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宗教分享與宗教地盤
wymba
楊士慕

學佛多年,常與人分享佛法修行心得;但是,
好像不曾貿然拉人相信佛教。

有次,佛教聚會的場合當中,來了許多位對於佛教不認識的朋友。短暫介紹佛教的宗旨和理趣之後,其中有位中年朋友提出許多疑問。在一一回答之後,他似乎仍然疑慮重重。在他的問題當中,可以感受到他對於佛法的疑難,來自於其基督教的背景,雖然他對基督教有所不滿,但對於佛教的懷疑似乎更大。

記得那時在佛教聚會的場合當中,我提出他或許可以考慮重新對於基督教,(是的,基督教而不是佛教)培養信心,再次溫習體會基督教義。不要由於對於基督教上面,某些無謂的人事糾紛,喪失對於基督教的信心。

當場許多法友聽到我說的話,紛紛忍不住跳出來「仗義」執言,一方面更積極想拉他入佛教,另一方面也對我在佛教聚會場合,竟然勸人信仰基督教有所微言。

直到朋友細問其背景之下,才知道他曾在基督教修院研習多年,本想成為基督教的弘法牧師,但因為遭受到許多挫折排擠,在成為牧師前的最後一刻憤然離開,從此與基督教決裂。事後,與朋友分享心得時,記得我說的是:因緣法是佛法的主軸,弘揚佛法所關心的並不是宗教地盤的搶奪,而是思考藉用什麼因緣,可以讓自己與別人的生命和快樂有所提昇轉化。

宗教經驗分享與拉人入教的主要差別在於有沒有存在:我懂得比你多,我的宗教比你好;心裡面有沒有存在不自覺的宗教優越感,習慣性想要進行宗教地盤「有我無你」的互斥比較競爭。

當年佛陀在恆河流域傳法,並不在於和其他宗教爭奪信眾。而是依據對方的因緣資質,根器利頓,傳揚緣起空性的深刻覺悟體會。大迦葉尊者,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在當時都已經是帶領眾多弟子的著名大宗師,受到佛陀的感化教誨,率領其徒眾共同依止佛陀。佛陀面對不同宗教行者,也只是以其修行的証悟經驗,點撥出其他宗教方法的不足與侷限。

值得注意的是:佛陀弘法並非藉著攻擊當時其他的印度教派,也不是藉用權威,傳說,理論,經典,而是以証悟經驗的分享,使其升起對佛法的好樂之心。佛陀透過本身無我涅盤的身心經驗的分享,感化許多其他印度教派的修行者。但是,即便當時在恆河流域兩岸,也仍然存在許多不同印度教派,也還是有許多人不相信佛陀的教法。也就是說:佛陀証悟經驗分享的弘法方式,不但尊重當時印度人事地物的種種時空因緣,而能否信受佛法也因個人業力因緣影響而大不相同。

以近取例,如果面對中東伊斯蘭教長大的朋友,我們當然可以分享自己的佛法經驗和修行看法,但是完全不顧其文化與背景之下拼命想拉人入教,推崇佛法比什麼都好,那就是不尊重別人因緣的宗教暴力。

在宗教中待越久越不懂的是:為什麼會想要強拉人進入我們所相信的宗教?難道只有佛教,其他任何宗教都不可能,讓生命品質有所淨化超越?難道我們自己心中最圓滿,最究竟,最高超的信仰,必然放之四海皆準,必然是全人類的每個人所相信唯一的,最好的,最正確的真理?會有這種想法,我以為來自宗教崇仰的信心,遠大於對因緣觀察的智慧。

膝蓋受傷的人,游泳或許是個不錯的體育治療;跑步舉重可能對加強肌肉張力強度有所幫助。而我們自己在跑步舉重運動中所獲得的心得與好處,難到必然適用於膝蓋受傷的人?喜歡的家常口味,難道是普世皆同的美味?

佛法弘揚是平和的分享自我經驗,也是契理契機的相互尊重彼此的別別因緣,而非暴力的宗教對抗,或是類似商場謀略爭奪的宗教地盤戰爭。不分青紅皂白的只想要爭取別人相信我們所相信的宗教,而不考慮因緣條件的不同,反映的其實是強大的宗教我見。

平等平和的宗教經驗分享並不表示被動,無所作為,也非迴避其他宗教的挑戰質疑,而是在弘揚佛法的過程當中,明白知道有沒有帶著打壓藐視其他宗教的傲慢獨大的心態,有沒有高揚自己宗教經驗的慢心。

緣起緣生的有情世界,佛教弘揚也必須依緣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