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修行為何要管眾生平等?
wymba
苟嘉陵


梁兆康兄常有在般若廣場及他所主持修學網頁群上的論述,指出修行佛法應關心社會、環境與文化,並指出現代人類的女權問題、種族歧視問題、甚至同性戀的平權問題,都應是我人菩薩道的修行範疇。這就引起了不少佛友的質疑,以為「這到底是你梁兆康說,還是如來所說?」我看這話倒是問得有點像中國人打的「太極拳」,看似柔弱,但內藴深厚。大有一句話就堵住人嘴之勢。有點像是四兩撥千斤。昨日在紐約皇后區的 Bayside 與兆康兄喝咖啡,暢談佛法現代化與未來的發展,受益頗多。深感佛法的現代化實在是極大的工程,需要由各個角度去討論與切入。般若廣場既然三月探討的是「眾生平等」,就讓我從個人一直在中國佛教圈裡大力弘揚的四念處談起罷!

基本的問題是:「四念處的修行是觀照自己的身、受、心、法。是看自己,也是管好自己。你要我去管眾生平等不平等的閒事,甚至說我該關心人類社會的種種不平等問題,這難道不正是違反了四念處原來的如來所說義?這難道不正是修行人所應警醒且遠離的無事生事嗎?

非也!非也!因為四念處包含了人生命的身心整體,也就是除了身體與感受,還有心與思想。現代人除非是遠居深山洞穴而是個「山頂洞人」,大都是拜現代科技之賜而和人類生活整體的環境密切相關與相通。所以社會與環境的所有問題,都必然會是我人生活的一部分,也自然會浮現在我們的「身心幻影」裡。當我人見到人間社會裡各種的「不平」,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我人必然會有「受」,也會有「心相」浮現,而是心念處與法念處所應覺知的對象。這不是我們故意要去「無事生事」,而是所有這些「人間事」都會不請自來。當它來了,請問閣下您是要「視而不見」,還是要對自己說「這些不是我的事兒」?它也許不是我們的事兒,但它們一定會在我們的身、受、心、法上浮現。而佛陀教授的四念處是「如實觀」,也就是 See things as they are。忽視或漠視這些身、受、心、法,恐怕並非如來所說義。

是因為四念處的指導原則是如實觀,所以「眾生平等」當然就和我人的修行相關,而且會是法念處的重要部分。我並沒有主張修行人就應該支持或反對同性戀。但我以為當我們觸碰到這個議題,無論是經由電視、網頁還是朋友,修行人都應在當下觀照自己的身心,看看我們有沒有任何執著在身、受、心、法上浮現。如果有,這裡面有沒有輕視、歧視、激動或者憤怒?如果有,我們修行人「該怎樣」?

這就是為何現代人的修行無法不管眾生平等議題的原因。

就算佛陀沒說,我也要如是說。而我的依據,正是佛陀所說四念處的修行。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