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Share Next Entry
總編輯的話
編輯的話
wymba
在近代中國佛教提出人間佛教理念的一代佛教導師印順長已辭世了。今天不少佛教團體皆說自己弘揚的是人間佛教,甚至有人提出論證,指出其他法師在更早就已提出了人間佛教,並隱約在說明自己的人間佛教和印順的人間佛教並不是『同一品牌』。世界佛教青年會在印老辭世後的今天,覺得有必要去探討到底什麼是人間佛教。也就是說,我們覺得把人間佛教的定義搞清楚,會對佛教的發展與人間佛教的落實有益。更重要的,是能確立人間佛教的發展方向。
我們以為,凡是能關懷眾生,解除眾生苦惱的佛教,就是人間佛教。換句話說,人間佛教必須和眾生的生命有關。而且人間佛教必須是能用佛法助眾生離苦得樂。離開這兩個條件,我們以為就不能稱為人間佛教。但這兩樣看似簡單的事,就算是在佛教中,尚有不少爭議。
老舍的劇作『茶館』中,就有對近代中國佛教不客氣的批評。劇中有一位先生,待人是彬彬有禮,也絕對是不喜與人爭,望之是謙謙君子。其人終日滿嘴是業障,是果報。但對時事及外界所發生的一切,無論是不平等條約還是眾生所遭的不平及欺凌,其人是一概不管,覺得這些均是『身外之事』。他所關心的,就只是他的方寸之地。只?n『紅塵是非不到我』就行。至於『身外之地』,反正本來就是髒的,也只能由它髒去。
老舍不是佛法中人,但他以一個文學家的角度對佛教的批評,可以說是入木三分。我相信他形容的這一種人,到今天仍是存在著的。最可怕的是這些人並不覺得自己有何不對。他們覺得他們對世間的態度才是真正合乎佛法的態度,以為自己是世間不同流合污的蓮花,其他人無論是做什麼,其實都是愚痴,是紅塵中『畢竟空』的迷執。你要是和他理論,那你絕對不是對手。這些人對自己所相信的,甚至有三藏十二部經論為他作後盾。老舍也許並不知道,這正是末代佛法玄學與神秘化的現象。當人對佛法的知見不正確,佛法事實上並沒有在他的生命中起著正面的作用。他只是可憐地把自己關到了一個和現實脫離且自以為是的心之牢籠中而洋洋自得。這一種並沒有在生命起用的『佛教』,當然不能稱其為『人間』。其人並沒有對佛法正確的認識,自然也不能稱其為佛教。當初太虛大師就是有鑒於此,故提出『人生佛教』,其目的就是在批評這一種錯誤的佛教思想與人格。印順法師認識到這其中的道理實在不是三言兩語能講清楚的,故終其一生著述,希望把什麼是真正的佛教講清楚,並繼太虛之後提出人間佛教?H加強之。故我以為這一個人生佛教及人間佛教的見解在近代中國被提出,其主要精神是對近代佛教的批評,嚴格地說是對佛教在進行一種革命。我以為這可以說是一種中國佛教中的自覺運動,就如同當年聖龍樹高舉大乘而成為佛教中一次文藝復興運動一樣。所以重要的是佛教中的文化精英有沒有見到這一個文化運動的意義所在,而不是誰先提出人間佛教這一個口號。一定要著述以澄清自己師父的人間佛教不是在向印順的人間佛教認同或受其影響,以我看是並未掌握這一個論題的重點,也並未為自己的師父澄清了什麼。反而會讓人有人我山高的誤會。
我以為一旦把人間佛教的定義弄清楚了,許多問題均可迎刃而解。佛光山及慈濟功德會,均可視為弘揚人間佛教的團體。他們均關懷眾生,慈憫人間的苦痛,均嘗試以佛法去幫助眾生。佛光山的組織能力極強,能以極現代化的管理理念來運作一個橫跨五大洲的宗教團體。而且在佛法的現代化上,佛光山也是很有建樹,積極地嘗試用現代人易懂的表達方式來傳播佛法。至於慈濟功德會,就更是把握了大乘佛法的重點,更直接地關懷眾生的苦痛而積極地去做佈施的工作。慈濟功德會的出現,可以說是人間佛教運動發展中的一個里程碑。佛教已徹底走?X了談玄說理的格局而在積極地從事關懷世間的工作。
佛光山與慈濟功德會在人間佛教的『人間』層次上,我以為均很充份了,但在『佛法』的層次上,我覺得尚有加強的空間。佛光山與慈濟功德會的宗教情操度均極純且濃,也成為團體的主要推動力量。但畢竟佛法的本質不儘是宗教情操,更重要的是中道的知見與智慧。而且也只有靠中道的知見與智慧,才有可能讓佛法在世間充份發揮離執與遠離我見的力量。佛光山與慈濟功德會的宗教情操強度超過了中道的知見與智慧,就自然會造成一個程度的大師崇拜與山頭主義傾向。這些情形雖然在佛陀時代就已存在,但畢竟不合乎佛法的本來教義。也不是人間佛教發展的常態。我虔誠地希望佛光山與慈濟功德會要能加強自己團體的佛法知見,要能走出目前宗教情操強度超過中道知見與智慧的格局。這雖然是不容易,但仍是需要努力的。
至於對目前許多認同印順法師著作的較小的佛教團體(我們世界佛教青年會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我也願站在人間佛教的發展立足點上作一些建議。
我最主要的建議是希望大家要認識到人間佛教的推動,事實上需要更多的創造力。中國佛教近代也許是受到淨土宗的影響,不大注重人的創?y力。結果是使得許多修行人缺乏創造力,或者是有些人在其他方面很有創造力,但一旦到了佛教道場就成了榆木疙瘩,只知道聽指令做動作,完全失去了本有的創造力。這是很荒謬,也是很可惜的。我覺得佛教本身應該覺知到這一點,而開始注重並鼓勵佛教徒的創造能力。我相信人間佛教的推動,需要在很多方面有更多的人作更多的投入。創造力是必須具備的條件。另外佛教本身也應該有更柔軟的身段,而讓有創造力的佛教徒能在如法的範圍內有發揮的空間。
印順長老的著作,當然是人間佛教發展的基礎,但印順長老的著作不應該成為人間佛教發展的唯一指導或絕對權威。佛陀當初就曾說過,修行人不應盲目地跟隨任何權威,而當對任何人講的話保持懷疑。包括他的話在內。中國的孟子也說過『盡信書不如無書』的話。我希望將來人間佛教的發展,不要在一開始的時候就又走上對任何人或思想權威崇拜的老路。這樣不但不符合佛教的本懷,也是對人間佛教及人的智慧及創造力的殘害。
在格局上我希望人間佛教要能徹底打破宗派主義及宗教的界限,而真正把佛教提昇到它應有的高度,也就是佛法本來就是屬於全人類的宗教。佛陀講的遠離我見的教說,本來就不只是只對印度?H或中國人講的,也不只是對佛教徒講的,而是對全人類的教誨。如何把這一個訊息向全人類傳播出去,我以為才是人間佛教發展的重點。在此點上,我以為全世界的佛教皆做得不夠。我希望有一天,若有人問一個不是佛教徒的人什麼是佛教,他會說他聽過佛教主張人類不應以自我為宇宙的中心。佛教若能發展成這樣,我才以為是成功的人間佛教。
從本期佛青慧訊起,我們會把對人間佛教的探討與研究列為長期的主題,並嘗試由各個立場與角度去思考人間佛教的發展與方向。這將包括人間佛教的內容,人間佛教的修行,及人間佛教與人間各團體的關係。我們甚至將嘗試與傳統佛教界儘量迴避的團體展開對話及討論。我們將嘗試和法輪功團體,同性戀團體,中國共產黨,甚至支持臺灣獨立運動的團體展開討論會。我們認為人間佛教沒有任何禁忌,也沒有任何事情是不能討論的。在討論的過程中我們能掌握多少中道,體現多少智慧及慈悲,當然是我們將面對的挑戰。但基本上,我們相信這樣做符合人間佛教的理念。我們希望佛友們先不要在參加討論之前,就認為我們是在譁眾取寵,甚至把我們貼上種種標籤。但我們絕對誠摯地歡迎任何批評及指正。
佛 青 慧 訊 總 編 輯      苟 嘉 陵    合 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