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二諦的根本義理
wymba
山海會


聖龍樹其實在「中觀論」裡,已經言簡意賅地把佛法修行人對輪迴的看法與態度講得很清楚了,就是「八不偈」裡的「不常亦不斷」。(附錄一)凡是以為有一個「我」或靈魂或神識,在三界裡作由一生到另一生的旅行,就是常見,是一種錯誤的佛法知見。這種見解是佛世時印度文化裡原先有的見解,也是後來又逐漸回到「佛教」裡的見解。而之所以要用引號,是因為這個見解並非佛陀所教,而是後來的人自己發明出來的,也就是重回了印度教的懷抱。龍樹在佛去世幾百年後見到這個現象,就作了許多論典去闡揚空義,也就是因「不忍聖教衰」而批評了這些知見。而他所批評的那些知見,自然也包括了落於常見的「輪迴觀」。中國佛教自詡為大乘法義的傳承者,但如果不能把這個基本的大乘法義的立場弄清楚,是沒有資格自稱為大乘佛教的。

但之所以有那麼多佛法修行人要回歸印度教原本的輪迴觀,也是有原因的。就是人如果不能正確地了解緣起與空義,會誤以為「五蘊皆空」意味著一旦空了,就什麼都沒有了,也就是無法再輪迴了。但事實上這和常見是同樣的錯誤,也就是落入了「斷見」。而斷見不是如來所說義。金剛經裡佛陀清楚地指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於法不說斷滅相。」人如果以為有一個「我」在做「生死旅行」,那就是常見,固然是不合緣起,不正確。但如果以為生命一旦結束就是一了百了,完全地終結了而「不再存在」,也是不如實的。因為生命本來就是因緣所生法,是「本來不生」,也原先就是「無有自性」的。是因為凡夫未解緣起而以為生命是「實有」,才會有以為死後是「實無」而落入斷滅相的見解。故常見和斷見是同樣的一體的兩面,也都是「不正知見」。而佛在世時諸大阿羅漢們所修的四念處,包含了法念處,所以也包含了要能澈見自己的「斷常二見」。如果沒有見到這些觀念上的執著(法執),講什麼了生死,斷輪迴,都是鏡花水月。也正是聖龍樹所批評的。

也有不少佛友以為遠離斷常二見很難,一般人做不到,就把其歸類為「勝義諦」,而把一般人以為的「有我的輪迴」歸類為「世俗諦」。他們主張佛陀與諸大菩薩都是依二諦而說法,所以不必批評「有我的輪迴論」,也就是主張把其視為「方便教說」。但這種頗為流行的看法是亟待商榷的。因為聖龍樹不做如是觀,而他是大乘佛教的「八宗共祖」。他之所以會有如是的看法,當然不會是緣於法義上的意氣之爭,而是有其護衛正法的立場的。

因為正知見是八正道之首,也就是修行的先決條件。知見如果不正確,是無論如何地修,也修不出什麼名堂的。佛說的解脫道修行方法,也就是以四諦為骨幹的修行體系,必須是菩薩道以及一切佛法修行的基礎。故修行人如果不能先正其知見,進而在解脫道上有了法喜的體驗,怎麼修都不會有什麼太大的作用。聖龍樹之所以一生都在「破邪顯正」,甚至不惜身命,就是因為這個原因。而般若廣場所提倡佛法現代化修行的重點,也就是希望要能用現代人聽得懂的語句,來闡述表達原始佛法裡正知見的意義。

所以般若廣場不能接受斷常二見是二諦裡的「權教」,也就是方便教說的看法。因為斷常二見是「不正知見」,會是修行解脫道上的嚴重障礙。正見如果有偏差,無論一個人是如何地修四念處或禪定,也無論其人有多麼地精進,都不會有佛法解脫道裡真正的法喜道樂。而一個人如果自己沒有法喜道樂,是無法幫助別人有的。

這個看法不只是原始佛說是如此,聖龍樹的所見是如此,就是後來的藏密大成就者也都是如此看待。白教過去有一世的大寶法王叫自生金剛,就曾在他所作的「大手印願文」裡寫過「離斷常邊二諦根之義」的句子。這就是在更清楚地指出「遠離斷常二邊」是佛法裡的基本正見。不僅是勝義諦如此,就是世俗諦也是如此的。許多人以為自己懂得緣起而有了「正見」,但仍然是在斷常二邊之中。這其實是沒有如實了解二諦的根本義理的現象。

如果我的觀察無誤,目前中國佛教裡的修行知見,應是普遍性地偏向常見———以為有一個「我」在「生死海」裡做輪迴旅行。這個見解,當然是需要被調整而改正的。


附錄一
中論一開始就有:
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
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
能說是因緣,善滅諸戲論,
我稽首禮佛,諸說中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