措才是中道,才能真地對眾生恆順而有實益呢?這就不是猜度與衡量「菩薩智慧海」了,而是在實際地探討波羅蜜多。因為菩薩道「度的修行」應在任何的場景裡應用般若智慧,也應永遠都需要去抉擇如何的作為才是此時此地,此情此景裡的中道。而這個中道,是必須建立在對整體流轉的如實了知之上的。

中國人說到「順」最直接的聯想,就是孝順。即做子女的要聽從父母的話,不可違逆。但事實上這並不是儒家最原始的孝的含義。如孔子就曾說過:「立身行道,揚名後世。以顯父母,孝之終也。」可見孔門以為孝最重要的是要能「行道」,也就是要能踐履古聖先賢所說的大道,而不是一味聽從父母或任何人的意見。中國人後來把儒家弄成「既存勢力」的擁護者,假聖人之名而鼓勵讀書人盲從,是對儒家文化與華夏文明的扭曲。這不但不合乎孔子的思想,就是以佛家的角度來看。也是很愚昧的。

因為無論是原始的佛家還是儒家,都是要人透過修行或修身,而能有獨立的思辨能力。儒家把修身成就者稱為「成德達才」的君子。而佛家就把修行有成者稱作「解脫自在」覺悟的人,他們則具有智慧與慈悲的生命品質。從這個角度來看普賢行願,就能明白菩薩的恆順一定會以智慧與慈悲為先導。菩薩所行,是要能幫助眾生離苦得樂。故絕不會順著眾生的習氣,令其行有害自己或他人之事。

故當眾生用任何手段而去要求菩薩捨命或捨財,菩薩都不應以「無條件地捨」為佈施波羅蜜多。這並不是菩薩猶有堅吝之心,而是應考慮與觀察如果捨了,是否反而會增益眾生的補特伽羅我執。如果只是令自己「如法增上」,但卻加深眾生的惡業與我執,反而就非菩薩行者所當為。故當捨還是不當捨,波羅蜜多的修行都不是跟隨任何的教條,而是應靠自己覺觀的智慧。也只有靠覺觀的智慧,才可能行中道。而這個覺觀不能只是靠覺知自己的身、受、心、法,而是必須也包含對眾生,也就是對他人與整體流轉的如實了知。大乘法義裡把這種能全面觀察的智慧,稱為「妙觀察智」。

故菩薩的恆順,應是當順則順。但不當順時,就是十方諸佛皆來勸請也絕不順。因為菩薩的般若所跟隨的不是佛說或師父說,而是要問自己的「妙觀察智」如何說。佛法修行裡的中道智慧,也是建立在對諸法實相的如實了知之上。故絕不會胡亂說,更不會心血來潮隨便說。

但雖是有正法的立場而不胡亂說,菩薩對眾生的「容忍度」卻也是遠超過一般人的可能想像。因為無論眾生是如何莫名其妙地愚痴與為惡,菩薩都會「慈眼視眾生」,而對為惡眾生不棄不捨。也就是絕不放棄對為惡眾生的教化。這就是大乘佛法裡講的菩提心,也是菩薩行者的另一個生命品質———柔軟。而菩薩的柔軟其實是世間最堅韌的東西,能軟化無邊眾生的剛強。但菩薩的柔軟裡也包含了妙觀察智,故絕不糊塗。

猶記得數月前在美佛會開完董事會,菩提長老就曾試探地問我這個認同菩薩道的大乘論者,對美國總統川普的一意孤行持何看法?當時我就毫不猶豫地回答:「他將來必是我會幫助的眾生之一!」菩提長老聽了笑而不言。但我知道他是同意也充分明白這層大乘法義的。因為他曾主動地說過(用英文)「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明明德」在佛教裡,就是解脫道的位置,而「親民」就是菩薩道。至於「止於至善」,當然就是無上徧正覺了。

我知道無論菩提長老如何地反對川普,但在他心靈的深處,應是沒有任何對川普的瞋惱。長老只是隨順因緣而去華府,並做了他能做當作的,也就是率團舉牌抗議川普的能源政策。但這一點都不是長老未能恆順眾生的表現。相反地,我看他的「為民請命」正是深觀因緣與時代的大菩薩所行。而他的抗議則是無瞋無恨,也是無惱的。

孔子六十而能耳順。我倒以為這個順字,頗能道出恆順眾生的神韻。因為人若是解脫自在力不夠,就會對許多事「看不順眼」,「聽不下去」。也就會因此而與人產生衝突。但真有修行與修養的人,是不會這樣地。孔夫子的耳順,絕非冬烘。普賢菩薩的恆順,也應是有更多的了解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