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釣魚台與居庸關
wymba

   

日本從明治維新之後,軍政大權就被薩摩籓與長州籓的軍閥所掌控,明治三傑:西鄉隆盛;大久保利通;木戶孝允,出身薩、長。西鄉之弟西鄉從道,因日本漁民在台灣被殺,出兵基隆,清庭求和,大久保在北京談判,要求賠償五十萬两白银,清庭答應,大久保利通心中狂喜,可抵日本二年稅收;1895年甲午戰爭,李鴻章在下關[春帆樓] 和,李被日激進人士小山豐太郎暗殺,子彈貫穿双頰,血流如注,伊滕博文猶步步進逼。李鴻章說:台灣已是日本的口中肉了,相逼 何太急?伊滕博文猙獰的說:日本餓急了。1901年,李背著割讓台灣的駡名去逝,臨終前,吟詩一首:

勞勞車馬未離鞍  臨事方知一死難。三百年來傷國亂  八千里外吊民殘。

秋風寶劍孤臣淚  落日旌旗大將壇。海外塵氛猶未息  諸君莫作等閒看。

三十年後的1931年,日本果然侵佔東三省,成立偽滿,當李頓調查團至东北調查,問日本為何入侵东北,日本外相松岡洋佑說:滿州有煤,鉄,木,皆日本所需,是大和民族的命脈。李頓與調查代表對松岡大言不慚的强盜口吻,面面相 覷,張口結舌,不知如何回答。栽定日本非法入侵,松岡立即抗議退席,聲明退出國联,開始明目張胆侵略中國。1939年七月七曰蘆溝桥事变,中國全面抗日戰爭爆發,平津戰役,29軍副軍長佟麟閣,132師師長趙登禹殉國,八月十五日南口戰役在居庸關展開,湯恩伯率所部六萬人抵抗日軍七萬人,苦戰十五日。粉碎日軍三月亡華之狂言。八年抗戰,中國軍人死亡320多萬,上將9名,中將44名,少將69名戰死疆場,光榮殉國,平民死亡達800萬之多,三千萬人流離失所,每一場戰役,都用簡陋的武器與血肉築成陣地,八年,三千多個日夜,就是三千多次苦難,可謂慘勝。年青時讀到這些歷史,胸臆憤概,常常淚流滿面, 久久能平息。

六月間在居庸關長城,南眺北望,山巒起伏,多少中華兒郎為保衛山河大地,埋骨在崇山竣嶺, 鳴呼! 英靈尚在否?石原勝太郎籌募基金,買下釣魚台列島,日本軍閥幽靈不死,日本政府也在相應唱和。日本政客,前些年否認南京大屠殺,修改教科書,把[侵略中國]改成[進出中國],其囂張態度,猙獰面目與伊滕博文,松岡洋佑,同出一輒,難道要讓甲午戰爭與九一八之恥再現今日嗎?

途經北京的釣魚台賓館,黑頭車停滿廣場,車水馬龍,酒酣耳熟的中共高官,想不想捍衛領土?1949年毛澤東在天安門廣場高呼:中國人民站起來了,你們是否還記得?還要讓日本軍閥予取予求嗎?台灣當局,两党惡鬥,無暇也無力插手,李登輝甚至附和說:「釣魚台屬於日本」,呂秀蓮在甲午百年訪問日本, 在春帆樓說:「台灣的進步要 感謝日本的佔領」。21世紀的中國,似乎回到了清朝末年的顢頇情況。

居庸關與釣魚台,一在北,一在東,一在山之巔,一在海之涯,相距數千里,郤以中國人的辛酸血淚擰結在一起。再看日本人,從明朝即已侵擾閩浙,一向自大狂妄。在大和民族的記憶中,僅有美國海軍司令培理的黑船打開鎖國,及廣島、長崎的两顆原子彈是恐懼的報復,至今只崇敬美國人。他們心目中的支那人,受過蒙古、滿清的統治,是一群健忘的弱者 ,所以至今肆無忌憚的欺凌中國。我是佛教徒,本不應該贊成以暴抑暴,但面對無賴暴徒,一味的忍耐退讓,不能解決紛爭,必要之時,垂眉的菩薩也需要化身為怒目金剛。從史書裡明朝戚繼光,清朝鄧世昌,抗戰的張自中及三百萬陣亡將士,面對侵略,展現過氣節,綻放過民族的碧血黃花。翻開歷史,文天祥的正氣歌:風簷展書讀, 古道照顏色。我們這一代人,两岸三地的同胞,要麻木不仁?或挺起腰桿保衛山河。中國人!你不是弱者!起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