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2018离苦得乐之路径探讨
wymba
念清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转眼又是新的一年。

人在小的时候盼着过新年,可能就是因为单纯的为了好吃好玩,再加上对时间等观念比较朦胧而没有什么太多的忧虑,所以逢年过节也真的就是喜气洋洋的。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人过中年以后,我觉得时间变得越来越“真实”起来,“唉!现在已经是2018年了”。我们这些中老年人表面上都很欢喜,说着吉祥祝福的话,可内心应该都有一种隐隐的对时间的无奈以及对生命的不舍吧!既迷惑于时间和生命,也迷惑于我们童年时光的天真以及过新年时的喜气都去哪儿了?

人生难免会有一些迷惑,问题是如何化解这些迷惑。佛学作为解惑和离苦之道,让无数的人越活越通透,越活越自在,越活越有人情味;但同时也让无数的人越活越糊涂,越活越傲慢,越活越冷血。究其原因,其实就是对佛学理论有没有正确认知和体悟的问题了。故对还在佛学中摸索或初学的读友,就有学习和探讨的必要了。

我认为对佛学有兴趣的人若能对《做个喜悦的人》、《觉的宗教》等相关著作进行专研与实验,就不难见到离苦得乐的路径。由此通过持续的修学和体悟就能达到解惑与离苦的目的。下面我就把“离苦得乐路线图”用文字大体勾勒出来,也算是多年来对读书笔记的一次总结。有不对的地方,还望各位前辈和同修不吝指教。

一般来说大乘佛教习惯于用“离苦得乐”的说法来吸引学人,而且从字面上很容易理解,就是“离开苦恼而得到快乐”。不过我认为有比这种理解更恰当的解释,就是“远离苦因而得到苦灭之乐”。故在以下的表述中我不太会使用“离苦”这个词,而是用“苦灭”一词来表达。

远离苦因而得到苦灭的说法,其实就是来自佛说的以苦灭为目的的方法论——四圣谛,也就是苦、集、灭、道。苦就是觉知到自己内心的苦之生起,集就是觉知到苦之生起的因缘,灭就是觉知到苦之熄灭,道就是觉知到苦之熄灭的方法。而这种苦灭的方法被称作八正道,即正见、正思维、正业、正语、正命、正定、正念、正精进。

正见就是与缘起法则相应,与苦灭相应的见解。正思维就是与苦灭相应的动机和思考。正业就是远离与苦灭不相应的行为,如杀生、偷盗、邪淫、妄语、饮酒。正语就是远离与苦灭不相应的语言,如妄语、绮语、两舌、恶口。正命就是远离与苦灭不相应的谋生方式,如抢劫、盗窃、行骗、贩毒、贩卖军火、屠宰动物等。正定就是通过出入息的训练,对治散乱和培养离执力的方法。正念就是通过四念处的训练,培养洞察力与离执力的方法。正精进就是对这七种苦灭之道熟练与深入。

用戒定慧三学来概括八正道的内容,就是正见和正思维是慧学的范畴,正定和正念是定学的范畴,正业、正语和正命是戒学的范畴。戒学就是自我约束贪欲的行为规范,一个人只有靠守好戒条来减少贪行,免于习惯性的向外驰求,才能有机会在定学和慧学中深入下去,也才能与苦灭相应。

值得注意的是,定学中的主题不是正定,而是正念。
正念就是身、受、心、法四念处的训练。身念处就是带着觉知看、听、动、呼吸,觉察当下生起的不适等感觉。受念处就是带着觉知体会当下生起的苦、乐、不苦等感受,心念处就是带着觉知体会当下生起的散乱、昏沉、紧张、恐惧、贪欲、嗔怒、慈悲等内心状态,法念处就是带着觉知想,觉察当下生起的各种思想和观念,比如,人我、高下、生死、有无、贫富、苦乐等。正定的价值在于如果人的内心比较散乱就无法修四念处提高觉知力,故需要多去修定,训练出入息,使心集中而敏锐。另外如果内心比较昏沉,就要睡上一觉或多动一动,等到比较清醒了,再去修定或修四念处。

事实上,四念处的核心就是中道修行,而中道修行就是缘起法则的具体实践,这些理论本身其实就是慧学中的正见,思考和体悟这些正见也就是正思维。缘起法则就是指一切现象一定是由种种“缘”聚在一起而形成。由缘起法则引申的理论有一切现象的因果性、无常性、无我性及空寂性。因果性就是指一切结果一定是由“因”而决定。无常性就是指一切现象一定会随着形成它的因缘之转变更替而转变,本身没有存在的“恒常性”。无我性就是指一切现象离不开形成它的因缘而独自存在,本身没有存在的“自性”。空寂性就是指一切现象只是一些形成它的因缘加上我们给它的标签,本身没有存在的“绝对性”。在这些法则和理论中我们既要体会一切“如幻”的一面,也要体会一切“因缘”的一面,因为在这两面之中就有所谓的“中道”。

在了解了四圣谛的道谛,也就是八正道的具体内容之后,我们再回到四圣谛的集谛,也就是苦之生起的因缘。佛说人的苦恼之所以生起主要是因为人自己的内心有执著。执著就是指因没有充分看清人生缘起的事实而生起抓取或推舍(推掉舍弃)的内心状态。由此思维不执著,就是因为充分看清人生缘起的事实而不会生起抓取或推舍的内心状态。而中道修行的妙处正是要我们深入体会在四念处修行中所觉知到的一切的“缘起性”,而不抓不推。不抓不推就是不执著,人若能一直不执著,心中的苦恼就无法生起,也就是达到了苦灭的目的。但毕竟人有执著的习性,能用四念处的修行觉知到执著的萌芽阶段而及时远离才是修行最省力的办法。说到底也就是修心念处和法念处,用洞察力照见观念上的执著,比如我见和我执,并用离执力远离之,才是最根本的修行方法。所谓我见就是以为自己优越高超而胜过别人的心理,我执就是我见引起的以自我为中心的态度。概括讲,我执和我见其实就是对我相及“我”的观念上的一种抓取。

以上就是我所理解的离苦得乐路线图,表面看起来虽然复杂了点,但只要努力钻研理解并实践它们,这种路径就会变得越来越简单。我确信佛陀依据缘起法则建立的苦集灭道的相关理论,的确是离苦得乐的唯一方法。而道谛中正见和正念及其“不执著”和“见执著,离执著”就是重中之重。

那么,如此重要的四圣谛,为什么在《心经》里却说“无苦集灭道”呢?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人在观念上的执著是苦因之根本,人若执著于苦集灭道的观念就如同执著于时间和生死等观念一样,是无法使苦得到熄灭的。所以“无苦集灭道”的含义并不是在否定苦集灭道的方法,而是在提醒学人:“苦集灭道”也是一种观念,请不要执著于如幻的观念。同样的,“无苦集灭道”也是观念,亦不可执著。了解法念处修行的人一定会知道,这种“无”的提醒恰恰就是在运用苦集灭道的方法了。

由此,我们不妨也来参一参文章开头的一个迷惑,就是我们童年时光的天真以及过新年时的喜气都去哪儿了?看看自己能不能从这种迷惑和苦恼中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