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四念處應如何對待己所不知
wymba
苟嘉陵

最近在自己四周發生的許多事,其實多少都和修四念處者應如何對待自己所「不知道的事物」相關。

想我自從寫書提倡四念處的修行以來,已經有三十多年了罷!雖然至今沒有後悔,但總感覺還是有沒討論清楚的地方。也可能因此而造成一些誤會。修行人應如何對待己所不知,正是此中未被清楚探討的部分之一。

其實關於這一點,過去現代禪的李元松居士已經講得很好了。他說對於自己所不知道的事物,只要明瞭那是自己所「不知道的」,而把它放在未決定的「朦朧狀態」,就可以了。他原來的用詞是否如此,我不能完全確定。但他的意思,我應是沒有搞錯的。這個看法與態度,我以為已經把修四念處者應如何對待自己所不知道的事,講得很清楚了。

簡而言之,就是要知道自己不知道,而且要清楚明白。這是一種智慧,而且是極為重要的智慧,也和修行密切相關。許多人在修行上無法繼續前行與成長,其實也只是因沒有正確的「知道自己不知道」而已。這樣的例子,在我們日常生活的周遭是屢見不鮮的。

我最近所見到比較嚴重的一個例子,就是有人因印順法師認同人間淨土的理念,就批評他為邪師。其人以為娑婆世界是五濁惡世,根本不可能成為淨土。而印順以為可透過眾生的修行,就把此土「轉濁為淨」,是知見不正。故是邪師。我聽了簡直可說是目瞪口呆。但也忍不住在心裡質疑,此人對印順長老以及他對中國佛教的貢獻,到底所知多少?又對胡亂指控長老為邪的果報,所知多少?我縱使曾對佛法和長老有不一樣的看法,也從不敢對他有一絲一毫的不敬,或膽敢對長老採取任何批判的態度。因為我深知所謂修行到最後,真正重要的是我人的態度。態度倨傲,講什麼見地與體悟,都是沒有用的。我知道五濁惡世雖然是惡,但也是惡得沒有自性。以為根本不可能改變,最多只是修行人自己的法眼未淨而已!

誹謗善知識的過失,是極大的。因此而造成障解脫道的業力,也是極大的。在佛經裡,此種作為曾被稱為「迎風撒沙,自傷己目。」

佛經裡有許多事,確是超出我們一般人所能的想像,而造成許多人不能認同或接受。但這並沒有問題,只要能把不了解的事放在「存疑」的位置就好了,不會構成修行上的過失。佛教的修行本來也就是允許思想的自由,從沒有說修行人就不能對佛陀講的話存疑。但如果只是因自己不知道或不理解,就說出諸如「輪迴只是方便的說法,並非真實」的話,或發表了「淨土因在原始教典裡根本就沒有,所以只是附會」的見解,就不是存疑了。這在四念處修行上的過失,是不可以道里計的。

四念處的修行,應包含時時覺知自己的「用心」,也就是八正道裡的「正思維」。人到底是在質疑佛陀所講的話,還是在批判佛陀所講的話,是有天差地別的。因此而產生的「業」與結果,也會有天差地別。修四念處除了要覺知自己「知道什麼」,同時也應覺知自己「不知道什麼」。知道什麼而隱匿不言是其心不直,也是修行上的缺憾。但若不知道卻看法很多,就是更大的問題了。因為這種行為的背後,必定別有用心。修四念處的人如未能覺知自己行為背後的用心,恐怕仍無法澈見自己生命裡諸苦的苦因。

一般人確是無法窺見輪迴的全貌。佛法的修行也沒有要求修行者必須相信輪迴。但若有人宣稱輪迴根本就是迷信,我就要質疑此人的用心。也會請教這個宣稱是根據一種科學研究,還是來自自己的親身所見?如果都不是,那這個宣稱何所從來?在克拉馬經裡,佛陀已經清楚開示了修行不是推論(speculation)。若能把自己宣稱「肯定沒有輪迴」的何所從來搞清楚,我看才符合四念處的修行。

淨土也是一樣,只是佛法裡的一個法門。經典裡也從沒有說修行人「必須」信淨土,修淨土或前往淨土。學者們可以根據學術研究,而提出淨土是源於某種傳統而「演變出來」的看法。但佛法修行人若說淨土是「後人的想像」,我就同樣要質疑做這種陳述者的用心。是因為自己親見「過西方十萬億佛土」實無淨土,也實無阿彌陀佛?還是也只是自己的推論?四念處雖未鼓勵人去淨土,但如有人「反對人去淨土」,其人是不是也應清楚照見且明白自己的用心?

中國儒家其實也說過相同的話,就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是知也」的意義,就是這才是真知。一個人如果確切地知道沒有輪迴而如此宣稱,我不會有意見。但如果不知道而只是推論,我就會說這違反了四諦與四念處的基本修行原則。因為四諦與四念處講究如實觀。一個人對任何事不知道而大放厥詞,是嚴重的修行過失。是思想的擴張與侵略。當然也不是解脫。

但對於抱持著「不敢高談解脫,只求來生至少還可做人,而有修行佛法的機會」的見解的人,我也要提醒這並非如實了解了四諦,也就是尚未具足「正知見」。因為這種看法也是未能「知道自己不知道」,並非老實修行。

來生如何是我們所不知道的。但在今生,來生只是我們腦海裡的觀念。修四念處的人如果沒有能認清這個事實,而在今生推論出各種「來生會如何」的想像,卻對此沒有所覺知,也同樣是四念處修行裡的失念———忘失了覺照。

任何人都會有一個程度對死亡的恐懼。也因此而會在心裡生出各種各樣對來生的希望、推論與想像。但四諦與四念處修行的意思,是當恐懼、不安來臨且存在的時候,我們應直觀恐懼與不安。應去了解與照見恐懼與不安的原因。這才是四諦與四念處的修行。換句話說,恐懼不會因任何「來生的想像」而消失,只會因我人對它的了解而消失。無論一個人對自己說再多遍「來生我會如何」,事情都是如此。這不是說沒有來生,也不是在否定輪迴。而是指出來生與輪迴在今世,都是我人的觀念。而我人對任何觀念都不應執著,都在今生就應對其照見而超越。因為只要是執著,就都會構成苦因。

這就是四念處修行裡的法念處。而「知道自己不知道」,是法念處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