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佛學和作為工具的理性
wymba
梅塔


設想把一只螞蟻看作一種二維生物,讓它在平整的二維桌面上自由地爬動。由於它所活動的二維空間是沒有第三維的,當然它就無法知道在頭頂上還有其他東西,如控制照明的燈和屋頂。它發現桌面的某個區域有時雪亮,有時昏暗,百思不得其解,因為它無法了知在三維世界中一個觀察螞蟻的人正將照亮桌面的燈光隨機地打開和關閉。根據最新前沿的現代物理學的弦論猜想,各種事物(佛學所說的諸法)都是由高至若幹維如十一維空間中各種微小的振動形態所構成的,也就是說事物的本質不過是各種高維的振動模式(formations;諸行)的生滅起伏,而我們在此三維空間加上一維時間的四維時空中的一切事物(此世間的諸法),可以看作是更高維的時空中的事物在我們所在的四維時空中的“燈光投影”(projections)或諸相(Signs)。我們在四維時空中的最大理性,可能就是了知我們自己不過是在當前時空中顯現的諸投影(諸相)。我們對此世間的理性了解,如各種物理定律和生物化學的規律也只能局限於和適應於此世間,無法推及我們還無法了解的其他宇宙(世間)。物理學中的弦論自然地引出了多宇宙(多世間)或平行宇宙的理論,也啟發我們進行關於佛學和理性之間關系的思考。

世尊在菩提樹下獲得正覺和成佛之前修行所使用的真正的突破性的工具,不是讓人備受煎熬的長期苦行,不是外道們所追求的甚深的禪定(如非想非非想的境界),而是一種通過對此世界的現象(生老病死等;mental phenomenon)的深入觀察、思考和洞察,如實覺知,達到感知(想)和受完全息滅而證悟的理性。世尊曾經在我們這個娑婆世界的四維時空中的出現,他通過理性的力量,沖破了時空維度的限制,獲得了在任何維度的世間中最為本質的真理 - 即四法印:諸行無常,諸行是苦,諸法無我,涅槃寂滅。我們既不打算用科學的概念和發展來解釋世尊所揭示的佛學真理,也不會用佛學對科學研究和發現指手畫腳。相反,在這裏,我們指出理性不僅是科學研究和探索的基礎,也是佛學揭示所有世間真理的最有力的工具。

在修學佛法的時候,我們应以理性為銳利的工具,了知自己在知行上的局限性,來去除貪婪、嗔恨和妄想癡迷,而不會對自己尚未了知和證實的佛陀教導和采取虛無主義的態度。一個正信的佛教徒,“了知本質真實為本質真實,了知非本質真實為非本質真實,持有此正思惟的人們,他們能發現本質真實”(《法句經》DhP.1.12),了知佛陀教導包含的究竟性和方便性,就不會將心執著於任何广为宣扬的方便、法門和修學途徑(如虛幻的憶念著相和对禪定的貪著),而遠離佛學的當下解脫的目標。一個正信的佛教徒就能破除此世間中的各種怪力亂神的迷信 - 佛陀曾斥責風水、手相、算命、殘忍的祭祀、拜火或拜物的愚昧無知 - 揭露那些由其信徒們所塑造的打著“祈福、求財和神通” 旗號招搖撞騙的邪師們,如與中國大陸的政要和明星沆瀣一氣的“大師”王林和“神仙”李一,並遠離那些以神幻和邪淫法門來從身心上控制侵害男女信眾以及搜刮錢財的社會上和佛教界的所謂名流們。

理性也為我們學佛提供了合適的和安穩的實踐途徑。我們這些平凡的修行人,有種種無明煩惱,需要經歷正確的和長期的修行。即使是世尊自己也在他覺悟前的修行中歷劫無數,在他的當生中碰到包括魔羅在內的種種磨難和考驗,因此一個平凡的人鉆研了很多佛經和即使“頓悟”了佛法的教理,他仍然知道那還只是知識上的收獲和知見上的進步,距離佛陀所說的在想和受止息後而具备的覺悟還有巨大的距離。如实地知道和看見如此之後,我們既不會急躁冒進因某些修行的功夫或境界而產生狂妄我慢之心,也不會因修行之路漫長而氣餒,反而以一顆無所得的心紮紮實實地修學佛陀的核心教義,不著迷於流行的時尚法門而為某些邪知識所惑。目前中國大陸的佛教發展,有令人鼓舞的一面,同時也有很多危險因素,例如網絡媒體報道的北京朝陽區的所谓“十萬仁波切”,以及某些佛教“金剛上師”和“大師”的經濟腐敗和違法行為。在當前的情況下,堅持佛陀關於理性的教導(見《增支部》的《卡拉瑪經》AN.3.65),有助於我們積極地對待佛教和佛學修行中的種種困惑和懷疑。如果觸犯一個國家通常的刑律,不管是什麼樣的上師,人人都有揭露的必要,這樣才能不致遺禍更多的人,才能讓佛教成為正信的佛教,才能讓佛教徒通過具體的事件了知辨別和選擇真正善知識的重要性,才能讓佛教徒學到真正的佛法和對佛教有信心。佛陀所制定的核心戒律,“上師”們違反了,就不是佛教的上師。有些佛教教派過分宣揚“無條件信任自己的上師”,是與佛陀教導的“依法不依人”的理性教義不相容的自欺欺人。而理性的彰顯,正是佛教擺脫歷史傳統的負擔,建立現代化現代化的有益環境的重要方面。

高舉理性大旗,揚棄傳統佛教,才能讓佛教煥發覺悟解脫的光芒,為當前人類社會的各種棘手問題提供一種解決方案,關懷在無明中苦苦掙紮有情眾生,并引領他們獲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