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面子”和現實
wymba
梅塔

對於於“面子”,一般人都十分喜愛,古今中外,無論王侯將相,還是販夫走卒。這應該源於人們在精神上的自尊和功利性行為:一方面,心理學指出正常人格對“面子”的心理需要;而另一方面,人類社會的政治經濟環境賦予了“面子”利益上的屬性,在某些場合,“面子”也是可以用金錢來計算的利益。

我想最好的“面子”,是以嘉陵兄、兆康兄和其他同修所倡導的“如是觀”,在對人和社會事物的現實進行觀察思考和分析檢查(thought and examination)後,所呈現的一切事物的如實展示(manifestation as it really is) – 這也應該是最為合適的面子,因為人們由此不會產生基於渴愛而渴望不如實的和扭曲的”面子”的過度造作的惡業。佛陀在《相應部》第一經《渡過洪流經》(SN.1.1)中說,只有不停歇和毫不緊張掙紮地行進,一個人才能不會下沈或被洪流沖走,安穩地度過洪流 – 在此當生中一個人會遇到種種洪流,如喜愛感官享樂的洪流、存在的洪流、諸見的洪流和無明的洪流。其中存在的洪流即與“面子”有關。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可以看到很多為了所謂“面子”而拼命掙紮的怪象:為了讓人羨慕,打腫臉充胖子,在人前炫耀奢侈享受;為了妄想別人的尊重和贊美,勒緊褲腰帶而力所不及地遍撒纳税人的血汗钱;為了突出學術地位,而不惜抄襲剽竊他人成果;為了獲得名聲和利養,以怪力亂神和邪知邪見(wrong knowledge and views)鼓動和欺騙信眾。更有甚者,當今一些政治人物為了自己的政治理想、野心或報負,有意地歪曲社會現實的真實圖景和展示,以到達他們自己的某種目的,而不管這種展示或面子與“如是觀”是如何地背離,與有理性的人們的覺知(awareness)所得如何不可調和地矛盾 - 這種“面子”已經墮入”妄想“和“邪見”而不是正思惟或正見。國家性的行為所造作的惡業的影響是巨大的,如中國的文革、大躍進和大饑荒,或者美國領袖人物所造成的族群對立和社會撕裂,遠遠超過我們一些人想通過遊行表達、慈善捐助或公民抗爭行動為建設人間凈土所起的作用。“讓某某再次強大”和“共築某某夢”等耳熟能詳的話語,首先只是一種宣傳的口號,人們不禁要如實地审問,這某某是誰,是為了誰的面子;這些面子,是否符合如是觀和正道。源自西方的極端的烏托邦式的政治制度,在中國的歷史實踐中已經證明,它是一種不符合中國歷史文化、中國國情、現代化進程和現代政治經濟規律的為少數原教旨主義者所堅持的意識形態,曾經給中國人帶來深重的災難。在當前的世界環境中,為了一個小集團的權力壟斷和專制的“面子”,挑戰普世價值如廣泛的人權,挑戰現代社會的民主、法制和自由的政治經濟架構,挑戰此世間的世界秩序,以光鮮和具有煽動性的口號、麻痹民眾的策略和高高在上施舍的小恩小惠,來忽悠和麻醉為了他們自己的面子而買單的廣大民眾。雖然一些人認識到當前的社會現實是由以往的因緣,人們的共業,和目前的社會狀態共同作用形成的,並對社會的轉型和政府的某些政策抱樂觀的態度,但我們還是要看到,如實地不帶一黨一派之私,為了民眾的利益而有效進行國家管理的模式只是一種不如實的”夢想“。如果能如實地了知集權正如火如荼的社會政治現實,人們就會放下不切實際的幻想,不沈迷於無力感和對吃喝玩樂的追求。恰好相反,人們會充滿活力精進,盡自己的切實努力以改變惡緣以增進善緣,並冷靜離欲地對待這個世界,保持一顆覺知和平靜的心。

熱愛中國的人們都希望中國走向自由、民主、法制、開放和富強,自然應該反對各種各樣的系統化的專制、歧視,以及對廣大人民的政治、經濟、思想自由的剝奪。無論多麽好的“口號”、“面子”或“夢想”,如果不符合如實觀,不符合正道,就是邪道,就會給此世間帶來災難。中國和世界需要適當的滿足人們需要的“面子”,更需要符合如實觀和正道的裏子和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