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談「人身難得」
wymba
梁兆康

本期慧訉的主题是“人身難得“。嘉陵兄希望我們值此機會去談談人生的意义。

“人身難得“這一个概念在民间佛教十分受人欢迎。我们都是人類,故此“人身難得“這説法,聽入耳中很受用。没有人不喜欢聽讃美自己的説話。再者,佛教中的了解是只有人才可成佛,其他動物就没有成佛條件。(中国道家思想比较宽容,似乎其他有情眾生都有成仙的可能。)然而,佛教修行人注重“覺“。我認為從“法念處“去了解“人身難得“這一説法,其实是和幾个重要的佛法中心思想是有矛盾的。

首先,“人身難得“這思想其实已暗中藏了不少假設。所謂“得“,究竟是誰在得?又得些什么?佛教中有“三法印“。云“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談有所得者,其实已经假設有一个“我“在有所得。這一个“我“,或可理解為靈魂或一種獨立的個体。暗中肯定了婆羅門教中靈魂輪迴之説。這是与佛教的“諸法無我“相違背的。再者,這一个説法亦与大乘般若系的經典有衝突。上一期我们有談及般若經的智慧。心經有云:“無智亦无得“。金刚经又説:“應無所往而生其心“。談有所得者,亦即住相。須知道佛法也可為執著的對象,謂之“法執“。到了中国的禪宗,亦直接𠄘繼這“空“的傳统。固此六祖壇經有詩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来無一物,何處染塵埃?!“ 永嘉大师的證道歌更言:“絶學無為閒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這就是“煩惱即涅槃“的境界。

故此,所謂“人身難得“,只可當為民间佛教的一種説法。它与佛教的中心思想不相乎,更不可認作为任何的客覌真理。其次,佛教思想一向有眾生平等的説法,華嚴經又説“心佛眾生三無差别“,這是与金剛經中所云:“若菩萨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夀者相,即非菩薩”之説互相呼應。都是着相,生分别心,亦即有所執著。我们既生為人,就好好做人。作为一个人,其中有苦亦有樂。一个不執著,不生分别心的人比较容易適應任何環境,甚至能在苦中尋樂,在㥧惱中找到菩提。故信心銘有言:“至道無難,唯嫌揀擇。但莫憎愛,洞然明白“。

最后一点:"人身難得“這種理念,似乎是一種“人類中心主义“(anthropocentrism)的表现。随着“人身難得“之后,更有“佛法難聞“和“中国難生“的説法。從此可見,這其实是一種自我中心思想的變相而已。不外是我執的表现。生為其它動物,甚至是植物,有何不好?我们可以引用莊子的名句,“子非魚,安知魚之樂“来幽默一番。

現時我们處於全球暖化的危機中。其实這一个危机亦与人類的自大狂有关。人自己以為自己是萬物的主宰,可以控制一切。又不珍惜其他的生命和地球的資源,故此落到今天的田地。我認為今天我們值得推廣“一切生命都有其價值,有其宇宙性的意义“這一个理念。与其說“人身難得“,不如说“眾生平等“。對一切眾生的尊重,不但是佛教的傳统,亦能幫助我们去度過目前的氣候危机。

不要以人为本。要珍惜一切生命,視眾生為平等,我们就可自利利他。因为一切的生命都是相依互存的。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