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諸法皆佛:覺的宗教之再思
wymba
梁兆康

本期慧訉的主题是“四念處的修行為何重要且不可或缺?” 我認為無論你是投稿者与否,作为一个學佛人,實在應該對這题目特加思索,又深入了解。否则修行之時難免錯用功,枉费時間及精神。首先,容我作一个简短的答复。四念處在一个修行人的生命中是不可或缺,原因是没有覺醒的生命就沒有修行,也沒有佛教。一切的精神生命都是従人的覺中存在的。我们甚至可以説,不單佛教如此,在其他宗教亦如此。在佛法修行中,如無醒覺,就不能了解自己的行为對他人和對社会的影响,亦即不能修正語、正業和正命,這是关乎道德的實踐。如無酲覺,亦難體悟到其他眾生在現實生活中的苦處,故此防碍我们大悲心的生起和菩萨道的實踐。

佛陀在念處經中曾說,覺醒(mindfulness)的實踐是修行人去自浄自己的生命,又是離苦得乐的唯一途径。為何是唯一的途径?佛教中不是有很多不同的法门嗎?例如中国佛教,普遍有修禅宗和修淨宗的。禅淨宗的方法都不行嗎?只有四念處的方法才可以嗎?要了解這一重要的一点,我们就要小心细聴佛陀之所言。不是不可修其他的法門,而是若然我们要従修行得致解脱,其修行中必须有醒覺。亦即是說,四念處不是一个獨立的法門。我自己是一个修禅者。我清楚知道,在禅的修行中,雖然没有明顯地講四念處,但實質上已经有四念處包含在其中。因为覺的生命在禅的修行中極其中重要。例如越南的一行禅師,就曾説當我们吃一个橙子時,從開始去皮到入口咀嚼,他都建議我们將勄作缓慢下來,由此從吃橙過程中也可培养“覺“。走路時也一样,將動作缓慢下來。走路也可變成修定和修覺的工夫。動作慢下来,精神則容易集中,容易定。精神集中而不散亂,覺性就容易培养出來。有了覺性,就容易在日常生活中悟出真理。

何謂四个念處?就是説在培养覺性時有四个著眼点:(1)身念處,(2)受念處(感受--好、壞、或中性),(3)心念處 (心理状态,例如喜、怒、哀、樂、仇恨、情欲、貪、恐懼等等)和(4)法念處。前三个念處,在一般的内覌(Vipassana)的書籍或課程已有詳細談及,故此我们無須在此多談。比较少談的是法念處。我希望籍此機會细談“法念處“。佛學者羅候羅比丘曾在他的鉅著“佛陀的啟示“一書中詳细闡述“法念處“的内涵。他説法念處是指對“法“的沉思,沉思有关於(a) 道德倫理、(b) 精神(spiritual)生命、和(c)思想界(intellectual)中的各事。而所谓“沉思“是包括了研讀、討論、交談、和審議。故此法念處牽涉的範圍很廣,但一般修行人似乎對法念處全不了解,又極忽略。

法念處包括道德、精神生命、及知性生命。什么是道德倫理的課題呢?如下的例子可能澄清一点:一个修行人如何對待一些社会問題,如同性戀、堕胎、和安樂死(euthanasia)? 又如八正道中“正命“的實踐,我们如何能随着社会和經濟系统的改变去作詷整?什么是精神生命中的課題?去思索四聖諦的内涵,又如何能従现實生活中去观和體證四聖諦,這應是修法念處每日都要做的功课。又如大乘佛教的教义中有謂“煩惱即菩提、生死即涅槃“,修行人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的煩惱事情去找到智慧呢?這亦是修行人每天的重要功課。至於知性方面的課題,應包括一切人文、科学、艺术、哲学、經濟學、心理学、宗教學等等科目。一切學術上知識上的事,都可作修覺者沉思的對象。因为我们可以從一切科目中悟出真理,而且一切學術思想都可能影响眾生的生計和苦樂。例如和主流西方社会的資本主義經濟學對比的,是佛教国家如尼泊爾、泰国、和不丹的經濟体系。修行人能否設立以佛教悲悯又关懷眾生的精神為中心的別類經濟系统,會較有利于民生呢?這是值得一个修覺的人以良心的標準去沉思的。

去全面地去了解“法念處“,我们必须知道“法“的範圍很廣。羅候羅比丘曾説“在佛教名詞中沒有比'法'(dharma)的内涵更廣的“。基本上太阳之下,宇宙之中任何事物都可稱為“法“。

故此,對法的沉思亦包括從自然界中各事物的观察。作为一个自然观察者、科学家或環境学專家,都可發現一些与眾生的生存和苦樂有关的自然法則,亦無須要有任何宗教的背景。例如佛教中的“三法印”(Three Marks of Existence)--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諸受是苦,其实都可在自然科学,心理学或社会科学中見到及證得。它们皆是世間的真实。人之所以不能離苦,主要原因是不知道或没有深切了解三法印。如果深切了解到三法印的真实,真的“看破“,人就不會執著。一旦放下執著,即可離苦。記得李恒龯教授曾講修禪三部曲--看破、放下、自在。就是如此简单。佛教中有一个極動人的故事,是説一个年轻的母亲因为自己的孩子病逝,受不著哀痛而瘋了。佛陀對這婦人很慈悲, 著她到她的社区每一家庭中去求一些芥子。佛言若她能找到有一家庭是没有遭到死亡的,她的孩子就有救了。這母亲依佛所言,到每家每户去探問,结果找了一整天仍是找不到未經死亡的一家人。這年輕婦人就有所省悟,而且是大徹大悟,她知道自己要求之事是違反自然法則,因为人皆有死,無一人亦無一家庭可以倖免。有這了解,她就放下執著,當下解脱了。故此佛教中的開悟,大家不要搞得太神祕。值得注意的是佛没有用神通去使死了的嬰孩起死回生。佛教的解脱是基于悟。但若要悟,就必须有醒覺的生命。

另一个法印是諸法無我。所謂“無我“,亦即缘起性空。世界中無一事物可以獨立存在,都是和他物相依互存的。故此没有一个獨立的“我“。這一个真理,相信仼何生物學家、生態學家、或環境學家都很了解。人類不是可以獨立存在的,人的存在必須依靠有利的自然環境,亦依靠其他的動物和植物。故此人若不顧其他眾生的死活,破坏自然環境,導致周圍的生物的死亡,又對山河污染,其後果是不堪設想,將自取滅亡。人与其自然環境,有脣亡齒寒的关系。這就是諸法無我,這就是縁起法則。我们見到緣起的真實,就不會自我中心,自私自利。反之,會保护自然環境,亦幫助他人,行菩萨道。故此了解無我,亦會了解利他和自利的密切关系。有此了解,會主動去利他,不會愚蠢地自找滅亡,自寻烦恼。一个有观察能力的人,會悟到緣起的道理。無須一定從佛教中學,亦可從自然科学或日常生活中去了解。“緣起無我“是極重要的真理。

總言之,如果一个人有醒覺的生命,有覌察能力,就能隨時随地在當下悟出有关自己或宇宙的真理,包括三法印中的定律。四念處的修行,促进我们在任何環境之下,在萬法中學到存在的真理。泰国的叢林派僧人,生活简单,不着重經典的研讀,但强调內覌及四念處,在自然環境中修。一切的法都可以啟發我们悟出真理。西藏佛教中就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話,説“諸法皆佛“,這就是“法念處“的註譯。萬法中都蕰藏著真理(這也是中国道家思想),可以作为我们的老师。蘇東坡的詩句有云: “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就是這个意思。人悟到這些真理,亦即“看破“又“看透“,對存在的真相有所洞悉,就不再颠倒萝想,就能從自造的囚牢釋放岀来。故能“放下“,解脱,而得大自在。 故此泰僧阿姜查説:“你若能放下一点点,就有一点点的快乐。若能放下很多,就有很多的快乐。若全然放下,你就自由了!“

法念處的深義在此:一个有覺观力的人,能够聽到無情或有情在說法。故此覺覌力的培养,實在是唯一的解脱途徑。四念處不是一个獨立的法门,而是各宗各派中的不可或缺的功課!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