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出家是否違反人性?
wymba
山海會


最近在群組裡發生了關於佛教裡的出家到底是否為「違反人性」的討論。事實上這個問題是和本期般若廣場要討論的「覺到底是什麼」相關的。我以為對這個問題的討論與釐清,不但可加深大家對佛法覺的修行的了解,也應是佛法現代化的一個環節。否則不少在家人會對佛法修行的基本精神有所誤解,也會因此而影響修行。

事實上佛陀所立的解脫道裡,並沒有說修行佛法必須出家。而菩薩道就更是如此了。大乘經典裡大多數的菩薩們,也都是現在家相。可見出家不出家,並非一個人修行佛法的先決條件,或必要條件,而是各自有其因緣。有的人喜歡過出家生活,有的人則喜歡過著有家庭,或是無家庭但有親密關係的日子。這些都只是人的個人選擇。當初佛陀的弟子裡也是有許多在家人的,包括男與女。而這些在家人裡,也不乏因修行而十分喜悅、慈悲與自在的。可見佛法裡本來就沒有什麼僧俗的壁壘。大家都是佛弟子,也都是在修行人格上平等的。正如無論是婆羅門還是首陀羅,在佛教裡的修行地位都是一般,即皆為眾生。也就都有在未來成佛證果的可能性。

但若既是如此,又為何會有一些在家人似乎是一直在頗「勤奮」地批評,甚至是批判,一定要指出出家生活是違反人性呢?這就需要我人的討論與深觀了。因凡是現象,必有其因緣。了解現象的「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也是我人如實觀的一部份。把這些批評與批判的「本末究竟」觀察清楚,則是我寫此文的目的。但主要的,仍是為希望能幫助現代人佛法的修行。

其實若有人說感覺修行佛法似乎是有些違反人性,是有理由的。但如果要特別說出家人的生活是違反人性,而在家人的則不是,那就大有問題了。因為佛法的修行的確是在人類的文化裡「逆流而行」。即唯有佛陀說「一切法無我」,而指出人類一心一意念茲在茲「為了我」的種種努力,是無有是處的。全人類都在為了我、我的家庭、我的祖國、我的種族而奮鬥、犧牲。但唯有佛法不以為如此是對的。所以也可以說佛法是「違反人性」的,因佛法不與世間同。

可是在家人如以為出家是違反人性,就是對佛所說法的誤解與曲解了。因為出家與在家是各自有其因緣。修行人如果因自己是在家人而不願過出家生活,就發表出家是不合人性的言論,剛好是落入了佛陀所說的「我相執著」陷阱,也是以自我為宇宙中心的一種心態。一個人可以說不了解為什麼有人要出家,也可以說自己不認同那種生活方式。但不可因自己不了解與不認同,就對出家的意義妄加論斷。因為凡有所做,都有業與業果。佛陀本人就是出家人。佛弟子感恩佛陀,則是基本的修行態度。修行人會因尊敬佛陀而尊敬出家人,也只是一種自然。任何人語帶肯定地做「出家是違反人性」的陳述,當然是造下口業,無論其人是否為佛教徒。作為同修或朋友,我自然也有提醒與勸阻的「朋友之義」。

佛法修行的真正目的是提昇人類的生命品質,而使修行它的人喜悅自在,所以應是完全不違反人性的。佛陀在世時大多數的修行人出了家,只是因為當時流行於印度的文化傳統,也就是我說的有其因緣。但佛陀從沒有勉強任何人出家,也從沒有說修習我法者必須出家。最多只是說一旦在我法裡出了家,就必須遵守在我法裡出家人的戒律與威儀。在家人若只是因此,就以為佛法反對家庭或夫妻生活,只可以說是一種無知。若是因大多數的佛法宗教師皆是出家人,就以為佛法反對在家人的兩性生活,只是因無知而生的想像而已。

佛法修行的立場只是要修行人對慾望不可執著,否則必會構成苦因。但從沒有說慾望本身或兩性關係必定就是苦因。事實上世間的任何事,都可以成為執著的對象而為苦因,當然也包括獨身主義與出家在內。但能因此就說獨身的人或出家人,就一定是執著嗎?硬是要把任何宗教劃分為合乎或不合乎人性,這種思維已經是一種傲慢,也就是一種觀念的執著———法執了。

佛法裡覺的修行的要點,就是幫助人看見自己的傲慢與執著。表面上看,這件事只是對兩種生活方式———出家與在家———的探討。但事實上,這個探討就是法念處的覺觀,也就是佛陀所說「七覺支」的第二項———擇法覺支。(注釋一)



注釋一:

佛說七覺支為:念覺支,擇法覺支,精進覺支,喜覺支,輕安覺支,定覺支,捨覺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