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你还能看到什么?
wymba
李思宇  

老婆开,送我到。回国的旅程就要开始了。

老婆不大开,平除了必要往返法拉盛及少数其它地方外,一般都是我把方向。今天因我要出远门,所以由她任。在高速公路之前,以及入机内,都注与认真不然就要走冤枉路。别小看一座机,道路如同蜘蛛网线条,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离开与到达”的标志只在一瞬间的分别熟悉的驾驶人,往往要再绕几道弯才能找到航线目的地。眼前的路面,在轮子滚动下,发出呼呼的摩擦声,接近,立刻又被抛在后边。

飞机加速它的冲力,准备腾空而起。空服员照例示范如何飞安之道。靠着窗户的旅行者趁机往外望去。人向天爬,大地往后倾斜,渐渐,刚刚行过的街道,路线依然清晰可辨。渐渐,这些道路与另一条道路合并,依稀难别。航空大楼的摸样,也渐渐地矮下去,再缩小,与附近高高建筑物黏在一条线上,一片,直至模糊,再无法看清。

我深深吸一口气,慢慢呼出。飞机的座椅不能让我盘腿,只好仰靠。一会儿闭目养神,一会儿打开《金刚般若波罗密经》。同排对面走道旁坐着一位中年妇人,正在翻她手上那本厚皮书,默念一阵,然后往四周观望。这时她把眼光落在我台板上的这本书,似乎感到兴趣。由于隔着一个通道,她只好眯起双眼,状作分享。大概浏览几行就罢了,在外旅行遇到这情形是家常便饭,我想。我继续看我的书,觉得她仍然有兴趣,于是便跟她打个招呼。

这招呼,扯起一段精彩的故事。

她从我手上取过《金刚菠萝波罗蜜经》,让她分享吧,好书本来就要传阅,何况   这本素称“智慧之王”的经典!我也乐得闭上两眼,昨夜没有睡好呢。突然,她拍拍我的肩膀,说:“这书不能看的!”我怔住了,半响才回过神来。这时才留意她脸上两道“法令线”,八字,从鼻翼两边由浅而深往嘴唇旁垂下,非常显眼。她认真地告诉我,这类书害人匪浅!然后滔滔不觉地说起她自家的故事。

她是我的小同乡,来自福州市。经过文革洗礼,大有“破旧立新”的气魄。她说,一天她的姨娘突然跑到她家,向妈妈求救。原来她的姨父被医生宣布得了胰腺癌,来日不多。姨娘一时手足无措。正在悲伤之际,一位邻居串门,于是把姨娘等带到一个牧师家。这过程有些离奇,但也有戏剧性。姨父竟然疼痛减轻,也渐渐康复中。

这让本来无神论的她百思不得其解。她说。过一段日子后,姨父突然旧病复发,疼得在床上翻滚,医生也束手无策,终于撒手人间。本来就要好了,怎么复发呢?在她不断追问下,发现事有“跷蹊”。姨娘的的一个女儿,看了类似这本的书,于是开始烧香,拜偶像。然而她没有勇气,也不想接触那本书,却一口咬定那本书害了姨父。因为这样的论断,表姐还跟她闹起来。

然而,她坚信她是对的。她还借这机会逢人便说。现在它是一位牧师了。

我说,即便你们两姐妹闹到今天,孰对孰错,似乎永远没有答案。我手上的《金刚经》,不敢说是救病良方,但有卸病功能。它给的是道理,明理可以防病。即便生病了,掌握道理,认真照着做,也许还来得及转苦为乐。

她睁大眼镜,迅即又不以为然。看她的“法令线”,我也不能勉强了。

这时,我脑海升起一个画面:星云大师在罗马教廷与主教一起,亲切,和蔼,没有隔阂,因为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

越是到了高度,越没有分别。从天空往下看,地面上的一切都是宁静和谐的。你还能看到什么?

  • 1

破舊立新

(Anonymous)
我想問的問題是:為甚麼經過文革洗禮,大有「破舊立新」氣質的人,會那麼容易就不但成為基督徒,甚至還成為牧師了呢?這其中有何我不瞭解的道理嗎?

Re: 破舊立新

(Anonymous)
衆生個別個別不同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