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金箍與緊箍咒
wymba
苟嘉陵


人有榮譽心,並不見得是不好。也沒有就違背佛法的修行。而違背了佛法修行的,應是「高下之見」,也就是一種看輕他人的傲慢,以為自己的境界比較高,或是地位比較殊勝。這種心態,在我們的佛教界應是存在且普遍的。

但佛教裡所謂的修行,到底是在修什麼?而所謂四念處的覺知,又是在覺知些什麼呢?其實最主要的,就是要覺知自己的傲慢。能照見了自己的傲慢,進而調整改正,才算是修行。否則無論一個人讀了多少佛書與經論,無論是參加了多少法會與禪修,若對自己的傲慢麻木而不知不覺,講什麼「修行」都是在白日做夢。其實是並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麼。而人間佛教修行的要點,也應包含了我人要能在這起心動念的傲慢上下夠功夫。在此點上,無論是出家人還是在家人,老修行還是新學佛,我以為都應是一樣的。

記憶裡至今還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二十多年前當我還在美佛會第一度任董事時的一次董事會。那時候有位佛友從法拉盛開車請來了一位最近才由中國出來的出家人長老,請他到美佛會來和大家見面認識,並討論日後在美佛會弘法的可能性。我及所有的董事們,都很期待和這位長老的會面。但沒想到在會面以後,竟會是這樣的結果與局面。

當時不知何故,這位長老似乎已經假設或默許了自己將在美佛會常駐,而對沈老居士和大家說:「我看上的不是美國佛教會,或你們中的什麼人,而是這個和如圖書館。因為這個圖書館裡的藏書,在佛教界是很有地位的。」大家聞言,一時都沒有接話而保持了沈默。董事們的領袖沈老居士見場面有些尷尬,就笑著向這位長老做一些對美佛會及董事會的介紹。沒想到這位長老並不是很有興趣,而繼續侃侃而談,並在最後正色地説道:「我想大家要弄清楚,佛教信眾之所以到莊嚴寺來,是來看我們和尚的,而不是來看在家居士的⋯⋯ 這一點若沒有弄清楚,是不行的。」

直到今天,我未曾和沈老或任何一位美佛會的董事對此事做過任何看法的交流。但我想這件事對我的影響,應是至今猶在的。我不敢批評這位長老的境界與修行。但多年來我會因此而一直提醒自己,有沒有在任何時間與情況下會依老賣老地輕慢一切後學,或是對任何的修行人起過「高下之見」。

我雖是提倡佛法的現代化,也對目前的中國佛教有不少我的看法與批評,但我一向都是對事不對人。從沒有自己在領導任何事的想法,也從不以為自己是任何團體或一群人的「主角」或「主人」。我雖以為四念處的修行是中國佛教應補足的部分,否則近代的佛學泰斗印順長老所倡導的人間佛教理念,會在落實於在家人的生活上遇到瓶頸。但我並沒有以為自己的這個看法,就是絕對正確的。

我一直以為維持開放的心靈,是通往覺悟的必要條件。而所謂的開放,就是隨時保持「自己也有可能是錯的」的覺知,而能隨時準備從善如流地接受更高的智慧。這就是我在美佛會向顯老、仁老與沈老們所學習到的佛法。也一直在以此自勉:「千萬不要陷入戴上任何帽子的本位主義心態與陷阱。」我深知任何的「帽子」都像是孫悟空所戴的金箍一樣,會是戴上容易摘下難。一旦有人不認同那頂帽子,或是對它沒有給予應有的尊重,修行人所面臨的恐怕就會是如西遊記裡唐三藏所念的緊箍咒了罷?

記得那天在會後,資深的美佛董事陳剛居士就表示,也許這位長老對美佛會眾生平等的理念,與董事會的民主體制還不大熟悉。如果想馬上禮請他到美佛會任職,在此時應是不大合適。還是等到日後再議罷!沒想到一晃眼,這件事已過去二十多年了。真是諸行無常。沈老與陳剛居士如今均已作古。而這位長老,聽說也已經辭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