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如何與異教徒相處
wymba
   

「佛教能不能改變或解決世界上的糾紛…….?」我的朋友,雙目炯炯的問着。六月間在台北,與一位睽別卅年的老友重逢,他提出的問題。長達20分鐘的連續疑問,這位巳退休的公務員,雖然身在山林,而心猶牽掛國家前途,人民願景。我看著他,然後回答「不能」,他愣了一下,然後問「那信佛教,有什麼用呢?」我回答「可以改變自己!」

世界三大宗教:佛教、基督教、回教,從歷史上回顧,不但不能解決糾紛,反而制造紛擾。穆罕默德於西元610年在麥加創立伊斯蘭,並不以人的血緣、地域來界定[屬性] 而是以[穆斯林][非穆斯林]的宗教信仰線來區劃治下人民。因此,根據依斯籣法,將世界區分為「依斯蘭之家」Dar al-Islam,與「戰爭之家」Dar al-Harb[非依斯蘭之家],隨著先知聖訓的不斷傳播,「殉教是穆斯林的義務,勝利是阿拉的責任」,「相信以少勝多,提著血衣,可以進入天堂」,未來世界, 所有的「戰爭之家」,最終都會變成「伊斯蘭之家」。

進入十世紀,前後二百年的七次十字軍東征
[1096-1291] 更促使伊斯蘭共同体的觀念牢固,1979年的阿富汗戰爭,1990年的波斯灣戰爭,2001年開始[反恐戰爭],綿延千年的世界紛亂,不都是宗教之禍嗎? 反觀佛教,釋迦牟尼佛在世時,祖國被滅,也無法阻止。所以說[宗教不能改變世界] 。我略舉千年來宗教之害。既然如此,[為什麼要信仰宗教?] 朋友繼續提出問題。我沒回答,因為聚會之處在龍江街附近,於是逛到慧日講堂,朋友看了看周邊環境,然後詫異的說:[這座寺廟怎麼沒有香火? ]我取一本厚觀法師注譯的《成佛之道》,送給他,[ 讀完這本,再來討論吧!


朋友之間聚會,彼此都有一個共識: 一不談政治;二不談宗教。如果有人打破禁忌,在會中討論政治或宗教,這個聚會的結果是爭的面紅耳赤,不歡而散。一個家庭中,父母,兄弟,姊妹,往往有不同的信仰。尤其在父母逝世之時,子女間常為舉行何种宗教儀式而紛爭不已。即使父母信佛教,深信基督的子女也会另在教堂另辦安息禮拜。曾經有人以此問我的態度,我說,如果父母信基督,我会很歡喜的走進教堂,一起禱告,然後高唱[哈利路亞],如果父母沒有信仰,而兄弟姊妹要在教堂舉辦告別式,我亦歡喜前往。平日有基督教親友來訪,用餐時,我也一起禱告天父賜我食物。並非我的胸懷寬大,而是我深知眾生的我執、我所的黏著,牢不可拔,難以改變。其實不同宗教的親友,如果彼此尊重,反而會增加信仰間的交流。有位信基督教的親朋,早期來美留學,得到教會幫助,成為教友,談到輪廻時,他的教派認為人死後上了天堂,為了替神作工,可以再來人間,這般理論與菩薩道相類似。人間的苦惱已經太多,我們又何必為信仰不同而起爭執呢? 深知緣起的佛教徒,當然會退後一步,海濶天空。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