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淺談進化論與現代人的修行
wymba
苟嘉陵


日前在游泳池的蒸汽房,和一位義大利裔的美國友人聊天。因為那天是耶穌受難日,我就詢問了他幾個關於耶穌受難的問題,如他最後被釘在十字架上是否是猶太長老們的決定等等。最後因我要為般若廣場寫有關進化論的文章,就詢問他作為一個基督徒的他對進化論真偽的看法。本來以為他會為天主教廷辯護,因為他是虔誠的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廷一直把進化論視為異端,以為人只能是上帝所創造,故不可能是由猿猴演化而來。但這位友人的回答意外地令我刮目相看,因他提出了畫龍點睛的看法,再度讓我看到佛教思想實在是屬於人類的,而不是只在宗教的範圍。

他說我也許不知道,達爾文本人其實是個十分虔誠的基督徒。他並不以為發展出進化論的研究與看法,就是對上帝的褻瀆。是教廷以為他在褻瀆。但如果要回答我問的問題,他說作為基督徒答案很簡單,就是他不知道。而這個不知道,不但沒有違背基督徒的立場,反而正是基督徒應有的態度,即基督徒既然接受上帝是全知全能的神而人是很渺小的,那就不應去贊成或反對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他把這個問題的答案交給了上帝。他只管自己是「不知道」就好了,並沒有任何問題、矛盾與衝突。是當有些人為了一些「不屬於上帝的原因」,逾越了基督徒的立場而硬要去「守衛」什麼,才使得矛盾與衝突產生。我當時就覺得他的這個看法其實和我所瞭解的四念處修行很接近。而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其實就是智慧。

佛教裡有三界說與六道說,也有輪迴說與了生脫死說。但同時,也有佛陀「一切法無我」與「一切法空」的教說。這就意味著無論是三界、六道還是輪迴,它們都是因緣所生,也都是沒有自性的。佛陀本人就說過,自己所說的法不是宇宙知識的全體,而是只和我們人的解脫相關。而且他還曾明確地表示:「我所說法,如爪上泥。我未說法,如大地土。」所以我觀佛法並沒有和演化論相衝突,而是部份後來的佛教徒自己衍生出來的「佛法」和演化論衝突矛盾而已。我希望大家別忘了佛法的輪迴說和印度教的不同,就在於佛法講的是「無我的輪迴」。而無我的輪迴就是在指出「存在本身」是無自性的,也是會演化的。初始時一個原始的單細胞,會因種種因緣而演變為恐龍、猿猴,最後甚至會成為人類。這有什麼地方不符合緣起法義與一切法空?我看這倒剛好是一個很不錯的空義範例。佛教徒如果堅持演化論和佛法有何衝突,恐怕不只是一種誤會,而會是一種法執。

其實不只是演化論和佛法沒衝突,就是「適者生存」的說法也一樣沒有衝突。佛法不是也說眾生之所以是眾生,正是因為不斷地拼命追求自我的延續與擴張,也就是緣於貪、瞋、痴?近代有人把適者生存與物競天擇拿來為人類的行為做註腳,說殖民主義和資本主義都是主張強者取代弱者,所以符合自然法則。但這種說法是把科學拿來為人類的行為做注腳,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人若要為自己的行為找理由,是沒有什麼話說不出來的。宗教戰爭不是就一向以上帝為名,而行侵略殺戮之事?但我人不可因此就論證上帝是人類問題的根源。同樣地,我們也不能以「社會達爾文主義」的胡說八道,就否定了達爾文進化論的科學價值。

佛法的如實觀修行立場,應是肯定「認知事實」的價值而尊重科學,而絕不會主張扭曲事實來「圓」自己觀念上的法執。有人蓄意用科學來為人類的貪、瞋、痴找理由。但這個問題的根源在人,不在科學。我人當對這些所謂「思想家」的起心動念有所覺知。覺知後,也應對其謬論予以駁斥。但更重要的,是絕不能為了「護衛佛法」而扭曲任何事實。我倒覺得佛法修行人應提醒人類一個新時代裡演化論的覺知,即人類的演化已經把自己放到了一個無法回頭的境地———若一直不能超越自己的愚痴,終將被其他宇宙中的存在物種,甚至機器人「物競天擇」。

這話絕非危言聳聽。因人類的演化確實已經到了一個地步———有能力透過許多管道進行自我毀滅,卻無法充分約束自己的行為,包括不斷的戰爭、核武與對生存環境的大規模破壞。現代的佛法修行人對進化論應有的覺知,應是人類如果再不能面對與克服自己的愚痴,終將會走上毀滅之路。再不然就是被外星人或「機器人」所取代,也就是會被淘汰。因為「適者生存」。

剛過世的物理科學家霍金,就有這個看法。當初的天主教廷因護衛伊甸園裡關於人類起源的述說,就抨擊進化論。但事實上這反而造成更多的人不信上帝,也形成現代人心靈空虛的原因之一。我以為這是教廷之過。現代的佛法修行人如果再為了護衛「有我的輪迴」就否認生物的演化,又豈能算是正知正見?

我個人因修習四念處,故深知如實觀的意義。我絕不會為了讓自己感覺「比較舒服」,就堅持人類的前身絕非猿猴。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