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理性思維與宗教思維
wymba
梁兆康


上期嘉陵兄一文“以凡夫心度聖賢智“涉及佛教与智識和理性的关系。我認為這是佛教現代化的一重大課題,以下為嘉陵兄文的節錄:

“無論比丘還是居士,身為凡夫並不是問題,當然也不是過失。但凡夫修行佛法挺重要的,應是要能如實覺知自己是凡夫。可以討論甚至辯論佛陀所說的法義,但不可論斷自己尚未了知的事。這就是凡夫的智慧。一般來說,現代不少的知識分子,包括不少大學教授在內,在嘗試了解佛法時所面臨最大的瓶頸,就是容易只是用「理性思維」去推測如來所說義。其結果自然會是不少的誤解與曲解。這在佛教裡,被稱作「以凡夫心度聖賢智」(忖度之義)。因為佛陀的智慧不是由理性思維中生,而是由修行,也就是由解脫道與菩薩道的實踐中生。這話也許不大中聽,但確是實情。“

我同意嘉陵兄的“不妄下論斷“的忠告。對自己不知之事不妄論斷,這是理性的做法,也是科学的態度。一个誠實的知识份子或學者,應有嚴謹的思維和治學態度。科学思维和宗教思维的最大分別如下--科学思维倾於凡事存疑,凡事要求實証。宗教思維則傾於信仰,對於經典所説之事,一般是全盤接受,毫不存疑。故此宗教与科学實在是有極基本的衝突和分歧。宗教主“信“,科学主“疑“。

當然,理性亦有其極限,理性不是一切。我同意嘉陵兄所説--佛陀的智慧,不能完全依赖理性和科學去了解。尤其是佛法中的“般若智“,基本上是違背日常邏輯。這不是問題,這是學者所能接受的。宗教和理性間最大的分歧在于何謂歴史事寳。在現代社会中,理性和科學是佔主導地位。在現實世界中,我们如何去决定事情的真偽,一般是要看科學家和知识份子如何説,又要看該說法是否有真憑實據,這就是講理。現代人如何去安頓紛争,甚至法庭中如何去斷定事情的真偽對错,也是要提出証據。不能只是依靠一个有声望的人所言,也不能人云亦云。也要看客覌的証據。佛典中所說之事,因為年代久遠,什么是事实什么是吹牛,恐怕很难分辨出來。據我个人的了解,無論是阿含經或聖經,都有渗入不少神話和傳説,有不少古代的“fake news"。古人寫這些聖典時,根本沒有明確地分出那些是史實,那些只是編出来的故事而已。有時只是說故事而已。最近我曾求教於菩提長老,我提出一个問題:根據阿含经紀載,佛陀剛出生後即能行走又能說話,這是史實嗎?菩提長老就很坦诚地跟我説,這一類事情不要當作是“字面真相“(literal truth)。古經又有不少隱喻(metaphor), 我们不要將隱喻看成史實,變成一个原教旨主義者(fundamentalist)。其他還有很多如此的事例,不可勝數。由此看來,“聖人“和“凡夫“之分别,究竟是否真实,又有多少喧染誇大,我们現代人不能確知。雖然不能全部否定,但是亦需質疑。這就是一个受過高等現代教育的人的基本態度,不是傲慢,而是依理性去小心求證。

其实這種凡事講理性講証據的人生態度,亦是佛陀在二千五百年前所提倡的。佛陀在加拉瑪經(Kalama Sutta)中有言,不可依靠傳言、傳統、聖典或任何权威,佛陀說连他自己之所説的,我们都不應該盲信,不要以為老师所説的就一定真。我自己在教學時就是採取如此冶學態度。我經常跟學生說:“老师不一定是對。我所説的你们都可以提出異議或反对,但必须說出理由。而且,就算我説的是正确,你们有時也會有一个更好的方法去找到答案。“所以不要懼怕用不同的方法。治學就是求真。老师的方法不一定是最佳、最美、或最簡单的。大家要嘗試不同的方法,去發揮自己的創意。”學生如有一日能勝過老师,青出於蓝而胜於蓝,老师應該以此為榮。因为這就是進步了!

我是受過現代師範教育的人。在現代教育方法中,老师不是高高在上的。現代教師的角色,其实不是去將知识發送给學生,而是去輔助學生自己去發現真理。這与佛陀的教育哲学是完全一致的。佛陀在法句經中有言:“自依止,法依止,不異依止“。佛陀實在不能替我们閞悟,佛陀唯一可作的是去輔助我们開悟而己。

故此,佛陀的原旨不是去反理性或反智識。如果我们從加拉瑪經的角度去了解佛陀,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佛陀本人的思维方式是屬理性的,他不鼓勵宗教思維。這是很多佛教徒所忽略的。佛陀本人就是一位大思想家,如果大家有細讀阿含经,大家亦會見到佛陀本人極講理。他如提出一論点,如“諸法無我“,就會詳细説出他的理由。佛陀又極推崇理性,不鼓吹盲信。故他言“自依止“。最后,佛教和其他宗教不同之处,就是佛陀本人没有將自己神化。佛陀強調自己是人不是神。所以他能做到的我们亦可做到。他能開悟解脱,故此我们亦能開悟解脱。佛教之可愛處,就是佛陀没有將自己當作超人。這正是佛教之所以在西方社会極受欢迎的原因。我認這就是佛教比其他宗教殊勝之處。在二十一世纪中,各宗教都呈现式微現象。但是佛教在西方国家中,却生氣勃勃。我認為這是因为佛陀的根本精神是進步而超時代。佛陀給我们的思想自由,遠㬺於其他宗教。作为一个佛教徒,無須要扼杀自己的理性和个人的尊严,這就是加拉瑪經給我们的優越的文化遺產,使佛教在二千五百年後依然適合時代的理性主義和人文思想傾向。我認為佛教現代化的基础,正是要回歸佛陀的不講个人崇拜,却提倡“自依止“的既誠實又富開放性的原始創教精神!

所謂佛教的現代化,其重心是回歸到佛陀的本懷而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