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人如何看面子
wymba
梁兆康


“面子“在中国人的傳统文化中佔有重要地位。談起“面子“,一般人會聯想到“虚荣心”,譬如某人的婚礼,為何要大排宴席,要找一个高级毫華的塲所,又邀請幾百的賓客?我们必须要如此方可肯定我们的社会價值和地位嗎?但是“面子“不單是一種自我標榜和虛榮心的表现,它又与人的自我形象(ego)、自我評價和羞恥心有关。“有面“的背面就是“丢臉“。修行人應如何對待“面子“,也就是本期慧訉所要探討的。不少人以为佛法的修行只是念佛打坐而巳。其实修行的範圍很廣,任何日常生活中的事物,都可作修行的著眼点。故此我们的“面子“是修行的好对象,而在佛教现代化的辯論中,有時亦涉及“面子”的问题。我们現代化的工作者,如何去接受别人的批评,能否心平氣和地去參詳不認同的意見,這其实是修行工夫的考验。

“面子“幾乎是一个不可翻譯為英语的名詞。既可譯作pride, 又可譯作dignity。傳統的中国佛教,經常告诫修行人不要心存“貢高我慢“,認為這是我執的表现。從這角度看來,似乎“面子“和“我慢“等同,是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然而,自我形象的重要,在西洋心理學中是極肯定,心理学家一般認為人必须有一个健全的自我形象,方可在社会上立足,又建立良好的人際关系,可以成為社会上有正面作用的一員。故此,東西方的見解,事實上是有分歧的。一般来说,東方文化重團体不重個人,而西方或現代文化則相反。無可疑問,在近代史上,西方世界在科学在民主政治上的成功,是与其對个人尊嚴的肯定極有关。去肯定个人的成就和尊严,不等如是自私或自我中心。這是我们東方人必须清楚了解的。這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重要課題。這事的重要性不單是关乎佛教的現代化,亦关乎中国社會的現代化。現代的中国社會,似乎物质主义很强,而人的自私心亦很強。但這不等如中国社會已學會了尊重个人的尊严,懂得不入群的獨立思想的重要性。

我認為修行人的自我形象,不能概括地歸納为“我執“,這做法是極有問題的。甚至我们對自己的工作或產品感自豪,亦有相当的正面意义,不能説全是个人的傲慢。其关键處是在乎那人能否誠實和客覌地去看自己的工作成果。用佛教的術語,就是是否有“如實覌“(seeing things as they are)。如實覌就是对事物的評價和了解,不是依賴自己的偏見或成見。一个人能否真的作“如實观“,就在乎他有没有敏鋭的覺性,能否自己看到自己的偏差和不公平。無論是“自貶“或“自褒“,其实都是有問題的。 佛教界人士似乎太濫用“我慢“的帽子,動不動就批评别人的“我執“。作為一个職業教師,我肯定學生對自己的創作感到自豪其实是一件美事。人有自尊心和自豪感,其实可以促使他對自己所作的一切都認真,遇到挫折也不屈不撓,有上进心,不容易沉淪。故此我们的自豪(personal pride), 其实極可貴的。反過来説,人如果失去了自尊,將自己看成一銭不值,就容易變成情緖低落,走上沉淪的路子。故此修行人對自己必须有誠實的評價。一个誠實又有覺性的人,不會有自大狂之弊,同时他會有適度的自尊和自信。遇到别人的批评時,他會知道那些是值得接受,那些是無理的责難,是可置之不理的。故此,自我形象(ego)有健康的,也有病態的。一个成熟的修行人格,會懂得分别什么是我執我慢的表现,又什么是適當的自尊和自信,不能混淆。我認為客覌地去肯定自我形象的正面作用,不隨便地去醜化自我,亦是佛教現代化的一个重要課題。

談到个人的尊严,我们就必须要了解原始佛教的歴史。一般的宗教,都以教主為高高在上,教徒的地位很低。佛陀其实可算是一个罕有的進步思想者,他在二千五百年前就有眾生平等的概念,而且反對個人崇拜,又反對盲目地去崇拜權威,包括對傳統、經典和宗教領袖的权威。這可能是因为他曾仔细覌察婆羅門教的種種弊端而致。佛陀是一个宗教改革者,我们甚至可以说佛陀本人没有意思另創新教,因为他確知盲目祟拜和迷信對社会的腐蝕性。故此佛在世時就已立戒,禁止製造佛像。而且佛在臨终時的遺教是“我不攝受眾,亦無所教命。汝當自依止,法依止,莫異依止,即應依四念處而行。“ 從此可見佛在根本上和其他宗教完全不同。世上没有任何其他宗教有“自依止“和“依法不依人“的教誨。佛陀在人類歴史上,是一个罕有的心靈導師。他認為眾生皆有佛性,可以自己去了解“法“(真理)。佛陀不以為眾生無須依賴他人,故說“莫異依止”。我们的悟,在乎自己的努力, 從日常生活中留意覌察,就可得到解脱。佛對我们眾生的根本智的高估,真可說是前無古人

總括來說,佛陀極尊重眾生本有的智慧和佛性。在宗教歷史上,没有他人如佛陀如此給我们“面子“。佛陀可說是最早期的人文主義者。我認為真正的佛教,應以“自依止“為本。没有他人可以讓我们解脱,佛教的本质是强調自力的。而“依法不依人“的意思,佛陀在加拉瑪經中巳有解釋,佛說就算是他本人的言教,我们都必须獨立考證。老师不是神,故此老师所說的我们都不可盲信。我認為我们佛教現代化的工作者,應該以此為座右銘。佛陀䧢臨终的遗教,相信是他本人認為是最重要的說話。“自依止“,以法為師,靠自力,就是原始佛教的精華。佛陀肯定我们个人的尊严,但我们亦應以自求開悟解脱為自己的責任,不要自我欺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