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Flag Next Entry
由特修斯之船展开的联想
wymba
见鸟兄


今天是星期六休假。早餐后我给自己泡了杯茶,来到家里的阳台,阳光淡淡的照在栏杆上,几声鸟鸣,气氛很宁静,我坐在红木椅子上,想看会书,但思想不知怎么就跑到这个月般若广场的主题“轮回”上去了。人为何会想要知道死后的轮回呢?是怕这个身体死了之后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吗?如果真的一切都不复存在,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人仅仅是这个身体吗?我看着茶杯、手里的书、摸着座下椅子的扶手。茶杯只是玻璃、书只是纸张和油墨、椅子只是木头和钉子组成的吗?一个物体是否仅仅等于其组成部件之和呢?这个问题老早就有人想过啦,我想起了古老的思想实验“特修斯之船”:

一艘船在海上航行了几百年,它之所以能航行这么久,是因为不间断的维修和替换部件,只要一块木板腐烂了,它就会被替换掉,现在,这只船所有的功能部件都被替换了,这艘船是否还是原来的那艘特修斯之船呢?还是一艘完全不同的船?如果不是原来的船,那么在什么时候它不再是原来的船?

我们的身体不也是一艘特修斯之船吗?从小到大,身体细胞不知被替换过多少回了(你在肚子里嘟哝了一句“脑细胞没被替换”,“不错,但它们也跟原来的不一样了”),这个身体早不是以前的身体了,人仅仅只是这个身体吗?我想起了一行法师的《太阳,我的心》,法师认为太阳是我们的第二颗心脏,因为人没有心脏马上就会死,没有太阳也马上就会死。这样说来太阳不就是人的身体吗?空气呢?山河大地?我们能离了那一样?我们的身体离不开这些“非身体”,这些“非身体”就是我们的身体!当我们这个蝼蚁一般的肉身死亡之后,一切都不复存在了吗?恐怕未必!我们的大心脏太阳还在跳,风仍在吹、沧海桑田、绿水青山依旧在。我们的肉身是真如法性的某种体现,她就像广袤天地里盛开的一株花,当这株花凋谢以后,我们会问这花去了哪里吗?不会的,我们只知道只要悉心照料,明年仍将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