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来自觉观的“恒顺”和“随顺”
wymba
金刚剑


在《大智度论的故事》里面有一个故事叫《舍利弗达不到彼岸》,记得是这样:舍利弗经过许多劫一直在实践菩萨道,有一天,一个人走来向他乞求布施眼睛。舍利弗说:“我不想布施眼睛,你为什么要求那个呢?如果你要财物,我一定会布施给你。”但对方却答道:“我不要你的财物,只想要你的眼睛。”舍利弗听了只能掏出一只眼睛递给他,不料,这个人得到眼睛后,站在舍利弗面前故意拿到鼻前闻一闻,讨厌它有臭气,立刻吐了口水,丢在地上,再用脚去踩踏。舍利弗心里暗想:“要渡这种坏蛋到彼岸很不容易。事实上自己用不到眼睛,还要向人强求,到手后又丢弃,还用脚去踩它,真是太可恶了,像这个家伙,根本不能渡他到彼岸。不如我自作调整,早日从这个世间解脱便了。”一想到此,他退出菩萨道。这种情形叫做到不了彼岸。

我一直记得这个故事,觉得这个故事对菩萨道的难行,采用的表达方式非常夸张。心中也常存在几个疑问:菩萨发愿要普度一切众生,身体则是度众生的必要工具,不是应该好好爱护珍惜吗?众生根性参差不齐,有难度的,也有相对较容易的,不能先从容易的开始吗?如果世上真有故事里这种众生(要求布施眼睛者),一昧恒顺不会有问题吗?现在看来,我的前二个疑问仍是落在自性见中。《金刚经》中说菩萨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真正的菩萨,不见有我之能度,不见有众生之可度,心中没有毫厘自性见,因没有自性见而喜悦自在、悲心深彻。我相信这样的菩萨必能自在布施,不会有我这样的疑问。对于第三个疑问,现在我以为它不是这个故事要表达的中心思想,这个故事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是:行菩萨道永不能舍弃众生!这也就是“恒顺”的意思吧?

不舍弃一切众生,并不是只在心中发愿就能做到的,还要有对众生深刻的了解。一行禅师在他的著作《步入解脱》中,曾提到自己的一段觉观历程(当时他在巴黎的越南佛教和平代表团):

有一天我收到一个消息,一个海盗在一条难民船上强暴了一个年仅十二岁的女孩。她的父亲试图阻止,但却被他们扔到海里淹死了。那女孩是如此的羞愤,她受到如此大的创痛,也因为父亲的死,她也跳进大海淹死了。我很愤怒,没有吃早饭就走进了树林开始行禅,试图包容周围的树木。因为我觉得自己和那个女孩是一体的,也有一种被强暴的感觉。但我知道不能听任愤怒控制了自己,因为那样就没有办法继续工作,而这工作恰是为了和平和照料战争受害者的。在当天晚上坐禅时,我“看到”自己出生在泰国沿海的一个贫穷的渔民之家,父亲很穷,母亲也很穷,贫困已经持续了很多代,父亲每天晚上必醉,因为工作是如此的艰辛,收入又是如此的微薄,每次醉酒,他就拿我出气。母亲不识字,也不知道怎样教育孩子,结果我和其他的孩子一样走上了邪路。十二岁那年,我就跟着父亲出海打鱼。我见到过一些孩子,他们穿着漂亮的制服,坐着漂亮的汽车去上学。我觉得我一辈子也享受不到这样的生活。现在我成为了渔民,拥有自己的渔船。昨天,有人告诉我,难民常常携带有金子,如果能得手一次,我就可以摆脱这种长期的贫困,有机会过上和其他人一样的生活。所以,没有了理智,没有了同情,只有那样一种冲动,我同意和他一起做一回海盗。出海后,我看到其他的海盗抢劫财物,强暴妇女,我觉得那些负面的种子也在我内心强烈地升腾起来,周围又没有警察,可以为所欲为,所以我变成了一名海盗,而且强奸了十二岁的小女孩,而她跳进了大海。如果你在船上并有一支枪,你可以向我射击,我就完蛋了。是的,我死了,我的生命结束了。你射杀了我,阻止了我强奸女孩,但你却无法帮助我。从我出生到我成为一个十八岁的渔民,没有人帮助过我。没有人试图帮助我——没有老师,没有警察,没有人哪怕做一丁点儿来帮助我。我的家族已经挣扎于贫困数百年了。我死去了,但你却没有帮助过我。在我的禅思中,我凝视着海盗。我也看到了泰国海岸沉沉的黑夜,二百到三百个渔家的孩子。我清楚地看到如果没有人尽力帮助他们,那么到十八岁时,他们中间的许多人要变成海盗。如果你,或者我出生在那种海盗的环境,那你和我在十八岁时很快就变成了海盗。所以,当我看到这一切,同情在我内心生起,突然,我包容了海盗。在敌人里面,可以发现值得去爱的东西,这并不意味着允许他们继续他们的罪恶、暴力、摧残。我要尽我所能去阻止他们危害社会,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爱他们。

从一行禅师对他觉观历程的描述中,可以看到正是基于对众生的深刻了解,才让他能爱一切众生,如果缺乏这种了解,不舍弃一切众生,就只是一句空话。

嘉陵兄曾在交流群里发过他的演讲提纲给大家参考,其中有一个是“随顺因缘能灭苦”,这让我想到普贤菩萨的大愿“恒顺众生”,所以有了本期的主题提议,对于“恒顺众生”,我已经谈了自己的见解,即“恒顺众生”是不舍弃一切众生,而要做到不舍弃一切众生,又必须对众生有深刻的了解。当然,我的这个见解主要是受到嘉陵兄文章的启发。对于“随顺因缘能灭苦”,因为我没有听过嘉陵兄的演讲,所以并不是很明白,但我相信嘉陵兄的见解是来自他的修行体验,对于体验者来说,直接地体验并不需要解释,想要解释的,也许只是像我一样一知半解的人吧?但佛教讲究闻思修,对自己不明白的法义进行认真思考,就是闻思,即使闻思之后的理解还是错了,也是值得提倡的。对于“随顺因缘能灭苦”,我是这样思考理解的:烦恼一旦生起,就必然会灭去,因为“有生必有灭”,这是因果的必然性。烦恼如果没有灭去,只是因为我们“不肯”让它灭去,而我们之所以“不肯”,是因为没有对事实地了知,包括没有对“有生必有灭”这个事实地了知。“随顺因缘能灭苦”,我以为是建立在对“有生必有灭”这个事实的了知上的,这从嘉陵兄在体悟出中道修行的诀窍后写过的一联对句~“看它浮起心知是妄,因缘和合生灭法。不用除它它自来去,宛然一片好风光。”也可以看出来。我个人以为对于心头生起的烦恼,可以“随顺因缘来灭苦”,但对于人间的不平,众生的苦难,还需要有对因缘的了知以及合理地行动,不能只是随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