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出離苦的輪迴
wymba
金刚剑


最近在网络上查阅关于“轮回”的资料,目的是想了解什么是“出轮回”?可惜网络上关于轮回的内容不少,其中也不乏对我来说具有启发性的见地,但对什么是出轮回,却没有能让我满意的说法,一种说法是只要能成就了阿罗汉、辟支佛、菩萨、佛之中的一种,就出了轮回,一种说法是只要能生于“净土”就出了轮回,但这两种说法并没能让人对出轮回有更多一些的了解。还有一种说法是“生命的不再生起”就是出轮回,我以为这是佛陀时代印度一般修行人的观念,他们以为“人生是苦”、“轮回即苦”,憧憬着能够摆脱生命的形式,以为生命的不再生起就是出了轮回,且不论这种行而上的“出轮回”对现代人有没有吸引力,单以佛教的观念来看,“生命的不再生起”似乎仍是建立在生命是实有的基础之上,和佛教的缘起观是矛盾的。我以为把“出轮回”理解为“出离苦的轮回”,更符合佛教的思想,因为佛教的目的就是为了灭苦,我虽然没有找到这个说法的依据,但仍想以自己对佛教的粗浅了解来进一步说明,我相信这不会是一无是处,即使是我错了。

根据我的了解,轮回观念不是佛陀发明的,在佛陀之前,印度就已经有轮回观念,并且普遍为大众承认和接受,它是古印度婆罗门教主要教义之一,佛教吸收后加以发展,并注入自己的教义。婆罗门教认为四大种姓及贱民在轮回中是生生世世永袭不变的。佛教则指出业报之前,众生平等,下等种姓今生若修善德,来世可生为上等种姓甚至天界,而上等种姓今生若有恶行,来世则将生于下等种姓乃至下地狱,并由此说明人间不平等之原因。佛教为何要吸收婆罗门教的轮回观念呢?有些研究宗教的学者认为:佛教在初期,如果想要生存和发展,就必须在和婆罗门教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因此吸收轮回观念并指出婆罗门教在轮回观念上的错误,都是必须的。如果从宗教斗争的角度来看,这个说法合理。但我以为佛陀的出家修行,不只是为了成立一个宗教,他应该有更大的目标,就是追求能解决人间苦难的真理,如果轮回观念和佛教灭苦的目的没有关系,我以为佛教是不会吸收轮回观念作为自己的基本教义的,如果佛教的“出轮回”不是指“出离苦的轮回”,它就很难和佛教灭苦的目的相关。

我们再来看看佛教的十二支缘起,部派佛教把十二支缘起解释成三世两重因果:即无明和行是过去世的因,识、名色、六处、触、受是现在世的果,爱、取、有是现在世的因,生、老死则是未来世的果。简单的说,就是过去世因没有智慧而造业,所以有了今世的生命,今世继续造业,又有了下一世的生命。但这个轮回观念,看起来并没有比印度教的轮回观念来得高明。我以为佛说缘起十二支,目的是为了斩断这环环相扣的链条。如经中说:“缘无明而有行,缘行而有识……缘生而有老死、愁悲苦忧恼生。如此,是为一切苦蕴之集起。”这是指十二支的相生。“反之,无明灭故行灭,行灭故识灭……生灭故老死、愁悲苦忧恼灭。如此,为一切苦蕴之灭。”这是指斩断链条后十二支的相灭。而最终的一切苦蕴之灭,可说就是出离了苦的轮回。

轮回观念在印度是根深蒂固的,无论是婆罗门教还是现在的印度教,在它们的轮回观念中,都有一个轮回的主体,佛教是说“无我”的,“无我”当然不会承认有轮回的主体,但没有主体如何轮回?这是很难解的,后来部派佛教推出各种轮回的主体,可以看为是一种挣扎,但这些轮回的主体因为很难和佛教的核心“无我”调和,都被最终否决,佛教在印度最终被印度教所取替,这也许是重要的原因。“无我”如何轮回?这个问题佛陀在生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但并不严重,我以为之所以并不严重,是因为当时许多人在佛陀的教导下,当生就出离了苦的轮回。

现代人似乎对轮回观念颇感兴趣,是因为轮回的神秘感吗?我并不认为轮回有何神秘,死后的轮回虽然看不见,但生前苦的轮回却是清清楚楚的,可以举几个简单的例子:我们本来是关系不错的同事,你突然升官了,我心里就不好受,连“祝贺你”也说得酸溜溜的。在街上遇见熟悉的朋友告诉我:“我在某处买了新房子,有空请去喝茶。”我赶紧反应:“啊,恭喜恭喜。”,但内心真的是恭喜吗?我们内心的嫉妒,在各种刺激之下,一再的生起,这不就是轮回吗?十年前你骂了我,我跳了起来,今天你又骂了我,我还是跳了起来,这不就是轮回吗?我如果不能把你为什么骂我看得清清楚楚,把我为什么跳了起来看得清清楚楚,再过一千年,会有什么改变吗?我出得了这个嗔的轮回吗?现代人在生活中累积了不少的烦恼,为了暂时忘却,就把自己沉浸在各种感官的欲乐之中,但这并不能根本解决烦恼的问题,反而降低了自己对烦恼的忍受能力,这又进一步加深了感官对各种欲乐的沉迷,直至身心俱损,这也是一种苦的轮回。这些苦的轮回真的是很不好、很烦人、很讨厌,我们一定要解决它,佛教已经提供了解决它的方法,就是四念处的觉观修行,通过觉知内心的执着以及放下执着,我们终究能出离这个苦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