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覺的宗教“的再思
wymba
梁兆康


本期慧訉的題目是鄭健兄的提議。他希望大家一同探讨覺的内容。實在很有意思,因为很多學佛人都很迷茫。

苟嘉陵兄在九零年代出版的“覺的宗教“一書,至今仍然在中國佛教界有極正面的影响。實在可喜可贺。我本人對宗教的興趣不高。記得多年前閲讀羅候羅比丘的“佛佗的啟示“一書時,該書第七章提到佛教是一个“覺的文化“,這是比較適合我。當我在講課談禪修時,我常對學生説,禅不是一个宗教 ,它的本质是一種生活的藝術,是一个以培养覺性為主題的文化。 “覺的宗教“与其他宗教不同的地方,是它不要求對教條的信仰或儀式。羅候羅比丘曾説,佛教不是“信“的宗教,而是“見“的宗教。

佛教談“開悟“,但是很多學佛人將開悟搞得太神秘了。我認為嘉陵兄將重点放在“覺“上很好。 所謂“覺“,亦即是培养醒覺的生活。不是昏沉愚昧的生活。中文這个“覺“字,是以“見“為部首。這造字很有深義。所謂“見“,即是覌察。首先不去談什么的神秘経驗,只是在日常生活中覌察。正所谓“平常心是道“。我们應腳踏實地,先不去談有什么神祕或超常(supernormal)的悟境。先談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平實地覌。其实根本的解脱,只是在乎平常的覌察。

“開悟“是多談無益。你有遇見過開悟了的阿羅漢嗎?我们没有什么客覌的方法去驗証一个修行人的開悟程度。悟境是否人人相同,或是因人而異?我们只能揣測,我们無法去進入别人頭腦中去看。禪世界或佛教圈子中,没有一个開悟的藍圖,可以用作驗証修行人是否真的開悟。全都是揣測和假設而己!如果真的有開悟蓝圖,為什么佛教界没有如美国大學入學試如SAT的標準測驗(standardized test),可以發合格証? 都是主覌鑑定而巳。因为没有客覌的証據,所以都是空谈幻想而已。

談開悟另一个大問題,就是將悟境講得太玄虚,太神妙了。甚至有人以为悟的境界是超乎𨗴辑、超乎世間一切理念的。如果是真的話,則開悟之事更無從以科学方法驗証,因为無客覌標準,其流弊就是任由不肖之徒信口䧳黄,所谓“開悟人“的小圈子很容易變成騙子楽园。

其次,多談静坐中的神秘經驗,容易導致一般學佛人好高慕遠,對開悟一事多作惴測和幻想,又以为禪定功夫若達某程度,就會得到神異功能,可以做到凡人所不能做到的事,如天眼通、宿命通等等。其实渴求這一数的異能,亦是貪的表现,亦算是一種執著。与解脱無关,大家勿錯用心。這不是悟,只是靈界的唯物主義(spiritual materialism)而已。要求解脱,根本無須從禅定中去找尋,只須要從日常生活中培养自己的覺覌力就可以了。單是凡事小心留意,就可以使我們生活輕鬆点, 身心愉快点,又煩惱少一点。這何楽而不為,為何總要將事情複雜化?

現在回歸主題--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修覺覌,究竟要覌些什么?這問題在乎我们修行的重点為何。由于编幅的关系,譲我们只選出两个重点來探讨:(1)道德生活,(2)生活的質素。

先談道德生活,因为這是佛陀最关心的。我们如何可以從覺性的培養去帮助我们的道德生命?。其实這也很簡单。 在日常生活中,留意覌察自己的行为和自己行为所带来的後果(consequences)。不単是實際的行为,還要留意起心動念,這与“正念“有很大的关系。了解自己的所作所为對别人或對地球的影响。這是一種很基本的观察,但有多少人真的如是修?我認為修行的大忌是好高慕遠。很多人看輕基本的東西,自以為這些是“小學生“的功課,而自己已是“大学生“。但是最基本的東西,亦是最重要的。因为基本的亦即基础。例如“五戒“,大家都巳熟能詳。但有多少人真正明白其中的深義?又有多少人在日常生活中覌察自己的五戒實踐?例如“不偷盗“。當然違法的“偷“是容易了解。但不違法的“偷“又如何?如果你是一个僱主,你要員工加時却不願意補錢。這樣做你可能不觸犯法例,但這不是“偷“嗎?五戒又有“不邪淫“。最近佛教界有很多桃色醜聞,而且是發生在佛教的領導階層在僧伽中。什么謂之“邪淫“? 基督教中亦有很多駭人聴聞的性醜闻。耶稣曾经説:“你们曾聽過誡條中有說不可通姦。但你如若對一婦女起了淫心,其实你已在心中与她通姦了。“ 修行是従起心動念中修。修行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培养覺性。不是很玄很超凡的東西,而是很實實在在的。佛在那裡?佛不是在深山中,佛就在紅塵中,在我們每日每刻的道德决定中。又如“八正道“,正見、正思维、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大家有從八正道的每日實踐中去观察自己的修行嗎?重要的不是知道這八項的意思,而是有没有培养出覺性。我認為修行貴乎落实,貴乎简单。简单的修行比较容易落實。修八正道,可以由“正語“做起!

很多佛教的術語,我们都聽過,亦有一些理念。但是沒有深入的了解。“正語“的内容是什么?佛陀曾经對我们説明:

1. 所言是否在適當的時間

2. 所言是否真实

3. 所言是否柔和

4. 所言是否對事情有幫助,

5. 所言是否出自善意和慈愛

最近我加入了幾个在Facebook的佛教討論小组。從我的經驗中,就算是有數十年静坐經驗的人似乎還不能“正語“。討論中難免會有意見不合的地方。為何為這些事情會大怒,又對别人作人身攻击。多年的修行到了那裏?從這些小事就可見到這人有多少覺性。覺性比任何特異功能都更重要。它是修行的主题,不要錯用心。連基本的“正語”還做不到,還談什么菩薩行?

最后談到生活的質素。我们如何能從覺覌去提升生活的質素?甚至達到解脱?

三祖僧燦大師的信心銘中,開頭第一句就是“至道無難“。真的是“無䕼“嗎?普通學佛者都以为修行以致解脱很難,很複雜。其实修行之難,大部分是由於我们錯用心。人的腦筋都喜欢捨易求難。似乎不難就是不對。故此老修行花了数載歲月去静坐,却因在網上和他人意見不合而大發雷庭,火燒功德林。這是既可笑亦可悲的。他的修行到了那裏?修行的根本是覌,覌自己的起心動念。怒意初起之時就須有覺。到了出言傷害别人時就已太晚了。佛教是“覺的文化”,我们對周遭环境和内心世界都要有“覺”。“覺”是修行的根本,是解脱的源頭。不要將修行複雜化,將它看得很難,這是一種污染。懐譲禪師參訪六祖慧能。六祖問他説:“還可修證否?“ 懷譲答:"修證即不無,污染即不得“。六祖回答:“只此不污染,諸佛之䕶念!“ 修行人不要忘记了“本来清净“。

不要污染,不要將本来簡單的複雜化。佛教中有"三法印“。第一法印就是“諸行無常“。我们如何從日常生活中去覌,可以提升生命的質素。這個也很简单,云“看破,放下,自在。“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修行,很容易就見到“無常“。無常幾乎是与第一聖諦--“苦“等同。能够看破世间的無常,又能真正地去接受無常這事實,這就是脱苦的途径。

自然界是充满無常,我们人的世界中是充满無常,我们自己的生命中、自己的内心世界中也是充满無常。無常是宇宙的法则。世界中没有任何事物是可以長久不變的。没有不變的快乐,没有不變的爱情,沒有不變的婚姻或家庭。没有永恒不变的事或物,包括我们的身体,我们的健康,我们在這世間的生命。要求無常的東西不變,這是瘋狂的作為,也是"無明“的展现。世間每事毎物都在變,我们不能改變這根本的事實。我们都會老去,會患病,會死去。我们所愛的人和物都會随风而逝,我们一点都没有能力去挽留。我们不能改變必然的事,只是枉费氣力而已。有“看破“才能有“放下“,有“放下“才能有“自在“。這不是極深奥的道理,不要將修行複雜化、神秘化 。不要去求什么特異功能,不要去找尋超自然。解脱之道是随缘和欣順自然而已。

南傳佛教在泰国有一位名叫阿姜查的大師,他的智慧極罕见, 但他的方法却很简单。大家都奇怪他為何可以長存喜樂。阿姜查很平易地解释。他說:“你们看我手中這个可爱的玻璃杯子。因为我心中早預定它有破损的一日,故此我能盡情享用它!“有看破就有放下,有放下始得大自在。這珍贵的杯子可能是意味着一个女子的青春美貌,亦可能是意味一个幸福的家庭,但是任何事情終有终点。作为一个人,我们存在的最大不安是死亡。但是我们不是每一天都在走向死亡這终点嗎?我们能改變這个事實嗎?“看破“不单单是頭腦中的事,真的“看破“是要在情感上的接受。這“見到“不单是在理智中見,而是在骨子里领悟!

至道無難!佛教是“覺的文化“。願眾生皆能在日常生活中去多观察,解脱之道就在這红䴤俗世中。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異能可使我們從此超脱,解脱只是“看破“、接受、不多妄想而巳。不要化简為繁,這就是“不污染“,是諸佛的䕶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