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从人身的特殊性谈修行的优势
wymba
金刚剑

佛教人身难得的观念,也许是起源于早期的佛教,这只是我的猜测,因为释尊生活在2500多年前的印度,在那个生产力很不发达的时代,物资显然非常匮乏,加之战争频发,普通大众也许是连生存都是需要努力的,在他们的心里,“人生是苦”只是一种事实。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当时的印度修行人,会认为人间充满“苦”和“不净”,修行的目的是为了离开人间而到天上去(或说是和梵天合一),也许只是一种自然。释尊证道后,为了适应当时印度修行人的根性,也慈悲地说“出世间”、“解脱”等他们憧憬的东西,同时也建立了一套真能让人“解脱于苦海”的理论和方法。一方面不去否认梵天思想,甚至承认“天界”比“人间”优越,一方面又肯定佛在人间、佛由人成,把修行人从遁世思想和行而上学中引导向现实人间。而佛在人间、佛由人成就是佛教“人身难得”观念的依据了,这同时也为佛法修行人指明了人生的意义以及修行的方向,就是向释尊学习,追求智慧和慈悲的圆满。
为何佛在人间、佛由人成?这个问题释尊的即人成佛,已经用事实做出回答,下面我想试着说明为何人最适合修行。人和其它动物最大的差别,我想是人除了具有眼、耳、鼻、舌、身等感觉器官之外,还有着感情、思想和意志吧?许多生物也都有眼等感觉器官,一些生物的感觉器官甚至比人还要灵敏,比如老鹰的眼睛能在高空飞行中看到地下兔子等猎物,狗的嗅觉比人的灵敏千倍以上等等。因此人在修行上的优势,也许应该从人的特殊性上,也即感情、思想和意志方面去分析吧?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其它动物有没有感情呢?如果认为除人之外其它动物没有感情,也许是要受到动物保护者的强烈谴责的。有人认为,情绪是动物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发展出来的,是为了提高动物的生存概率,比如“恐惧”的情绪能让动物及时避开危险,“愤怒”的情绪则能增强动物的力量,从而提高搏斗的能力等等,这种说法有道理,但人类的感情,显然不只是这种动物的本能。我们来看这个故事:一个青年人长途跋涉去拜访知名的禅师,询问哪里才能找到佛,禅师对他说,如果见到一个人,披着被子,赤着脚开门,那个人就是他要找的佛。青年人听了禅师的话到处寻找却都没有找到,当他精疲力尽失望地回家,却赫然发现因为焦急为他开门的母亲,正披着被子,赤脚站在冰冷的地上。这个故事描述的是感人的母爱,至于对男女之间一往情深、至死不渝的爱情描述,更是屡见于文学著作和艺术品之中。有人说人类这种“爱”,虽然远远超出了动物的本能,但是其中仍包含着“我”和“我所有”,不是完全的纯粹无私,和佛菩萨的慈悲不能相比,这话说的没错,但我认为它们也并不是完全不同的东西,因为佛教认为对人类感情的正确导向,是非常重要的修行,也许佛菩萨的慈悲,正是人类这种不够纯粹的爱通过修行净化而来。
如果说除了人,其它动物都没有感情,肯定会有很多人不同意的,但如果说只有人才有思想,相信反对的人就不会太多。思想可说是人类的特色,那么思想对人的修行又有何帮助呢?先来看什么是思想,有人说“思想就是观念。”有人说“思想就是人,人就是思想。”、“思想是记忆对刺激地反应。”如果把思想理解为意识,那么以佛教唯识宗的观点来看,会认为不但人是思想,连人所认识的世界也是思想,因为人类认识的世界包括人类自身在内,一切都不过是“根尘和合所生的意识”而已。我个人倾向于“思想是记忆对刺激的反应”,我是这样理解的:人类不断通过感觉器官感知事物,信息在大脑中累积成为记忆,现在当我们的感觉器官接触事物(也就是指受到刺激),大脑的记忆就被唤醒(指对刺激的反应),这就是思想的过程。比如写文章,因为文章有个主题,这是一个问号,大脑就受到刺激,开始搜索记忆,这个过程不断重复,文章就写出来了。可以看出,我们所有的知识,包括看过的所有佛教经典、所有善知识的文章和教诲等等,都在思想之中,因此思想就是我们修行的所依。另一方面,佛教强调不能执着任何思想和观念,要我们觉知自己的思想观念以及对思想观念的执着,从这个角度来说,思想也是我们修行的所依(觉知的对象)。佛教为何强调不能执着任何思想观念?这从前面对思想过程的描述中也可以看出端倪:思想就是记忆,它是“过去”的、“陈旧”的、“固定”的,而真实的世界,是不断变化、永远新鲜的。
现在来看人的第三个特色——意志。我曾因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而困惑了很久,我的想法是:如果人没有自由意志,即没有自由选择行动的能力,那么人修行和不修行并没有差别,因为一切行动只是业力的推动,但如果人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又是从何而来?佛教的缘起观说一切事物都由因缘所生,自由意志如果也由因缘所生,能说是自由意志吗?我曾就自由意志的问题间接请教过嘉陵兄,也看过沈家祯博士关于自由意志的文章,他们都认为人有部分的自由意志,沈博士说人的自由意志是从佛而来,因为佛没有业力,所有行为都是自由意志,佛因为要度众生,所以佛的自由意志进入了众生意识的流转之中(没有重看文章,大概是这个意思),从而使众生具有了部分的自由意志。嘉陵兄则认为自由意志也由因缘所生,比如人身这个因缘。天界众生太快乐,地狱众生太痛苦,他们基本上都是在业力的推动下动作,不适合修行,只有人间不太苦也不太乐,最适合修行。也正因为人有部分的自由意志这个特殊性,所以才提倡人间佛教。老实说,他们的解释并没有完全解除我的疑惑,我仍纠结在自由意志从何而来上,后来我认识到自己之所以会钻这个牛角尖,是因为对缘起的理解太浅的缘故,在《佛法概论》中,印顺法师提到缘起的三个层次,第一个果从因生,是指任何事物都是因缘所生。第二个理待事成,是指因果的本然性和必然性,比如有生必有死,又比如房子必然有成为房子的基本原则。以理待事成来看自由意志从何而来,就是人必然会有自由意志,自由意志是人之所以为人的理。这个解释很简单,但它解除了我的疑惑。也让我对人身难得的观念,有了更深一些的理解。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