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蜜蜂与佛法
wymba
楚狂


最近我在隣近的一間小學當代課老师,有两天是在一个幼稚園教室中。現在已是春季。學生们正在學習有关昆蟲世界的知识。有一位美国作家曾出版一書,名為“我該知之事早已在幼稚园學到“。我從這两天代課的体會,感觉的確如是。尤其是自然界的事,如果我们細心覌察,就可領悟到佛法的真理。

两日前小朋友们正在學習有关蜜蜂的事。有一位家長是以养蜂為業,她特别到校中講解。因为我曾聽聞蜜蜂逐漸消失的新闻,我也籍此機會問問這養蜂者的意見,我懷疑這是与全球暖化有关。這養蜂的家長同意蜜蜂的確是面对滅種的危機,但她認為主因是人类用了太多的殺蟲藥。我回家後再上網路查詢。果然,蜜蜂消失之谜最近已有專家找到証據,主要是由於汎用殺蟲藥的恶果!另外據説物理學家愛因斯坦曾説過,“如果蜜蜂果真是從地球消失,那么人類將只可再活四年“。蜜蜂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傳播花粉,使植物能繁殖生长。故此蜜蜂的消失直接影响人类食物的供应。亦即是説蜜蜂和人类是唇齒相关的。

這一期慧訉的主题是進化論与佛法。談到進化論,不少人就聯想到生物界中的激烈競爭。我上一篇文章已説過,生物界中除了競爭還有合作。两者皆是生物進化和去適應環境的重要機能,不能單看一面。片面的思想會引致嚴重的謬誤。今天我再提出另外一点,就是演化論不是生物學中唯一的主導思想。如果我們將現代生物學分作三个主要理念,我们可以歸納如下

1,生物多样性(Diversity of life)

2. 生物演化 (All lives evolve.)

3. 生物相依互存 (The interdependence of lives.)

故此,生物演化不是唯一的重要思想,我们必须同时了解生命是相依互存的。談到這一点,我们必然聯想到現代生態學和環境科学,自然生態學和佛説的緣起思想--此生故彼生、此無故彼無--極之相近。正如剛才提到蜜蜂和人类的关系,就是一个好例子。人类和昆虫,表面上看來似乎没有关系,但實質上是唇齒相关的。能够見到這一種微妙的关系,就是深观缘起,也就是見到“法”。想到這一点,我就很興𡚒。佛法和科學,不但不衝突,據我的所知,它们都是一致的。因此,佛法的推廣,不一定要從宗教的途径。實在亦能在自然科学中去了解。甚至我们可以從小學或幼稚園課程中,輕描淡寫地道出。亦無須涉及教條。深覌大自然,我们就可悟到真理,亦能见到大地一切的生物,似乎都有其存在價值。我们不可隨意虧待,不能任意妄為。不然的话,很可能會損人又損己。

前㡬期我们慧訊談及“人身難得“,我認為這是“人类中心主义“的典型。因为我们是人类,所以難免以人类的準則去𧗾量其他生物,故此一切都以人类為首,以人类為最高。其实這可算是一種“賣花讃花香“的心态,亦是一種“我執“的表现。如果我们肯定人类和其他生物一样,都是“生命之網“中的一成員,有何高低可談?!人类的存在,是有賴於世上其他事和物的存在,故此如果蜜蜂一旦绝種,我们人类亦難生存。當然“人文主义“是西方世界自文藝復興期以后的主流思想,但是若是以人类為中心而不顧其他生物的存亡,這是一種極傲慢又幼稚的想法。自從生態學琝境學的興起,這不健全的“人类中心主义“亦逐漸被學術圈子淘汱。"人类中心主义“如和資本主義的唯利是圖思想掛鉤,其危险性更加嚴重。若以短期利益指導政策,不顧長期的後果,有何事不可作?! 對環境的污染、自然资源的消耗、或其他生命的損害,都可以置之不理。現時人类的困境就是從此而來。

最后,我想再提前期一些佛友曾提出的一个好問題:當然蜜蜂和蝴蝶類的昆虫,可算是“益虫“,有保护的必要。但是“害虫“又如何?人类為何不可除去“害虫“。它们明顯地傷害到我们的利益。我们去保护自己的利益有何不可?

關於這一个问题,我也曾研究和思考。其实答案也很複雜。大家可以到網上查問“我们為何不可滅绝所有的蚊子?“ 或問“我们為何不可殺滅所有的蟑螂?“ 你可能會找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其实答案也可以從生命的相連性或缘起思想去了解。蚊子的禍害是眾所公認的。但是我想再强調,所有生命都是活於一个無形的“生命之網”中,任何一个網中成員有變化,會帶動全網中事物的變化,這与華嚴經中的“一切即一,一即一切“思想有关。蚊子雖然是“害虫“,但它们也是雀鳥的食物。故此蚊子的消失直接影响雀鳥的生存。而雀鳥在自然界有它们固定的功能。在生命之網中,都是有無數的連鎖作用。故此若除去網中一个成員,其最终後果很難預料,有一些後果又是出人意表的。故此我認為以自保為大前提,去除去一些蚊子相信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若大規模地去減絶所有的蚊子,尤其是用高科技方法去進行滅種行動,我相信不是太明智的。大自然的一个大原则是互相制衡,不是去趕盡殺絶。

另外的一个考慮是近代歷史的啟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家利用戰時研究出的化学武器,製造出各种化学殺虫藥品。之后,這些殺虫藥大量地用於農作物中,造成嚴重的環境污染。試想,一切生物其实都是有同一根源,身体的機能也有相似之处。故此甚少有一种殺虫毒药,可以只针对害虫而不損及其他生命的。這与現代戰争的難題一樣,没有一件武器只是针对敵人而不會損及無辜的。人类以為以先进的科技,可以戰勝大自然。但是生命和生命之間是彼此緊密相連,損它很可能變成損己。現時蜜蜂滅絶的危機,可以追溯到殺虫藥品。這就是極明显的事例。

故此佛教中的不殺生和慈悲精神,其实不是太理想主义,這些原則的背後是深藏無限的智慧,又有科学根据的。我認為人类下一步的演化,應該是學習到生命与生命間的相依互存,知道要尊重其他生命,這就可算是進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