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不可須臾放棄理性
wymba
山海會


最近看到朋友傳來關於發生在中國龍泉寺有弟子指控師父性侵的事。我就告訴友人這件事情的真相與始末,恐怕很難能被我們身在海外的人所知道。但有一件事我覺得不能不討論,就是有法友因此而說根據密教的傳統,「上師」無論要弟子怎麼樣,弟子只要有一點點懷疑,就是「不如法」。更不要說寫長文去揭露、指控「上師」,就更是大不敬了。對於這個說法,我以為有討論的必要。因為這牽涉到佛法修行的核心部分,故不能把它放在「只是宗派的方便」的視野與眼光下看待。我希望密教的同修不要把我的看法視為對密教的攻擊,因為我不是。相反地,我對密教有很多的期盼與期許,希望密教能更好,也能有更多現代化的發展

我想我一直都肯定大乘法義裡關於善知識的說法,也把尊重善知識視為修行的重要部分。但我絕不同意任何修行人因尊重善知識,就放棄了自己的理性思辨能力。就算自己的老師是佛,也同樣是如此。因為修行的主要目的,就是幫助修行人對自己,對他人與對事,都更為了解。一旦放棄了自己的思辨能力,而完全以所依止老師的意志為依歸,是完全違反了佛法修行的基本原則。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三強調菩薩道必須以解脫道為基礎,也就是四諦法必須是所有佛教宗派修行的基礎。如果有任何宗派主張修行人放棄自己的理性思辨能力,而完全以他人的思想意志為依歸,我就要指出這是邪見,也就是魔說,當然是應當改正的。

我能了解一些宗派特重師徒關係,而把「服從老師」視為修行的首要,以為若不如此就會無法改變修行人的根本我執與習氣。但尊敬與服從,是有分野的。而修行裡的隨順與「絕對服從」,就更是有本質上的不同。我說弟子對師父的服從,必須要有限度與底線,也永遠不可放棄自己的理性。絕不可把放棄理性看成什麼神秘的修行。這並不是我如是說,而是佛陀自己是如此。他當初之所以能悟道成佛,就是因為從沒有放棄自己的思辨能力,也是靠自己去判斷「這些老師所教的」都不是無上徧正覺。他如果完全聽信了所有那些教過他的老師們的「那一套」,就不可能成佛了。

所以無論是什麼宗派與傳承,只要是鼓勵或者定下這樣的「規矩」,以為修我法門者就必須要完全服從上師,任其擺佈,我就要指出這絕非佛法,是根本上的邪說,絕不可信。密教如果有這種主張,我就誠心的期盼密教的領袖們,要能主動去把這種主張予以修正。這才是使密教將來能真地在世間發揮出正法力量的長久之計。否則會無法解決正在不斷發生的「上師性侵教徒事件」。而這個問題如不能得到解決,密教將無法在人類的現代文明裡,充分發揮它屬於正法的潛在能量。而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在根本上調整任何鼓勵信徒「完全服從上師」的傳統。因為這種傳統不合佛法,也和人類現今的主流文化價值觀不合。

事實上不只是有漢僧在利用這個「不當傳統」。前一陣我甚至聽聞有美籍的佛法宣道者 Jack Cornfield 率領一群美籍的佛法教師去詢問達賴,為何會有那麼多密教裡的性侵事件在美國發生,造成極為不良的影響。包括官司正在纏身的索甲仁波切在內。所以我希望所有的佛法修行人,不要因任何原因而做鴕鳥,以為講這種事是在毀謗正法。事實是要改善這種事,才是護持正法。修行人如不能以平常心覺知改善這件事的重要,講什麼佛法現代化都是如迎風撒沙般地不著邊際。

密教必須要自己先解決了這個問題,才能使得目前不少的漢僧,甚至是「非僧」的不肖之徒,在打著密教的招牌做不法之事。這不是說漢傳佛教的人這樣做就對,而是在指出問題的源頭應是在密教。密教自己如果能自清自正,並在這個地方做了如法的調整,就不會讓其他人有混水摸魚的空間了。

而當代的漢僧及所有的修行人,都應參考中國佛教近代高僧印順對此的見解。我尊敬密教所傳承的大乘經藏與論典,也尊敬密教歷來的修行大成就者與菩薩們,但我絕不同意任何主張修行人應「放棄自己的理性判斷力」的荒謬傳統。而且應是從修行發心的開始,直到成佛而究竟圓滿,都應如此。絕不可用任何「暫時的方便」為苟且的藉口。

當一個人還沒有成佛,就都還有不完美的地方。要修行人永遠都不要「完全並絕對相信」上師或任何人,只不過是一種必須的自我防護。這不是什麼很高深的道理,也沒有必要把它講得很玄。

我主張佛法修行人在任何的時候,都不可須臾放棄自己的理性思辨能力。這才合乎佛法的基本修行精神。因為佛陀所說四聖諦的修行法則,確實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