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為何「佛之一字,吾不喜聞?」
wymba
苟嘉陵

今年聖誕節,我請家人及小兒的女友共進晚餐。用餐之後,我問他們是否知道耶穌及佛陀這些大菩薩誕生世間最主要的意義?為什麼每年到了耶誕節,大家都要慶祝?為什麼這是值得歡慶的日子呢?結果是我的家人們及小兒的女友都不大確定。我就對他們說了說老爸的看法,給他們參考。我說佛及基督誕生最主要的意義,是要他們每人都活得很開心,很快樂。這就是這些大菩薩們出生最主要的意義。如果我們能因他們的教導而是喜悅的人,也能自利利他地讓更多的人做個喜悅的人,耶穌在十字架上的受難就有意義。否則我們人類如自己都不能喜悅,就容易傾向甚至「樂於」相互折磨。這樣就會使得這些大菩薩們的受生失去了意義。如耶穌的寶訓是「愛你的鄰人,如同愛你自己。」但一個人如果自己尚且不能做一個喜悅的人,就沒有能力去真地愛他的鄰人。所以慶祝耶誕與佛誕最好的方式,應是讓喜悅在生命中升起,大家都有個快樂的人生。我不知道他們是否了解我並不是在開玩笑,就接著說:「在這一方面,佛陀就有更直接的開示,也就是他所說的四聖諦。在四聖諦裡,他直接地說了修行的目的是苦滅,也就是喜悅的同義語。」

內子是基督徒,並沒有表示是否完全同意我講的話。但我的意思確是如此。所以大概也會常在不經意之間用「做個喜悅的人」,來鼓勵她做為基督徒的修行。但在心靈的深處,我當然知道要人真地有喜悅的生命品質是知易行難,不是一蹴可局。也正因如此,佛陀講了除苦的方法,也就是包含了四念處覺觀方法的八正道。以佛陀的經驗與觀點來看,人是不可能只靠宗教情感而有喜悅的生命品質的。所以八正道裡有戒定慧,明白指出了修行除了要修心,還必須以正當如法的行為做基礎。但整體修行的目的,是要修行人能離苦得樂,做個喜悅的人。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再三強調菩薩道必須要以解脫道做為基礎。人如果離開了這個四諦法的修行導向,想要不走入歧途,一般來說是頗為困難的。

最主要的困難,是傲慢、偏見與執著,可以說是人的通性。不只是佛教徒如此,基督徒、回教徒也都一樣。根據考證,基督教、回教與猶太教信徒所信奉的上帝,都是亞伯拉罕崇敬的上帝。換句話說,也就是同一個上帝。既然如此,何以今天的人類會有如此嚴重的宗教對立與衝突呢?若以佛法修行的角度來看,不是他們所信奉的上帝有什麼本質上的問題,而是人類自己因「我執」與「法執」,相互輕視與凌虐。也是因為人類自身的無明與傲慢,而造成國與國間只知自我擴張與凌奪的殖民主義式思維模式,也最終形成了今天恐怖主義濫殺無辜的鬥爭模式。但這一切歸根結底,仍是人類沒有真地了解了這些大菩薩們的寶訓———未能做個喜悅的人享受人生,才會為了各種抽象的理由y觀念而彼此輕視、霸凌。放眼觀之,人類實在是還沒有聽見基督教裡所提到的「福音」———有福的信息。因為人類基本的行為模式,仍是在自我擴張與防禦別人,也就是仍沒有擺脫侵略性的習氣。如用金剛經的話語來說,就是仍在堅固地執著於我相、人相、眾生相與壽者相。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我會一直堅主佛法需要現代化,也必須大幅提升人類覺知的能力,幫助人類了解自己,見到自己的「我見執持」。

但今天的佛教徒是不是大都已經遠離了「我見執持」,沒有傲慢與執著,而能以喜悅的生命品質向人類展現這些大菩薩們所留下的「福音」了呢?我看仍是有相當距離的。

事實上我所了解的一般大乘學人的思想,大都把佛法視為「最高」或「最究竟」的教說。這種心態嚴格上說,和基督徒把上帝視為至高無上唯一的真神,並沒有太多本質上的區別。這種思想基本上是一種法慢,自以為高人一等。但一般的大乘學人對此,卻並不自覺。不自覺的結果,是修行人必然會流露出矯慢的氣質。用這種氣質和眾生相處,能使眾生遠離我慢嗎?菩薩行者在世間行六度幫助眾生,首重不輕慢於一切眾生,也就是不能自以為高人一頭。法華經裡「常不輕菩薩」的修行,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大乘經典所批評的修行心態,就是那種「以自為尊」的法慢。佛陀的意思,應是說菩薩行者只要有一念以為自己高於人、優於人的優越感,就是「高下之見」。已經是在黏著於四相的陷阱與牢籠裡了。

另外更有不少自認是「有修有證」的佛法修行人,雖並不見得是傲慢,但整個人滿腦子都是開悟解脫見性成佛的思想,好像世間除了這些就沒有其它事了。我常說這些人是「佛頭佛腦,佛裡佛氣」。這雖不是對他們的指責,但確實是批評。因為四諦的意思是要人在生命裡除苦,六度的意思則是要人在生活與人際關係裡得自在。並不是離開生命與生活,而另外有個東西叫涅槃。修行人如果對發生在自己生命與生活裡的事漠不關心,對世間的不平與不幸也視而不見,一天到晚滿腦子的涅槃解脫,有何意義?用這種人格想幫助眾生離苦得樂,有可能嗎?是因為這些人,才會有禪門祖師說:「佛之一字,吾不喜聞。」這種人格不是傲慢,而是一種「醉」。也當然就是一種法執。而當修行人處在這種執著的醉夢心態之中,自然也就不可能會是個喜悅的人。

是因為這些原因,我以為今天的佛教需要現代化。也就是在現代恢復它原有、應有的精神。